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andson:闲聊共产主义

MRandson:闲聊共产主义

现在,许多人谈论共产主义,却不清楚什么是共产主义的“产”。为此有必要解释清楚,什么是共产主义的产。如果不解释清楚什么是共产主义的产,那么任何讨论都是无意义的。 

一些人(比如某知名地产商)为了反对共产主义,宣传共产主义的“产”就是一切私有财产,共产主义就是共所有的私有财产。 

其实,这位地产商为了蛊惑人心,偷换了“产”的概念。共产主义的“产”和私有财产是两回事。 

那么什么是共产主义的“产”呢?是自住的房子,出门代步的汽车吗?不是。这些都是私人的消费资料,虽然是私人财产但是算不上共产主义的“产”。 

按照书本上的说法,共产主义的“产”是以物为媒介的人与人的社会关系。这种社会关系,依赖于物的媒介,这些物的具体形态可以是土地、货币、机器设备、商品。由于存在这种社会关系,一部分人向另一部分人贡献财富,并受另一部分人驱使。 

通俗的讲,产是一种让一部分人发大财的社会关系,这种社会关系以私有巨额财富为媒介。由于这种社会关系的存在,产生了极小一部分人越来越富,大部分人越来越穷的实际效果。 

举个例子: 

地主控制了大片土地,农民要给地主交租,地主越来越富,农民越来越穷,地主不断兼并土地,农民不断失去土地,最终形成富者阡陌纵横,贫者无立锥之地的局面。这个例子之中,地主以土地为媒介,向农民征收地租,盘剥农民。 

再举个例子: 

刘迎霞控制齐齐哈尔的水务,提高齐齐哈尔自来水的价格,减少了维修。她发了大财,齐齐哈尔市民被迫长期使用高价劣质水。这个例子之中,刘迎霞以齐齐哈尔水务为媒介,盘剥市民。 

还有国外的例子: 

2015年8月,美国对冲基金经理马丁·施克莱里投资5500万美元购买了救命药达拉匹林的所有权,并在一夜之间把成本不到1美元售价13美元1片的药片涨到了750美元1片(约合4800元人民币),药价飙升50多倍。但是,施克莱里表示“这个价格还是低了”。 

这三个例子,表面上都是自愿交易,其实都是以物为媒介的残酷盘剥。 

要实现这样的盘剥,必须拥有巨额财富。无论是地主控制大片土地或者刘迎霞控制齐齐哈尔水务所需要的巨额资金,还是美国人马丁·施克莱里投资的5500万美元,都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出来。 

因为拥有一般人不具备的财力,所以极少数人就可以利用财力优势,控制某些生产生活必需品,盘剥那些需要这些生产生活必需品的绝大多数人。 

这些能拿出巨额财富盘剥别人的极少数人就是有产阶级,那些被盘剥的绝大多数人便是广义无产阶级。 

那些不理解“产”的概念,一听到共产主义就忧心忡忡,担心自己失去住宅、汽车和存款的人们,可以扪心自问,你的私有财产能不能让你越来越有钱?自有住房、代步的汽车,能用来发大财吗?你有没有资格利用自己的私有财产,去盘剥别人? 

如果你这点可怜的私有财产不能让你有资格去盘剥别人,那么这些私有财产,根本算不上“产”。做不到这一点,怎么能算有产阶级呢?你有住房,有私家车的人,有私有财产,但是没有“产”,更不是有产阶级。 

明确地说,“产”能给有产者带来源源不断的财富,那些每天琢磨着怎么让自己有限的小钱保值增值,千万别缩水的人,你们那点小钱,不要说发财,就是自保都难。所以,你们那点朝不保夕的小钱,根本不算“产”! 

按照这个标准,以中国目前的经济水平看,300-500万家产都不能算“产”,只有被“产”宰割的份儿! 

只有拥有远远超过他人的私有财产,才有资格盘剥别人。所以,有资格利用自己的私有财产盘剥别人的人,永远是极少数。在今天的中国,有3000万-5000万甚至1亿的私有财产的人,才能勉强算有产阶级,才能用钱生钱。 

真正属于有产阶级阶级的人很少。前面提到的那位著名开发商和他的基友另一知名开发商,是这个阶级的代表。 这个阶级的利益和其它绝大多数社会成员之间的利益存在此消彼长的对立关系。这对基友发大财,其他人就要贷款买房,要负债累累,甚至破产! 

