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特写:黄之锋的英国大学演讲之旅

BBC |特写:黄之锋的英国大学演讲之旅

过去一个星期,不少英国媒体都聚焦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得国事访问。但与此同时,香港的一个19岁的小伙子却同样争取到不少媒体的篇幅。他就是去年香港“占中”抗议中的学生领袖之一,亦是香港学生组织“学民思潮”的召集人。

“仍是国际问题”

黄之锋此次应英国牛津辩论会(Oxford Union)的邀请,先后到英国6家著名大学演讲,而巧合的是,他此次英国访问的时间与习近平的国事访问互相重叠。

一天下午,笔者在伦敦大学校区一间咖啡室等黄之锋,准备与他进行专访。我较约定时间早了二十分钟到达,原因是黄之锋在英国的行程密得吓人,而笔者对他的采访,竟然是他此行中的第二十个媒体访问,而且只有半小时的时间,而随后他又要赶在傍晚出席最后一场演讲。

虽然笔者早到,以便黄之锋万一提前赶到,就有更多时间访问。可惜,他之前的采访超时了。他赶到后,只能匆匆打个招呼,便一起向举行最后一场演讲的大学校园出发,然后边走边进行采访。

笔者第一个问题就问,他认为外国的关注,对香港民主政制发展还有作用吗?他斩钉截铁地回答:“当然有,否则哪有传媒访问?”

不过,事实上,在习近平访英期间,中英双方连日来签订多项合作协议,但对香港政制发展问题并未有太多提及。黄之锋对此则表示,是英国政府回避了问题。

他认为香港政制发展,长远仍然是国际问题。关键在于中英联合声明所承诺的五十年不变,限期过后,香港究竟仍否享有三权分立,以及司法独立。香港又会否由沿用普通法制度,转为大陆法,都影响将来香港是否仍可称为理想投资及营商地点,这一切均与国际社会息息相关。

黄之锋亦留意到,西方国家看香港政制发展,其实是以香港做切入点,再去分析中国的走向。“为什么还有人理会香港﹖因为它是中国最自由,最有人权的地方,过去以为只要中国愈强,便会愈开放、民主。可惜,从近期习近平的处事方式,感觉好悲观,西方担心中国的走向。”他还解释说,西方以及香港看自身问题的出发点的不同。

中国学生挑战

虽然是边走边说,黄的反应好快,思路清晰。快得令笔者有点担心他已训练出机械式的答案,毕竟在领导大型社会运动,不时反思是十分重要。

眨眼间,我们已经走到伦敦大学校园区,黄之锋又开始被学生、主持、学者等人团团包围。这也是他第六场演讲,也是最后一场演讲,而笔者此前也已经听了其中两场。

在笔者听过的黄之锋3场演讲中,其中比较有趣是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举行的一场。当时在座观众将近二百人,有外国学者,亦有中国学生。

而黄之锋在演讲中也遇到中国大陆学生的挑战,例如有中国大陆学生指出,香港的食物及食水都是由中国供应的。但还没有等到黄之锋做出回应,就有台下观众立即表示,香港是用钱向中国购买资源。

而令黄之锋感到最诧异的是,有一位中国大陆学生表示,中国并没有监禁过任何学运人士。对此,黄之锋迅速的回答他说,“你回去Google(谷歌)一下谁是王丹?”。

而笔者参加的另外两场黄之锋的演讲,参与关注主要是香港留学生。虽然他们反映了不少对香港自身问题的关注,但现场就少了一些碰撞的火花,有点可惜。

黄之锋自己亦相信,他很难获准到中国大陆,因此笔者认为,黄之锋能够与中国学生,理性、直接地辩论彼此理念更是难得。

希望回港贡献

面对一众香港留学生,连日以英语对答如流的黄之锋,在演讲中途转以广东话发言,少不免减少了与外国代表的交流。但较有意思的是他自嘲说,自己读书成绩不够在座的好,相信他们将来是社会精英,希望他们可以回港贡献。这也正正是他向笔者表达的担忧,由于对前景不乐观,香港年轻人都不愿意留港发展,变相决策机构更易被中国渗透。

黄之锋结束此次英国演讲之行回港后,将要面对因为去年“占中”而被控包括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会等三项控罪的审讯。他称,审讯未到关键时刻,因此没有太大压力,亦不能判断案件,会否对学生日后参与运动造成压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翻墙利器萤火虫代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