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中国经济危机的狼来了

《明报》中国经济危机的狼来了

作者: 孔诰烽

狼来了的故事,大家都熟悉。大家都以为故事的寓意,是不要乱叫狼来了。但我常常怀疑那个喊狼来了的牧童,其实没有错,他知道狼迟早要来,只是无法确定什么时候来而已。头两次狼没有来,不代表狼就不会来。当狼真的来时,那些不相信狼会来的村民,最后也可能被吃掉。

中国经济危机,就像狼来了。1999年起,不时有论者预测中国经济快出现危机,甚至有人提出“中国崩溃论”。这些预测当时都没有成真。后来不少提出中国经济严重失衡,早晚出大事的论者,总会遇到对“中国模式”一无所知者的廉价反驳:之前的预测没有成真过,所以一定不会有事啦。

全球经济失衡和金融危机

我在2008年于期刊Review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conomy发表题为“Rise of China and the Global Overaccumulation Crisis”的论文,指出所谓的中国崛起,其实是拜欧美资本主义1970年代利润率下降、产能过剩危机所致。欧美日企业在1980年代以后将生产线移到中国,利用那里在户口制度下被困在农村几十年,却因人民公社的公共教育和医疗体系而有较高识字率和较健康的廉价农民工减省成本、恢复利润。这暂时解决了先进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危机。但中国的私人消费占国民产值,因长期的低工资环境而上升乏力,西方企业打开中国市场的如意算盘,一直不能打得如最初预期般响亮。全球产能过剩、消费不足引起的不平衡,没有根本解决,欧美便唯有通过大举放贷,先使未来钱来撑起消费。

欧美的过度信贷和中国的过度生产,造就了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美国联储局启动减息周期后世界经济的持续好景。但这个好景,建立在中美两国经济的不平衡之上,最后一定会以更严重的经济危机告终。欧美的信贷泡沫一定爆破,中国的生产过剩,最后也一定步向衰退甚至萧条。

那篇论文发表在2008年初,到年底美国爆发金融风暴,应验了一半预言。但有关中国经济危机的预言,却未有即时应验。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之后,北京即推出巨额刺激方案,到2009至2010年,中国经济好像已经克服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增长亦反弹到双位数。

那时欧美投资市场一片愁云惨雾。不少投资者宁愿转持现金也不敢再投资。财金界客源枯竭,又见到中国经济一枝独秀,于是发明了不少与中国有关的投资基金,吸引客户。吹嘘“中国奇迹不倒”、“中国将统治世界”的知识产业链,便应运而生。我与其他少数研究中国政治经济体系而不看好中国经济前景的同行,也成了逆水行舟的异类。

中国反弹后劲不继

2012年习近平上台,中国实体经济数据清楚显示2009至2010年的反弹已经后劲不继。《纽约时报》在9月26日头版刊出题为“China Politics Stall Overhaul for Economy”的长文,当中引用了我对中国经济的分析,并指出新政府权力未稳,权斗严重,将令经济转型和复苏十分困难。当时不少仍沉醉于中国奇迹的大好友看到,当然也无动于中,继续吹其“中国奇迹千秋万世”的牛。

到了今年夏天,中国股市崩盘,中共暴力救市也无法把牛市救回来,人民币更忽然大贬值。资本外流加剧,作为中国全球实力之源的外汇储备结束了10年增长,在2014年6月到2015年8月,已经减少了超过10%。连中国官方数据,也清一色显示经济条件继续恶化。你看到很多之前在高唱中国经济奇迹还可持续多10年之类的大好友,纷纷突变成中国经济危机专家,你便知道这次狼真的来了。

中共在年初开始拨火推动股市狂升,乃因为实体经济增长无以为继,中共唯有铤而走险,希望股票大涨带来的财富效应可以救经济,结果愈搞愈糟糕。中国经济增长无以为继,根本原因是如前述中国本身的经济奇迹,建基在低工资、低民间消费占国民产值比例的不平衡结构之上。这个结构可以撑到现在才熄火,本身才是一个奇迹。

2005年胡温当政后,尝试推出各种分配改革改善经济不平衡,例如加大内陆农村投资和增加工人的工资与就业保障等。这些政策提高了工资水平,理论上能提升民间消费。但改善刚开始,便遇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北京为应对金融危机和出口下滑而推出的巨额刺激方案,令改革停滞甚至逆转。

刺激方案加剧债务危机

当时的刺激方案,本质上是下令银行大举向地方政府和国企放债。地方政府和国企,很多都把借来的钱砸到建设进行时官员可以或明或暗地分享工程合约利益,但长远不会有利可图的重复建设、荒漠中的鬼城、已经严重过剩的钢厂等项目之上。刺激虽成功,但无助提升民间消费增长和改变中国过度依赖出口的发展模式,更加重了低质和没有长远效益的投资建设对经济的负累。它加深了原本已负债累累的各级地方政府的财政危机,还令产能过剩恶化、银行坏帐风险急增。中国经济总体负债,已从2008年的占国民产值148%,跳升到2015年初的超过280%,比美国还高,直逼希腊。

现在地方政府在经过一轮基建大跃进之后,再难找到新项目。欧美消费市场无起色,而且出现产业回流,令中国出口业继续停滞。在地方政府和国企已经因为上一轮刺激而债台高筑之际,政府虽然仍可不顾现实,继续指令银行放水推动“将路砸烂再铺”式的工程暂时提振经济,但这却只会为银行体系的庞大坏帐炸弹添加炸药。

过去20年举世瞩目的中国奇迹,已经走到尽头。我在2008年论文陈述的观点,亦已补充更新成由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详论“中国奇迹”的起源和终结及其地缘政治冲击的新书The China Boom:Why China Will Not Rule the World。身处“后奇迹中国”的周边地区,我们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挑战,已经不再是怎样沾到中国高增长的好处,而是怎样在中国经济滑坡的土石流之中灵活走避,独善其身。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