一旦“产”主导分配,绝大多数人被卡住脖子,那么勤劳致富就是一句空话。这位开发商说他先发财,别人后发财。其实,他和他的基友发大财,别人就没活路了!现在许多中小企业提出住房公积金不堪重负。稍加思索就不难明白,这些公积金的相当一部分,最终流入这位开发商和他的基友的口袋了。这些钱,本来可以成为企业的利润或者员工的可支配收入,增加企业积累或者员工的消费水平,结果却肥了这对基友开发商。 

极少数人会不断寻找进一步盘剥绝大多数人的机会。他们不会把利润吃光花净,而是会把绝大多数利润用于进一步扩张,垄断下一个可以卡大多数人脖子的机会。这就如同地主会不断垄断土地一样。他们的财越发越大,多数人的日子越来越艰难。 

这种盘剥,最终必然导致惨烈的战争。中国历史上,每二三百年,大地主们发财到极限,农民忍无可忍,就会爆发农民战争。于是,血流成河,尸骨遍野,土地、金银重新分配,一切推倒重来。 

问题出在有产者追求最大利润,往往与社会公益并不兼容!创造围城中的面包,这就是有产者发大财的奥秘。不卡住绝大多数人的脖子,绝大多数人怎么会屈服,少数人怎么发大财?另一方面,“产”不断推动有产者聚敛越来越多的财富——不聚敛就会被别的有产者吞并。最终,“产”膨胀到极限。绝大多数人被卡得窒息,不甘心束手待毙。于是,原有的社会关系破裂。 

所谓共产,就是不让极少数人私人垄断这些巨额财富,物盘剥多数人。 

这并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没收全体社会成员的一切私人财产,而是反对极少数社会成员利用“产”盘剥绝大多数社会成员,保护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合理收入的一种必要行为,也是避免一个国家周期性陷入战争的必要手段。 

《共产党宣言》提出,共产的措施在不同的国家里当然会是不同的。但是,最先进的国家几乎都可以采取下面的措施:
1、剥夺地产,把地租用于国家支出。
2、征收高额累进税。
3、废除继承权。
4、没收一切流亡分子和叛乱分子的财产。
5、通过拥有国家资本和独享垄断权的国家银行,把信贷集中在国家手里。
6、把全部运输业集中在国家的手里。
7、按照总的计划增加国家工厂和生产工具,开垦荒地和改良土壤。
8、实行普遍劳动义务制,成立产业军,特别是在农业方面。
9、把农业和工业结合起来,促使城乡对立逐步消灭。
10、对所有儿童实行公共的和免费的教育。取消现在这种形式的儿童的工厂劳动。把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等等。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提到的地产不是小农经济的小自留地,而是大地主一眼望不到边的庄园。继承权继承的也不是父母留下来的一两套住宅和有限的存款,而是远远凌驾于社会平均财富水平至上的巨额财产。 

共产主义政策不是虚无缥缈的。事实上,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均已经或多或少地部分地实行了《共产党宣言》中的经济政策。比如,征收财产税、遗产税、设立央行、建立国有铁路运输公司、涉及国计民生的大型企业国有化、设立负责协调全国经济发展的政府部门、施行义务教育等等。 

毕竟,共产主义的政策有利于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国外有产阶级即使出于缓和国内矛盾,维护自身统治的角度考虑,也有必要部分采纳共产主义的政策。 

理解了共产主义的“产”和共产主义的政策,绝大多数社会成员就不难做出是否应该支持共产主义的选择。 

极少数有产阶级极力反对共产主义,甚至污蔑共产主义,鼓动不明真相的大多数人反对共产主义,这是他们维护自身阶级利益的必然结果。不过,他们应该明白,不实行共产主义,迟早会发生周期性的战乱。即使他们本人因为短命等原因侥幸逃脱,他们的子孙也难逃一劫!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