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绊难民疑涉恐 剧情来回反转不小心泄露了欧洲的恐惧?

被绊难民疑涉恐 剧情来回反转不小心泄露了欧洲的恐惧?

难民的安置和融入问题一直是欧洲各界争论的焦点。不久前,一对叙利亚难民父子在匈牙利边境逃亡时,被一名女记者故意绊倒在地,人们在对女记者的不耻行为表示愤怒同时,也对这对难民父子的遭遇感到同情。难民父子受到社会各界的礼遇,也立即成为了媒体追踪的焦点。但最近剧情突然反转,这名父亲被曝曾是一名恐怖分子,他目前面临涉嫌恐怖活动的指控。

这个穆斯林难民家庭,从被欺负的逃亡者,到眼看着就能迎接光明未来的新移民,再到如今面临涉恐指控,短短一段时间的来回反转,却不是一个人或一个家庭的悲剧,正有无数的难民面临着同样不确定的未来,而这些,都源于欧洲的纠结和恐惧。

是足球教练还是恐怖分子?

9月8日,一对叙利亚难民父子在匈牙利边境逃亡时,被一名女记者绊倒在地。这个场景被摄像机记录了下来并传遍世界,立即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大部分人都对女记者的不耻行为表示愤怒。

欧洲时报中东欧版微信公众号维城消息,这段视频将叙利亚难民问题推到了高潮,这对难民父子也成了媒体追踪的焦点。据媒体调查,这名父亲名叫奥萨马·阿卜杜勒·穆赫辛,此前曾在西班牙任足球教练。在与长子穆罕默德在慕尼黑会合后,奥萨马受到了西班牙国家足球教练训练中心的邀请,获聘成为马德里足球教练。此后在西甲皇马的比赛中,难民父子获邀观战皇马比赛,小儿子兹伊德还成为了C罗的球童。

就当人们以为难民父子一家今后就这样在西班牙幸福生活下去的时候,剧情突然反转。据叙利亚库尔德党发表的一份声明称,照片中的这名男子奥萨马与恐怖组织有关。根据库尔德党的内部资料显示,奥萨马在2011年加入了极端组织叙利亚人民胜利阵线,该组织是基地组织在叙利亚的分支。

目前,库尔德党已对奥萨马发出了指控。在指控中称,奥萨马参与了2011年针对少数民族和平民的屠杀,其中也包括库尔德人。一名瑞士记者通过社交网站上的照片也得到了证实。此外,指控中还称,在2004年一场足球比赛中,叙利亚人民胜利阵线通过武力打死了50名库尔德人。奥萨马这是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库尔德党发言人透露,由于奥萨马害怕指控和报复,在2015年7月开始逃离叙利亚,加入了去往欧洲的难民队伍中。

来的不是时候?难民潮恰逢恐袭阴云

早些时候,英国《星期日快报》曾援引“伊斯兰国”组织消息称,4000余名“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分子扮成难民秘密潜入欧洲国家。这一爆炸性新闻,让近年来饱受恐袭困扰的欧洲一阵惊慌。随着近来涌入的难民不断增多,欧洲的这种恐慌和警惕也在不断升温。

像奥萨马一样,德国东北部勃兰登堡州难民营的一名叙利亚籍难民近日涉嫌支持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受到德国警方调查。德国《星期日世界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有人指认,那名男子告诉住在难民营的其他人,自己曾为“伊斯兰国”作战,并且杀过人。他的这番话被其他难民用手机秘密拍摄下来,引发警方调查。调查人员正在核实那名男子是否是“伊斯兰国”成员。

尽管德国警方否认极端武装人员正以难民身份渗透到德国,但类似事件却在不断上演。新华社报道,德国警方22日清晨在首都柏林发起突击搜捕行动,试图抓捕怂恿他人去叙利亚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效力的宗教极端人员。突击搜捕开始于当地时间6时30分。警方发言人说,目标包括一名51岁摩洛哥男子,他涉嫌招募极端武装人员。涉及这一案件的还有一名19岁马其顿人,警方怀疑他现在人在叙利亚。

同时,德国情报机构22日警告,近几个月,德国境内的宗教极端人员迅速增加,“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可能在难民中招募武装人员,这些情况令人忧虑。

德国宪法保卫局局长汉斯-乔治·马森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非常担心,德国境内的宗教极端人员正试图以人道主义援助为掩护,利用难民涌入德国之机,劝诱并招募寻求庇护的人加入极端组织”。

中新社也指出,有分析人士忧虑穆斯林难民与当地基督教民众有可能发生冲突,也有人担心其中一些难民可能会受到极端分子的蛊惑。这些不断涌入的难民由于绝望和不安全感骤增,正符合一些极端人士征募对象的标准。

欧洲能挡到几时?难民融入若存患一样会影响选票

“奥萨马们”到底与极端组织有没有关联,还有待相关机构的进一步调查确认。但9月24日是穆斯林的传统节日“宰牲节”,本应是阖家庆贺的喜庆日子,几百万背井离乡的叙利亚难民却只能在他乡度过。新华社报道,土耳其外交部透露,截至2015年9月,土耳其境内的难民数已接近230万人,其中包括200多万叙利亚难民。过境土耳其,前往欧洲,这就是叙利亚难民在这个宰牲节的最大希望。

相较于几千名可能混入难民群中的“极端分子”,几百万等待进入欧洲的难民仍是多数。可尽管难民们想去欧洲,但许多欧洲国家并不愿意接纳他们。

23日晚,欧盟各国领袖在布鲁塞尔召开紧急峰会,共商移民问题。由于欧盟成员国内政部长会议前一天强行通过安置12万难民的争议性计划,使东西欧分歧不断扩大。法新社消息,在这项攸关核心主权权利的问题上,欧盟以多数决而非共识决方式通过协议,极不寻常,凸显欧盟28个成员国在处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移民危机方面,存在严重且日益扩大的分歧。

欧洲政要们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但扯皮除了拖延时间,对于当前势不可挡的难民潮似乎毫无益处。除了最紧迫的安置问题,这些欧洲领导人如果能把目光放得长远一些,或许应该更多考虑下将来这一群体在欧洲的融入该怎么办?

北京《光明日报》分析,在当前的道义形势下,没有几个欧洲民众会公开站出来反对接受难民。但他们对未来就业、福利、养老、社会治安等状况的担忧已心照不宣,他们对当前的紧急救援体制究竟能支撑多久也充满质疑。如果现在30多万的难民数量变成了几倍乃至更多的时候,他们的担心就一定会通过选票表现出来。不难预料,如果经济危机持续发展、失业率持续高涨、选民们腰包日渐干瘪,欧洲极右翼势力的政治上升态势会继续加快。

同时,穆斯林的涌入会使欧洲传统的“基督教社会”生态面临深刻变化。表面上看,增加几十万人甚至几百万难民,在总人口逾5亿的欧盟28国中,似乎也不至于就“改变了原来的颜色”。但是,基于对穆斯林移民和普通欧洲白人生育水平的对比判断,有人断言,穆斯林人口比例继续上升是板上钉钉的事。如果再考虑到其中还可能混有数目不详的潜在恐怖分子,那对欧洲社会生态的威胁就更无法估量。就连德国总理默克尔也承认,今天蜂拥而来的难民,将在未来几年内改变德国社会。从穆斯林民众的角度来看,作为一个整体,穆斯林族群在欧洲社会中的处境,总体上有可能越来越艰难。

既要继续高擎人道主义的大旗,又要妥善处理内外矛盾;既要救难民于水火,又要力避更大规模的难民潮。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对战乱和难民潮本不陌生的欧洲人,又一次面临严峻考验。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