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独立媒体|動盪中的中國經濟

香港独立媒体|動盪中的中國經濟

文/Idealgas

【破土編者按】最近,中國股市反复無常,而政府為了阻止股價下跌,禁止大投資者賣出股票,亦停止首次公開募股(IPO),限制炒家做空的機會。然而,種種跡象都顯示,中國經濟已經進入一波新的危機:瘋狂的炒賣投機,社會越趨不平等,經濟內需不足;這些都是中國經濟面臨的課題,若果處理不善,很可能會引發新一波的政治危機。

儘管政府發出了一系列聲明以消除投資者的疑慮並穩定股票價格,中國股市仍然反复無常。即使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上週末的G20峰會上說股市的調整已經接近尾聲,週一上證指數還是下降了2.5%。

在中國政府調整了股息稅來鼓勵長期投資者,並提議為股票交易建立熔斷機制以限制近幾個月的劇烈波動之後,股市於週二回升2.9%,週三繼續回升。週三中國財政部長宣布,政府將繼續加強財政政策,提高基礎設施支出,加快稅制改革,以回應對經濟減速的擔憂。週四,股價又下降1.4%。這些措施都反映了中國執政者的掙扎程度。自從六月份上證指數達到最高點,如今它已經下跌了40%,5萬億美元在大陸股市中蒸發。

政府試圖阻止股價下跌,它禁止大投資者賣出股票,停止首次公開募股(IPO),限制做空。中國證監會作為監管全國股票市場的機構,也精心組織了股票購買——使用中央銀行提供的現金。實際的買入主要由「國家隊」執行——包括代表政府進行操作的投資者、中間人和基金。

高盛估計中國政府從六月中旬以來投入股市的金額達到1.5萬億元或2360億美元,其中單單八月份就投入了6000億元人民幣。全部支出達到了中國所有股票價值的3.5%。

北京還發動了警察力量,熟諳經濟犯罪的官員,監視著投資基金以及與國家證券監管部門的人員相串通的經紀人。在八月下旬,作為中國最大的經紀人公司和投資銀行的中信集團的八個高管被抓,他們被懷疑從事內部交易。毫無疑問,政府將利用這些抓捕來轉移注意力,因為它曾鼓勵瘋狂的股票投機,使股市在12個月內上漲了150%。領導人拋棄了社會主義,信誓旦旦地聲稱依靠他們可以增加就業、提高生活水平。股市崩盤了,同時實體經濟頹勢明顯,這將在政治上削弱其統治。

政府還面對著另一種經濟圍剿——資本從中國流出,國家外匯儲備大量減少。花旗集團估計外匯儲備自去年升至4萬億美元之後,如今已經降至不到3.7萬億,今年年​​底將下降到3.3萬億。七月份貨幣外流創造了480億美元的記錄。將來美國利率的提高將加速中國的資本外逃。

政府要求加強對個人和商業外匯兌換的控制,但他們常常可以通過非法途徑兌換貨幣。自八月十一日人民幣貶值之後,中央銀行支出了大約2000億美元來支撐匯率。

雖然中國的外匯儲備按國際標準來看還是相當龐大,但其全球影響還是不容低估。德國銀行的貨幣戰略分析員George Saravelos告訴金融時報:「中國股市的下跌或人民幣的走弱,影響不是最大的。影響最大的是中國外匯儲備的減少,以及它對全球流動性的影響。中國人民銀行的行動等同於量化緊縮。」

在一篇名為「中國經濟面臨難以為繼的危險」的評論文章中,金融時報專欄作家Martin Wolf反擊了那些認為中國實體經濟雖然增速放緩但依然強壯,從而低估股市動盪影響的分析:

「股市動盪不是無關緊要的。北京2000億美元的救市行動失敗了,截至2015年7月,今年中國的外匯儲備減少了3150億美元。北京需要找到一個替罪羊。有跡象表明資本外逃以及政策制定者的恐慌。這些都說明他們缺乏信心。」

除此之外,Wolf關注更廣泛的問題。他說:「潛在的危機可能是巨大的。至少有三個原因可以說明為什麼中國經濟增長可能難以為繼:當前模式不可持續;債務積累過多;處理這些挑戰會造成需求銳減。」

最近的經濟數據都顯示出了衰退,尤其是製造業和出口。貿易數據表明,以美元計,上個月出口同比下降5.5%,今年前8個月的出口整體下降1.4%。

中國仍然保持著可觀的貿易順差,這是因為進口減少了14%——連續10個月的下降。儘管商品價格持續下跌,煤、鐵礦石、銅、鋁等商品的進口量依然在減少,這表明製造業和建築業的萎縮。上周官方發布了八月份製造業經理採購指數,僅為49.7。該數據低於50就表明緊縮。

本週,中國修正了2014年的經濟增長率,從7.4%改為7.3%。但很多分析者質疑這些數據,包括2015年官方的7%增長目標,他們認為實際增速遠低於7%。由於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中國政府發放了大量廉價信貸,並花費在經濟刺激措施上。但這些措施沒能刺激生產活動。它們鼓勵了房地產和後期股市的瘋狂投機。如今這些泡沫正在破裂,帶來了經濟增長可持續性的問題以及地方政府債務積累過多的問題。

中國執政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和許多經濟評論員為中國提供的診斷是,中國正在經歷從出口導向型經濟轉向內需經濟的自然陣痛。然而,這種分析錯誤地將中國抽離全球經濟的脈絡:中國經濟增長的決定性因素,是它成為了世界上主要的廉價勞動平台。任何使中國經濟重新聚焦於國內消費的嘗試都將導致更高的工資,從而削弱其作為製造業中心的競爭力。其他工資水平更低的亞洲國家,比如越南和孟加拉,正在吸引更多的投資份額。

中國經濟難以為繼,這將產生更深遠的影響,不僅僅是經濟的,而且是政治的。官方經濟增長率已經低於被認為是維持就業和社會穩定的底線的8%。在不斷擴大的社會不平等的背景下,更嚴重的下跌將產生社會動盪,並危及整個體制。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FreeBrowser,将它的APK文件下载到本地然后传到手机中安装,即可翻墙。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