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志标:《媒体札记》没了,孤独的喧嚣降临

宋志标:《媒体札记》没了,孤独的喧嚣降临

来自微信公号:旧闻评论(jiuwenpinglun)

与猫为舞_秃头倔人
【题图当代水墨《与猫为舞》,作者新浪微博:@秃头倔人】

文/宋志标

媒体札记的主事人经过小阵子耳语,决定让它停下来。在主笔那里,原因又不多讲。此国媒体事宜,无论好坏都不能明说,一说就有人着急。在此之前,FT中文网负责人去职,紧接着东洋人买了金融时报,这些变动大概也能联系上《媒体札记》的风紧扯呼吧。

对于一般读者来说,往往是知媒体札记而不知FT中文网。后者在金融政治读者那里,广受欢迎,但是对贩夫走卒还是清高了些。以至于长平在FT中文网上写了那篇给他带来极大麻烦的专栏,一直被爱国者当成是发表在南都上,世间愚钝又搞事的读者不过如此。

所以也可以这么看,媒体札记的倒掉是继长平之后,FT中文网献给中文媒体世界的又一个“礼物”。在现实的境况下,成全一家媒体清誉与声望的,往往伴随着许多献祭与牺牲。直到有一天,献祭成为非法,而媒体拒绝了牺牲,它们终于无聊致死。

媒体札记搜罗媒体的材料与声音,冶炼出杂陈的自我形态,而又在众家之说中纠结出自主的线索,以婉约音量放送或暗示给大众。媒体札记是媒体的“榨汁机”,做的是声音的买卖,通过铺陈与对照,让谬论清谈、正声诳语示众,利用声优讲述中国故事。

显然,媒体札记的生命力,扎根在媒体的多样性中。一个正常的媒体生态方能成全一个永续的媒体札记。没有媒体,也就没有札记。然而到了后来,媒体札记难以为继,除了揣测中的微观上的资本变动,大致也可以讲它体现了日益困窘的媒体生态。

这些年来来,媒体的困窘是逐步到来的,看得出媒体札记的写作愈发艰难。声音的多元化消失,众议论的规模削减,媒体札记尚能在自媒体中攫取材料;等到声音中一花开来百花残,仅靠在媒体类型的缝隙中腾挪已然不足取,札记迎来死水源头的困顿。

这么多年,媒体札记立足媒体,而又放眼政治与社会图景,坚持显幽烛隐的固有立场,看似以周全材料养成柔软身段,实际上坚持专有的暗线不动摇。一般读者可以靠札记通览舆情,再有进一步要求的,则可以在它着意保存的声音中做一点政治索隐,实现会心一笑。

依照个人习惯,一直觉得媒体札记的材料过于繁复,为了表明不偏不倚,会罗列更多的官媒意见,这是札记立场的必须。可是到了后来,随着官媒做大,其官样文章及八股文风入侵札记也多,讲求基本立场而又导致必然的污染,这是媒体札记神农氏般的“中国命运”。

先不说媒体札记的历史功勋了,要知道新闻史累卵,早已不堪重负了。只说没了媒体札记之后,众声喧哗的文本就此不见,对于那些吸纳信息能力不够周全的读者来说,他们将面临甄别信息品质及解读索隐的困境。他们将在看似热闹但暗藏祸心的舆论中,体会孤独的喧嚣。

媒体及社会政治的变化,无非是加法与减法。就媒体而言,它遭遇的减法往往涉及真正媒体的属性,而所遇到的加法,越来越将媒体拖向一个不知所以然的“无我之境”。加法的原理与减法的宗旨并非此消彼长,反而令昨是而今非。札记的退场是这个大历史的见证。

所以,如果不谈这些局面上的趋势,没了媒体札记,最可怜的还是芸芸读者。这种说法少不得为媒体平民主义立场所不屑,此一立场以为媒体乱局迎来的一个解放的时代,但沟通中外舆情、惠及一般人等的媒体札记,却用离场展现了壮美中的诡谲,以及比复杂更直接的损坏。

2015/9/11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