自由亚洲|上海闸北访民杨川聪天安门广场服毒自杀身亡

自由亚洲|上海闸北访民杨川聪天安门广场服毒自杀身亡

上海闸北访民杨川聪日前天安门广场服毒自杀身亡,原因是其在上海的拆迁安置房产权不清,他多年上访无果。

据海外的博讯网报道,9月17日在天安门广场喝农药自杀的上海市闸北区天目西街道访民杨川聪,因抢救无效于9月18日死亡。

有知情者说:死者生前住中兴路地犁港,因闸北区振沪动拆迁公司,违反国家规定,安置他的房子只有大产权没有小产权,其销售价格在市场上比同类房屋价值低5O万元人民币,杨川聪为此上访,要求调换有产权的房子,遭拒绝。

四川成都的维权人士黄琦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说,安置房的房主只有大产权,没有小产权的现象在全国各地都有:

“在中国各地类似的产权不清的安置房有上千万套,地方政府违反国家有关拆迁规定,导致被拆迁户经济上蒙受巨大损失。”

报道说,本案中振沪动拆迁公司在动拆迁过程序违法,给杨川聪的安置房是没有产权的,这在法律上叫权属关系不清,为此杨上访,但天目西街道不受理他的合法诉求。过去几年,杨川聪每个星期三都到街道综治办去请求解决问题,当时街道办书记推诿责任,说房子不是他拆的,无能为力。

黄琦对此表示,拆迁房产权不清,以及政府赔偿不足是各地访民上访的主要原因之一:

“很多拆迁户上访,并通过堵塞交通和示威等方式进行抗争。安置房产权不清会造成业主财产大幅度缩水,在市场上不能销售其房子。”

访民朋友在网上发帖说:2015年9月18日在天安门广场服农药自杀的上海访民杨川聪,原住在中兴路地犁港,死前几个月没有生活来源,每天到街道要低保。死者杨在天安门广场喝农药时,包里连熟泡面都没有了,对未来彻底绝望,最后选择了到天安门前自杀这条路,杨川聪的死是天目西街道逼死的。假如,街道及时为他办理低保,再给他适当的临时补助,杨川聪绝不会选择自杀。街道政府三个月办不好一个低保,这不是个笑话吗!

黄琦对此表示,拆迁户上访往往受到当地政府的各种打压,他们的诉求根本无人过问,打官司法院也不立案:

“上访民众到天安门广场抗议或者服毒自杀都是因为地方政府根本不解决问题所造成的。如果各地政府不从根本上解决失地农民和拆迁户的经济赔偿问题,类似的悲剧还会继续发生。”

(记者: 高山/责编: 陈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FreeBrowser,将它的APK文件下载到本地然后传到手机中安装,即可翻墙。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