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边社|李麦子:看守所姐妹们的生活和权力游戏

法边社|李麦子:看守所姐妹们的生活和权力游戏

相关阅读:中国数字时代五女权人士被拘专题

前几日,听一位女权前辈说,如果我进了看守所,我会珍惜这个机会,在看守所里面进行田野调查,有朝一日我出来了,我就可以撰写我的调查研究报告,让大家可以了解中国看守所里面的女性的生活。我钦佩她的勇气,也欣赏她的专业精神。

而我,虽然只在看守所呆了37天,相对于大多数人,也算是一种独特的生命经验了。所以,我就分享一下看守所的姐妹们的生活吧。

我的监室人数最多的时候有23个人,最少的时候16个人。一个大概45平米的房间,扣掉阳台和厕所,水池,和中间的走道占用的面积,大概只有不到10平米的地方是大家能够在室内睡觉的空间。如果按照人数最多的时候23个人这样算下来,每个人可以有半平米的面积睡觉,也就意味着每个人平躺,一个挨着一个的这样睡,刚好可以睡下,满满当当的。

但是,事实却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平等。在监室里资格比较老的,正值青壮年的,监室里担任主要职务的可以拥有较大的空间,但是根据每人所拥有权力的不同,也有等级划分。

在介绍等级划分之前,我要给大家恶补一下看守所的知识。监室也就是我们被关押的房间,我们叫做“号”,每个楼层划分出来的监区,叫做“筒”,王曼,韦婷婷,我,郑楚然和武嵘嵘分别被关押在,11筒1,11筒3,11筒5,11筒7和12筒3。由此,可以看出来公安部门的良苦用心。为了避免我们相互传话,我们被拆散关在相隔很远的号里。

在号里建立了值班制度和值日制度,也就是你午间,夜间要承担值班的任务,白天要参与保持监室卫生的值日。值班制度,也就是你要被分配具体的时间值班。我们监室照顾老年人,中午的值班都交给了老年人。青壮年和年轻人都需要值夜班。看守所的作息是:

早晨

6:20起床,

6:40吃早饭,

8:00开始学习,

10:30风场放风,

中午

11:10吃饭,

12:00午睡,

14:00起床,开始学习,

16:00风场放风,

16:40吃饭,

晚上

18:30开始学习,

20:00开始洗澡,

20:30学习结束,

22:00睡觉,

直到第二天6:20起床。

周末不需要学习,学习的时间用来打牌,玩耍,其他的时间不变,日复一日。

晚上有8个小时的睡觉时间,同时开始值夜班。夜班佩戴小黄帽,就是小学生需要戴的那种,为的是方便识别。夜班一共8人,2人一组,一共四组,值班时间分别为:

22:00-00:00(困难程度1。值班的轻松阶段,通常由有权力并且担任职务的中年妇女担任值班员,之所以轻松是因为,你不需要从深夜中踉踉跄跄的醒过来,也不需要熬夜太久)

00:00-02:00(困难程度3:值班比较难熬的阶段,但是也不是最难熬的,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是这样的作息,凌晨两点不睡也还好)

02:00-04:00(困难程度4,值班最难熬的阶段,通常有没权力没地位的年轻人,或者新人进行)

04:00-06:20(困难程度2,相对比较轻松,虽然整体值班时间比较长,但是连续睡了六个小时之后,睡眠比较充足,这个时间段也经常分配给固定的中年妇女。)

看守所有的等级是不显著,但是大家却都心知肚明的。

下面我就来讲讲值日制度。

看守所女监值日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制度,工作类型分为:

