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到底信仰什么样的共产主义

胡锡进到底信仰什么样的共产主义

一向高调爱国,高调意识形态,最近又高调共产主义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先生因多吃多占公款而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此,我感到成分惊讶,惊讶得有些举止失措。先是在微博上发贴询问环球时报官微,你们的总编大人不是信仰共产主义么,怎么可能有挥霍乱用公款的事情?接着又回头再认真去看看胡总编写的《共产主义没有欺骗中国》及各种爱国、爱党、爱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雄文,还有他自拍的视频,越看越觉得坐不住,得提笔写点东西才对得起一个如此高调的意识形态和共产主义战士。

一个人犯错误,其实是可以也应该原谅的,因为人不可能不犯错误。但是,如果一个人犯的错误不是个人的小错误,而是政治的大错误,有误国误民的严重影响,这样的错误就是不能够原谅的。胡总编如果不是极左形态的“爱国主义”旗手,不是所谓“意识形态斗争”的旗手,不是宣扬共产主义的旗手,对他所犯乱用公款的错误,我们可以说是觉悟不高,批评教育一下,给其改过自新的机会,这似乎没什么不可以。

问题是,这么一个爱党、爱国、爱共产主义的著名人物,这么一个意识形态和思想领域的标杆式领袖人物,他怎么能犯有损党的形象,有损国家利益,严重违背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的错误呢?这让那些跟着他一起信仰与爱的粉丝们如何面对现实?所以,胡锡进的错误是不能原谅的,我们得认真剖析其错误的性质和根源。

其一,胡总编违背了做人最基本的原则

我们知道,一个人,不管你是好是坏,也不管你素质高低,只要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就是一个正常人。比如我自己,我公开说我不信仰共产主义,我甚至公开承认,我这人是自私的。如果让我当环球时报的总编,文字水平虽然不会比胡总编差哪去,但德性却不敢自诩。我可能会比胡总编更不廉政,更贪,因为我既爱钱,又好色,根本抵挡不住权力的巨大能量和金钱美色的诱惑。好在我有自知之明,所以我既不入党,也不做官,如今连教职也不要了,做一个普通人,靠自己的双手挣点饭钱,就不会犯太大的错误。我也不说假话,生活中,工作上,甚至包括网上。我可能说错话,但不会说假话,因为做个表里如一的人,我感觉很自在,没负担,不心慌,不脸红,也不做恶梦。

当然,这并不是说要表里如一就不能入党做官,或者不能做思想和意见的领袖。做什么,做多大,主要取决于自身的素质和修养,但无论做什么做多大,应该表里如一却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我做个小人物的表里如一并不能证明胡总编做个大人物就可以不表里如一。相反,越是大人物,越应该表里如一,因为大人物有政治、社会和公众的影响力。毕竟,表里如一是古今中外都要求的最基本的道德规范,在西方许多国家甚至是法律的规范。

胡总编一面大讲集体主义、国家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信念,一面又做有损集体、国家、社会的事情,这也太说不过去。连做人最基本的原则都不能坚持,还谈什么主义与思想、理想与信念呢?不能先做一个正常人,又如何能做主义与思想、理想与信念以及文化与意识形态的意见领袖呢?

其二,胡总编用伪信仰来欺骗大众

在由共青团中央掀起的共产主义思想论战中,胡总编亲自操刀,撰写社评,自拍视频,坚决支持青少年“争当共产主义接班人”,坚决支持开展共产主义理想的教育运动,坚决支持把“不信仰共产主义的清除出党”。如果胡总编是一个真正的共产主义信徒,这并没有什么不对,因为信仰什么是公民的基本自由,讲什么话也是公民的基本自由,更何况胡总编是掌握文宣系统一大喉舌的总編呢?

问题在于,胡总編的挥霍公款的事实证明了其信仰是虚伪的,是骗人的。胡总编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自己宣扬的共产主义不过是想共别人的产,以供自己享乐的欺骗主义和抢掠主义。

自己干着苟且的事,却忽悠别人信仰这主义那主义,这难道不是骗子在行骗么?这同那些被查的贪官们难道不是如出一辙?

其三,胡总编的言行不一严重危害他所宣扬的信仰

那些已经被查的贪官也好,如今的胡总编也好,都是大讲特讲思想与主义、理想与信念、文化与意识形态的大人物。他们的言与行如果不一致,就很容易误导公众错误地理解信仰。

比如把所谓共产主义理解为只共别人的产,专供自己来挥霍。比如把集体主义和国家主义理解为集体和国家大于个人,集体和国家需要的名义之下可以无条件剥夺私产,而享受集体和国家公产的人只不过是那些掌握权力的人。比如把社会主义理解为党就是政府,政府就是国家,国家就是人民和社会,所以社会主义就是党的专制主义,并因此把爱党等同于爱国、爱社会和爱人民,而事实上,你们又只爱自己。如此等等。

你们真的爱什么是你们的权力,更何况爱党、爱国又没有什么错。但是,如果你们说的是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爱共产主义,干的确是损害党国和主义,更损害人民利益的事,你说让我们如何解读你们的爱和主义到底是些什么玩意儿?

听你们所说,再看你们所为,我只能说你们的爱和主义就是欺骗我们的把戏。

不管你们讲什么主义和意识形态,也不管你们爱什么,我想,人民对你们的要求其实很简单,请你们表里如一。你们甚至可以自欺,但不能欺人。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