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红:大陆网民呛声“范范”反映了怎样的社会心理?

唐映红:大陆网民呛声“范范”反映了怎样的社会心理?

61e7f4aajw1evrdjoshswj20c80lqq4n

问:大陆网民呛声“范范”反映了怎样的社会心理?

答:前天,美籍台湾歌手范玮琪(Fan Fan)因在微博晒儿子照片,被大陆部分网民质疑不关心月饼而遭到呛声和谩骂。范范在莫名其妙的群体舆论压力下,不得不发表道歉声明,说道:“真是对不起,因为分享了一张儿子的照片,让大家不高兴了!”

这不是大陆网民第一次呛声公众人物,半个多月前在天津大爆炸后,同样是大陆部分网民在大陆富豪马云微博下呛声要求马云捐款。近年来,大陆网民在重大事件发生后,对明星等公众人物动辄得咎,无理谩骂成为风尚。

那么,类似对公众人物动辄得咎、仅仅因为没做什么而破口大骂的现象事实上反映了怎样的社会心理呢?

首先,这种现象反映了社会意识形态近年来越来越失范的迹象。近年来,随着传统的革命意识形态式微和破产,对西方意识形态的高调抵制,以及一知半解地蛊惑所谓的传统意识形态,导致整个社会意识形态紊乱。实际上,尽管互联网被钳制得越来越厉害,但仍然不能阻挡讯息的传播和交流,这就造成整个社会在态度上的对立和撕裂,并越来越使撕裂的对立态度趋于极端。因此,这种对公众人物动辄得咎,公然质疑和谩骂的现象不过是这种社会态度极端化的一种体现。特别是在越来越浅薄的具有反智特征地权力集团的舆论引导和灌输,整个舆论风气使简单粗暴无法理解复杂社会现象的那部分人群如鱼得水,四处炫耀。

其次,近年以CCAV为代表的权力集团喉舌媒体对公众人物的游街式抹黑和批判给社会公众提供了极为不良的示范。这就给那些对社会仇富、反社会的情绪提供了一个“合法”的宣泄通道,一些仇视富人、将自身恶劣处境归咎于明星、富人的富裕的人群,可以通过网络肆无忌惮地表达他们的愤懑。同时,对公众人物的谩骂和斥责也能将他们在社会中积累的挫败感转移宣泄。一个在家庭、社会中处处受挫的年轻人,他不敢质疑强权,也无法问责压迫者,他积蓄的愤怒和焦虑在谩骂拷问公众人物的过程中得到释放和宣泄。从某种意义上,正如CCAV总是将某些公众人物当作“替罪羊”来转移公众质疑,那些对公众人物动辄得咎的网民也不过是将某些公众人物当作“痰盂”来释放现实生活中无处宣泄的坏情绪。

至于那些网民以一种反现代文明的方式来质疑、批评和谩骂公众人物,则与中国大陆官办教育本身具有的反现代文明同出一辙。虽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早在20年前就确定了“学会共处”(Learning to live together)为面向21世纪世界教育的四大支柱之一,其要义就是要引导和教育学生如何同与自己不同的他人相处、协作。但中国大陆官办教育不仅没有启发和引导学生善待与自己不同的人,反而还不断抹黑和妖魔化那些与主流态度不同的“一小撮”。这就使得中国教育出来的学生不仅不能善待“非主流”,而且还会本能地对“非主流”报以敌意和排斥。在主流人群都在品尝月饼的同时,有“一小撮”明星竟然没有与大家同乐,对这“一小撮”明星报以敌意和谩骂诋毁不过是大陆教育结出的硕果之一二。

同时,由于近年来所谓的社会主流越来越具有不容质疑的强制色彩,那些不得不违心接受主流的部分人群在合理化自己的态度和行为选择过程中,更容易表现为对尚未接受主流人群的指控和挑剔。其情形就好比“我都吃屎了,范范竟然不吃屎,怎么可以这样!”在一个自由选择的社会情境下,人们更可能宽容对待他人的不同选择;而在强制的社会情境下,那些与主流保持距离的人群就更容易被接受强制的人群指控和挑剔。

无论如何,在宽容、尊重和多元化为普世价值核心的现时代,大陆仍然充斥着对公众人物党同伐异的舆论打压,客气地说是那些呛声的蛆众之耻,更客观地说是这个社会之耻。

2015-09-05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