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中国|肖仲华:请罗援将军不要恐吓和绑架党

博客中国|肖仲华:请罗援将军不要恐吓和绑架党

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注:作者肖仲华,经济学博士,博士后,副教授,独立经济学者,独立时评人。

k9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

请罗援将军不要恐吓和绑架党

罗援将军说,“自由民主派”若得势,共产党人骨灰难留。罗将军是在参观原罗马尼亚革命领导人乔治乌·德治的纪念塔后,作出这样的论断的。

罗将军还说,他是一种长着鹰眼,却具有鸽心的那种鹰派,既尚武,又爱好和平。可是,无论是看其长相还是听其言论,我怎么看都感觉不出将军算什么鹰派或者鸽派,反倒觉得更像是做贼心虚的恐怖分子。

我必须毫不客气地警告和规劝罗将军,你那些危言耸听的恐怖言论,黑不到也吓不倒你所谓的“自由民主派”,反倒是赤裸裸地恐吓和绑架了共产党。

1, 你到底把党和人民的关系置于何种境地

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党,且不管他有多少问题和错误,你总不能总是把党放在与人民敌对的关系中吧?

无论是“自由民主派”还是别的什么派,他们到底是不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是不是人民中的一部分?

你口口声声谁得势谁就如何如何,难道共产党就那么不得人心,犯下了滔天罪恶,以至于人民中有人得势就骨灰难留?

没有做贼,就不必心虚。你这样讲话,到底是要恐吓共产党呢,还是要抹黑共产党?或者是要制造党与人民的对立与分裂?

我不知道将军所谓的“自由民主派”到底指什么样的人,到底是党内的还是党外的。若是党外的,枪杆子和刀把子都在党的手中,你担心什么?若是党内的,又何来共产党人将骨灰难留之说,难道他们自己不给自己留骨灰?

k9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

2, 难道共产党就是自由民主的敌人么

无论你所谓“自由民主派”指谁,我倒是想问问将军,自由民主历来是共产党的奋斗目标和执政理念之一,在你口中怎么就变成了共产党的死敌呢?

无论是十八届四中全会决议及其精神,还是业已出台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把自由民主作为共产党执政的基本政治理念和诉求之一,你公然与党和政府唱反调,到底意欲何为?

不管是“自由民主派”还是别的什么派,比如你自诩的“鹰眼鸽心”的鹰派,追求自由民主难道不是响应中央的号召?难道不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追求?

难道你罗将军眼中的共产党就不能容许自由民主的字眼存在?不能容许人民追求自由和民主的权力?

3, 你到底想留谁的骨灰

你所参观的罗马尼亚纪念塔,我也看过。那曾经是一个人的纪念塔,后来是罗马尼亚少数几个共产党人的纪念塔,民主改革后又变成了无名烈士纪念塔。变迁的实质,是从纪念一个人变为纪念少数人,再从纪念少数人变为纪念所有为民族解放和独立事业奉献生命的人们。

这样的变迁难道不好么?难道一个国家的纪念塔只能纪念一个人或少数人,而不应该纪念民族国家的无数英烈?按你这种观念和逻辑,我们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应该改成纪念某一个人或某几个人的纪念碑?如果这样是正确的,那是不是要在中国建无数个毛主席纪念堂一样的建筑来停放革命领导人们的遗体?

听说将军的父亲也是革命先辈,这么说,你的父亲也该拥有一个纪念堂才对?

4, 难道所有共产党人全都是骨灰难留的坏人么

将军口口声声说共产党人将骨灰难留,到底谁代表全部的共产党人?如果罗马尼亚那几个人的纪念塔改成了无名烈士纪念塔就是共产党人骨灰难留,那么,罗马尼亚的共产党人中,除了那几个人之外,其余的都不是共产党人了?他们全做了共产党的叛徒了吗?

中国共产党的队伍中出了不少贪官是事实,但我们能说八千万共产党员全是坏人或者全是人民的敌人吗?如果是,那你的共产党人将骨灰难留的论断才可能成立。

但无论如何,我都不相信中国共产党人全是坏人,更不可能全是人民或者人民中的某个派别的敌人。即便是坏人,也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是吗?

你所谓共产党人骨灰难留的论断是不是在绑架全体共产党人?也许你是想恐吓谁,但恐吓也不至于绑架全体吧?

你虽然是党领导下的将军,但我必需提醒你,不要动不动代表党,没有谁授权你这么做。你更不能动不动恐吓和绑架党,你不应该也无权这么做。连我这个党外的人都看不下去,你真的认为你的言论就是党的声音么?

最后,我还得再劝你一句,讲话还是要动动脑子。你父亲或你本人将骨灰难留这样的话可以讲,全体共产党人都骨灰难留的话不要讲,因为你只能代表你自己,不能代表党,也不能代表人民或人民中的某个派。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