擦地,擦地的工作还包括清理厕所,被视为由新人和号里等级最低的人来完成,地组组长除外。擦地每天早晨,中午,防风和晚上都要进行,每次擦4-6遍。姐妹们拿着抹布,手平铺抹布在地面上呈S型擦地,也要把死角清理干净,地租工作任务比较重,相对人也比较多。我们号里,负责刷厕所的是一个被认为不洁身自好的,随便和男人睡觉的姐妹。曾经值班员提出刷厕所的工作需要轮换,不能总让她一个人刷厕所,这不公平,但是她表示她刷习惯了,她愿意做这个工作。于是,她承担了大部分人不愿意做的工作,并且毫无怨言。她之前从事的工作是按摩,我的肩颈很僵硬的时候,也经常找她给我按摩,她手法很不错,手劲儿也很大。加上生活上,我很照顾号里弱势的人,她属于比较弱势的,所以我们的关系也非常不错。她有时候会跟着我唱几句《女权之歌》。

擦板:级别最低。这就是我被分配的工作。通常新人刚刚来到监室不管你是从别的号调过来的,还是刚进来的,都要从擦地做起。但是由于我毫无经验,在1104待了一天就被调到了1105,值班员问我在1104做什么工作,我就说我叠被子。值班员就误以为我是很厉害的角色,也不敢给我安排擦地的工作了。阴差阳错的值班员就给我安排了板组的工作。这个事情也是在我出来之后,才想明白的。

擦板流程:级别中等。早饭前后擦一次,午饭前后擦一次,晚饭前后擦一次,睡觉前擦一次,每次擦2遍,吃肉的时候擦三遍,因为肉油比较多,要用洗衣粉先擦一边,然后清水擦两遍。老年组和我们板组一起工作,老年组也被安排了相对轻松的工作,也就是投抹布。头几次擦板,由于没有经验,板上拉下拉一根头发,一粒馒头渣都会被值班员指出来,但是后来就基本上没有出现类似问题了,因为出错就等于给了值班员罚你值夜班的机会,所以擦板这么简单的工作,我还是可以胜任的。

打饭打水:级别高。这个工作主要负责我们的打饭菜,打水和洗刷的工作。因为避免不可知的传染病的传播,饭组的工作需要注意卫生,每天清洗餐具也需要确保干净,所以这个工作通常会交给比较会稳重,通常都是已婚妇女,或者会做家务的女性从事。当然,这个工作级别比较高,因此也需要是老号,或者中年妇女级别的人才有机会。

叠被子:级别较高。这个工作很轻松,就是睡觉的时候,把堆叠在一起的辈子平铺在板上,醒来的时候不用被子,就把辈子堆叠在一起,放在摄像头的死角位置。这样既可以避免有人躲藏在死角做一些什么管教民警看不到的事儿,也可以诶节约空间。

值班员,协管。级别最高。她们负责制定值班表,维护监室秩序,而且不用做值日。

精神病鉴定期间人员:大BOSS级别。号里有一个奶奶,她对法律很精通,曾经指导我写控告信,她被关押5个月了,没有逮捕,因此我怀疑她处于精神病鉴定阶段,因为这个阶段是不计入办案期限的。而且这位奶奶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稳定。她不值班,不做值日,而且睡在头板。后来有一次,她被号子里的人群殴了,她就搬到了11筒5。

在此又要补充一个知识了,那就是床板怎么睡也是有讲究的。监室的床板(也是饭板),分为东板和西板,放风场朝南,监室门朝北。东板睡的人是相对等级比较高的,西板则是相对等级较低的人。

每个板上,每个人的睡觉位置是固定的。大BOSS睡在监室门口靠墙的位置,也就是头板。她可以自由的翻身,她旁边则是地组组长。之后是饭组工作人员,之后是板组组长,然后就是没有职务,根据年龄和号里的停留时间长短来决定位置,我睡在底板,也就是头板一个人睡的地方,在底板要两个人一起分享,所以翻身就成了问题,每天起床我的肩膀都因为挤压而僵硬疼痛。本来以为来了看守所不需要工作,可以调理身子,可是肩膀的问题一直都没有改善,倒是吃素减肥,减了十斤肉。胸跟着也平了。

东西板的分布格局也差不多,其实等级是非常森严的。

未完待续。

文/李麦子
文章来源:微信公号“占领男厕所”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