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话不连篇|九月九,你的佛诞日我的中元节

烽话不连篇|九月九,你的佛诞日我的中元节

来自微信号:烽话不连篇 (ID: fenghuabulianpian)

640

39年前的今天,大救星以他大无畏的革命牺牲精神亲自粉碎了“mao 主席万岁”的谣言,享年83岁……一大早起来,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发了这样一段话,再一查日期发现,哦,今天是9月9日,一个注定会催动某些人肾上腺素的日子。

果不出其然,据说一小撮浏阳群众一大早就聚集在长沙沿江大道,深情怀念mao 主席。只是鉴于长沙早高峰时期的拥堵现状,我建议你们还是移师橘子洲头吧。

屈指算来,Mao驾鹤西去参加开罗会议已经39年了,即便是红旗下一代,生活在后mao时代的时间也远远超过之前的27年。然并卵,一个幽灵,mao的幽灵,仍然在中国徘徊。就像北京的雾霾一样,赶也赶不走,驱也驱不散。

有些人因为雾霾不散而感到窒息甚至绝望,有些人却吸霾吸上了瘾,太干净了反而容易醉氧。

这些对mao不离不弃的人中,除了他红色江山的接班人,还有大批喜欢以“人民”自居的mao粉。相比接班人的欲说还羞,mao粉在表达感情时的赤裸直白,常常让前者都有些不适应。好在这两年管家让位,“自家的孩子”登台,社会风气随之大变,似乎只待一声“炮打司令部”的号角,操家伙斗地主的剧目又将重演。

6402

打头炮的可能是最高领袖,也可能是“两个小人物”。刚刚在长安街上耀(diu)武(ren)扬(xian)威(yan)了一把的“狼牙山五壮士”英模后人这次冲在了前头,一纸诉状把《炎黄春秋》前副总编洪振快逼到了墙角。

诉状中,葛振林之子、共产党员葛长生痛批洪振快所发表的《“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析》等文辱没了其先人。至于文中哪些地方存在不实,作者如何“断章取义误导受众”,又怎样“侮辱诽谤了我们中华民族”,则一个也没说。或许他觉得,一顶“历史虚无主义”的大帽子已经足够拍死丫了吧。

法律问题政治解决——是的,这就是mao时代遗留下的恶劣文风,而熟稔这种文风和思维逻辑的又何止“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

针对个别喷子的言论,昨天我在公号里发了一篇回应文章。才发出去没多久,就有一位女读者来找我“谈心”。通过搜她的公号,我发现这是位做自媒体的美女。对于美女,我一般都比较客气。所以尽管知道她的历史很可能是横店教的,因为九三那天,其公号里贴了面五星红旗,但我还是耐着性子与她聊了会抗战和国共关系。

只是越聊我越发现,你根本没法和一个主持心灵鸡汤节目的人谈论严肃的历史和政治话题,我俩的观念水位落差太大,所以便客气地祝福她生意兴隆,想以此结束这无聊的对话。谁知她竟突然恼羞成怒,不仅“您”变成了“你”,还莫名其妙地指责了我一番。再后来,我发现自己的粉丝少了一个。也许,她已经取关了吧。

公号被人取关这事,我向来是不大在意的,哪怕取关的是一位大美女。我好奇地是,一个自诩“知识分子”,相信“诗和远方”的美女,画皮囊里装的为何满满都是“成者王侯败者寇”的想法,你们不知道,把这一招甩得最溜的,就是天安门广场中央供奉的那块腊肉吗?

算了,我之砒霜你之补药,我也不想再劝了,你们慢慢品尝吧。只是今后能否不要动不动就“人民”“我们中国人”“咱中华民族”的,这“三个代表”可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天安门也不是你想上就能上的。你和我,除了国籍相同,真不是一路人。您再这么任性,我以后还怎么去泰国旅游啊。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