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所谓“国庆”

章文:所谓“国庆”

每年“十一”前夕,收到“国庆节快乐”的问候时,我总是回祝“长假快乐”。也许有些敏感的朋友会略微感到奇怪:爲什么我回避“国庆”二字?
在我看来,这不是一个小问题,而是关乎原则。“国庆”二字由“国”和“庆”组成,这里面存在两个问题:第一,谁的国?第二,庆祝什么?
谁的国?当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它只是中国的一个朝代而已,如同之前的唐宋元明清以及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通过暴力革命、武装斗争建立起来的一个朝代,它是建立后也主要还是靠暴力机关维持,并未获得全体人民的同意。严格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是8000万共产党员的国。
庆祝什么?如果是8000万共产党员庆祝他们国的生日,那是没有问题的。在共产党员之外的老百姓,如果有些人从内心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么他们完全可以参加到庆祝的大军中。除此之外,别的人实在没有庆祝的义务和必要了。
然而的确有不少人不把自己当外人,没有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房子被强拆、上访被拘禁,他们却仍然高呼“国庆快乐”。这样的“脑残”,只能让人吃惊并远离了。法学家贺卫方在微信朋友圈中说:
这让我想起前些日子的大阅兵来。不错,那支军队名爲“人民解放军”,但实际上只听“党的指挥”。然而不少“人民”在看阅兵时心潮澎湃,看完后在朋友圈中情难自禁地高喊“我骄傲,我是中国人!”我实在不明白他们爲何这般高潮迭起,难道他们不明白:和外国打仗时,牺牲的士兵是他们的孩子?在国内维权时,镇压他们的也是他们的孩子?
有时不免悲观失望透顶。这样的一群同胞,真是令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他们在国内被禁言、被监狱,逆来顺受,却对从未欺负他们的美国恨之入骨,连带恨起那些希望引进美国制度保护他们利益的人们。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曾说:中国应该被殖民300年。固然是激愤之语,却未尝没有道理。爱之深恨之切。他的话是针对落后保守的同胞说的,这些同胞的脑袋好似花岗岩制成,非经强烈激荡不能清醒。
普通百姓如此颟顸,也就罢了。一些媒体也“拎不清”基本事实,更令人着急。十一当天,不少媒体发出“祖国生日快乐”的糊涂话。祖国好几千年了,比66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多了,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世界已经进入21世纪,互联网时代填平了诸多信息鸿沟,以前一两个管道(新华社、人民日报)垄断信息发布的格局被打破了,民众获得更多更全面的信息。照理说,洗脑不再那么容易了。然而奇怪的是,依然有那么多的“盲众”,他们还生活在旧时代。
稍可安慰的是清醒的人们在增多。即便是司马南那样的左棍,也知道将老婆孩子送到美国。更别说那些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官员们了,他们整天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由此可以推断,那些“盲众”们可能很多人也是装出来的,不过是爲了赚取五毛钱或者另有所图。
爱国不等于爱朝廷。同样,批评政府不等于不爱国。在这个所谓“国庆”的日子里,说点让政府刺耳的话,我个人觉得未尝不是一种爱国行爲。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