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的烦恼:统治资金不足,经济管控失效

金正恩的烦恼:统治资金不足,经济管控失效

据日本经济新闻电子编辑部副部长山口真典最近发表观点。8月朝鲜半岛军事紧张局势曾一度加剧。表面上看起来,朝鲜经过最大限度的磋商后,与韩国就改善关系达 成了协议。不过,从朝鲜的行动来看,在加剧军事紧张的同时,积极展开对话的姿态引人注目。寻求接近韩国的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意图是什么呢?解开这个谜团的 关键或许在于政治失策带来的经济状况的好转。
“将全面履行协议。绝对不会背弃承诺”,韩国的《朝鲜日报》报道称,8月25日出席南北谈判的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金养建就南北协议如此表态称。
紧张局势加剧的起因是8月4日军事分界线附近发生的地雷爆炸事件。朝鲜宣布进入“准战时状态”,通过在近海部署潜艇等行动加剧了危机,几乎同时呼吁韩国展开谈判。
此外,南北谈判也充满意外。双方连续43小时展开通宵达旦的艰难讨论,朝鲜虽然没有承认参与地雷爆炸事件,但表明了“遗憾之意”。此外,还接受了韩国要求的离散家属团聚活动以及扩大对话与交流。
实际上,此次并非朝鲜第一次释放与朴槿惠政权对话的信号。在2014年10月的仁川亚运会之际,金正恩毫无征兆地派遣亲信、军队总政治局长黄炳瑞和金养建赴韩,举行了南北高官磋商。而在今年的新年致辞中,特意提到了南北首脑会谈的举行。
朴槿惠政权一贯采取的立场是,不轻易向朝鲜作出让步。“对于朝鲜来说,南北对话的好处本应很少”,韩国政府相关人士表示,但金正恩看起来似乎急于改善朝韩关系。
告诉地方“要自己实现自给自足”
观察朝鲜的经济状况,显示窘困的信息依然很多。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统计,相当于全部人口4成的约1000万人处于慢性的营养失调状态。该机构6月发布报告称,由于严重的干旱,朝鲜农业生产遭遇了灾害,呼吁国际社会扩大援助。
8月21日金正恩在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非常扩大会议上宣布进入“准战时状态”(yonhap-kyodo)
另一方面,平壤发展势头迅猛,访朝的人异口同声地表示“感受不到贫困”。高层住宅相继拔地而起,人们都拥有手机,而且高档餐厅也门庭若市。据韩国银行统计显示,2014年增长率(推算值)为1.0%,自金正恩担任领导人的2011年起持续保持正增长。
在整体上,朝鲜经济的确处在濒临破产的紧要关头。配给制度已在事实上崩溃。领导层告诉地方“要自己实现自给自足”,除了生活在平壤的部分特权阶层之外,金正恩已在事实上放弃了对一般百姓的统治。
但讽刺的是,“政策上的放弃”反而正在推动经济的活跃。百姓为了生存、为了吃饭,积极从事副业,每天都前往黑市。在那里,从中国流入的食品和生活必需品大量流通,具有充足的物资供给,因此物价稳定,结果民众的生活情况看起来正在好转。
维系老百姓生命的黑市的数量在全境增加至约400个。随着需求的扩大,在各地市场,供应商品的物流网也逐年完善,各市场的周边环绕着没能力支付“开店费”的露天商贩,生意一片红火。此外,劳动党的地方高官也收取贿赂,对黑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背后支撑着“市场经济”。
随着黑市的扩大,具有商业才干的人涉足商品交易和流通等,逐渐积累了财富。这些“新兴富裕阶层”在地区社会拥有控制商品价格和供给量的权力,开始具备匹敌军队和劳动党高官的话语权。据一位脱北者表示,他们“只要没有领导层的阻挠,就能不断发展壮大”。
外汇赚取达到极限
不过,对于一心追求体制稳定的金正恩来说,难以控制的经济活动无疑是令人担忧的因素。领导层一直在尝试限制黑市,但遭遇为了生存而不惜一切的百姓的抵制,遭遇了挫折。
此外,统治资金不足也让金正恩感到困恼。对于经验不足的年轻领导人而言,居住在平壤的党员和军队干部等约300万人的绝对忠心是权力的源泉。如果接 连开展肃清活动等,只是实行“恐怖政治”难以维持凝聚力。也有人估算,除了丰富的配给之外,如果再提供汽车、高档手表等奢侈品,要想保障富足的生活,“每 年需要10亿美元”(脱北的前朝鲜官员)。
不过,在国际社会持续施加制裁的背景下,积极向海外派遣劳动者等挣取外币的方法也受到限制。平壤的基础设施建设也需要投入巨额资金,因此朝鲜应该对外币非常渴望。
因此,尽快拿到外币的方法就是和韩国改善关系。朴槿惠政权也放话称如果朝鲜表现出诚意,有意提供支援和合作。如果就南北离散家族重聚等事宜达成协议,则还有望恢复金刚山旅游,解除韩国对朝独自实施的制裁等,从而获得现金收入。
金正恩今年1月表示“未能让人民过上富足的生活,我难以入眠”(劳动新闻)。不过我认为,每天勉强维持生计的大多数平民的身影根本不会进入他的视野。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