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华早报》中国的有形之手 伸得太远不太妙

《南华早报》中国的有形之手 伸得太远不太妙

一个高度有组织的金融市场(如上海),能与一个独裁的政体共容吗?

过去一周全球股市动荡,纽约、东京、伦敦和其他股市的股价大幅波动。

对于这次全球金融市场波动,不少人都认为中国是罪魁祸首。

在自由经济体系里,市场机制都可以带来稳定或不稳定情况。有形商品价格上涨,通常会导致需求下降,引领市场走向新的平衡点。

相反,若股票等资产价格上涨,市场就会预期其价格将继续上升,结果带动需求上升,并有可能升到过高水平。

而在中国这样的计划经济体系内,决策者通过不同工具来影响资产价格,理论上这样做可以减低市场不稳定性;诚然,马克思主义认为,政府能够借助干预措施来阻止危机爆发,因此计划经济比自由市场经济优胜。不过,实践的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中国货币当局推行的所谓“股价维持行动”(price-keeping operations,90年代初日本政府也曾推出类似措施),相信是内地股市过去一年来大涨的主要原因,而升幅远远超出中国经济基本面所反映的水平。

但股市近来大幅下挫,反映投资者认定股市升势已不可持续。

然而,中国当局却仍然积极干预股市,并以粗暴和带有政治动机的措施来应对股市盘整,其中包括勒令多家企业停牌。

此举似乎成功抑制上海股市的跌势,但政府的措施成效短暂;今年8月24日,内地股市大盘指数下挫8.5 %,为2007年以来最大单日降幅。

中国干预股市的手法对市场造成长远的系统性影响,而这种影响甚至可能比股市目前的跌势更加严重。

很少人会愿意投资于一个政府可以随时改变游戏规则的市场,特别是当投资者亲身经历过关键时刻时无法买卖股票的时候。更糟糕的是,内地并不具备其他地区投资者获取市场信息的渠道。

一个高度有组织的金融市场(如上海),能与一个独裁的政体共容吗?

中国当局最近推出的另一项干预市场措施──在人民币逐步升值后,出乎意料地将它大幅贬值──也触发外界提出类似问题。

当然,这个干预措施的第一部分,很可能意在加强市场在厘定汇率方面的角色,而这个角色将有助加强人民币的长期稳定性,增加人民币成为全球储备货币的机会。

不过,人民币近期贬值反映了一点:当局多年来致力让人民币升值,现在却将之贬币,可能导致国际货币市场越来越波动。

当然,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英美推出的货币贬值政策相比,近期的人民币贬值幅度当然小得多。

人民币贬值的幅度也远不如日本央行自2012年起一直奉行的货币贬值策略。但是,人民币汇率被严格操控,加上多年来稳步升值,这次突然贬值对市场所带来的震撼力,远比英、美、日的货币政策为大,而英、美、日在推出有关货币政策前,都会事先对外张扬。

有人警告,人民币贬值将引发“货币战争”,但这个说法毫无根据。在目前全球通行的灵活汇率制度下,如每个国家的货币政策都着眼于实现预期通胀和创造理想的就业情况,将会造就一个相当稳定的宏观经济情况,甚至可以称之为帕累托最优状态(Pareto-optimal)。

可以肯定,对于人民币贬值,美国或会这样应对:推迟加息或放缓撤销量宽步伐,而日本则可能加大量宽力量,以抵消人民币贬值带来的负面影响,但就不会争相将本国货币贬值。

然而,最近发生的事件,应能促使中国领导人重新检讨其操控国家经济的程度。

中国领导人若继续以秘密方式制定决策,并为了达到政治目而操控价格体系,就难以建立稳定、强大并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体系,也难以推动人民币成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

滨田宏一(Koichi Hamada)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特别经济顾问,兼为美国耶鲁大学及东京大学经济学名誉教授。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