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映红 | 屠呦呦获得诺奖为何有那么多人为中医药而喝彩兴奋?

唐映红 | 屠呦呦获得诺奖为何有那么多人为中医药而喝彩兴奋?

问: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科学奖为何有那么多人为中医药而喝彩兴奋?

答:中国中医科学院的首席科学家屠呦呦荣膺2015年度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项,为中国内地教育培养出来来的第一位诺贝尔科学奖得主(屠呦呦生于1930年,在国民政府时期接受完整小学与中学教育,大陆沦陷后于1951年考取北京医学院生药专业,1955年毕业)。可喜可贺。作为诺贝尔科学奖的得主,屠呦呦是诺委会表彰其在现代医药学上做出的杰出贡献(率先提取治疗疟疾的新药青蒿素以及合成更高效的双氢青蒿素),同时也表明中国内地医药学界个别研究领域已经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

但是,屠呦呦获奖后国内许多人却认为该奖项是对中国传统中医药的承认而兴奋雀跃,包括屠呦呦本人也声称青蒿素的发现是“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荣誉”。看起来,似乎传统中医药是现代医药学的一部分并因此而获得诺贝尔奖的首肯。这与诺委会的表态截然相反,诺委会官员汉斯(Hans Forssberg)在回答中国记者的提问时,曾直言不讳的谈到“非常重要的是,我们不是把本届诺奖颁给了传统医学。我们是把奖颁项颁给被传统医学启发而创造出医药的研究者,今天我们能够将这种新药推广到全世界。这是本届奖项的意义。因此,你可以说受到了传统医学的‘启发’,但这个奖项并不是给传统医学的。”

那么,为什么国内许多人,甚至包括屠呦呦本人都会将诺贝尔科学奖的荣誉给予传统中医药呢?

从心理学角度,人们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认知偏差,与如下几个因素有着直接的关系。

首先,大陆沦陷后的新政权,为了保持与世界普世价值的距离,人为臆造中西之辨。不仅是医药学,人为地区分了“中医”(即中国传统中医药)、“西医”(即现代医药学);在几乎所有的社会科学领域都臆造了“西方经济学”“西方社会学”“西方心理学”等伪概念。而事实上,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现代科学作为人类认知世界的一种普世的方法论,本身并没有中西之分。现代医学是相对传统医学而言的基于科学方法论而建立的医学体系,无论是中国的传统中医药,还是西方的传统医药都是与现代医学相悖的传统医学范畴,无论其本体论还是方法论都已经被淘汰。但一旦权力集团制造了所谓的中西之辨,将中医药看作是区别并相对于于现代医学的另一种“科学”体系,并将其作为意识形态的一部分贯彻到教育、媒体和舆论,那么接受中国内地教育的大部分人将接受这种人为臆造和割裂的中西之辨而不自知,并自然而然地成为他们社会化的一部分。因此,受到传统中医药验方启发的青蒿素的发现,就顺理成章地被解释成中医药的成就,并以此而雀跃兴奋。

其次,社会垄断权力集团在种种因素促使下大力扶持所谓的中医学科,兴办中医大学,中医院,甚至中医科学院。包括屠呦呦本人,尽管大学阶段学习的是现代医药学,但服务于国家的中医科学院;虽然研究所采用的是现代医药学的方法,但却是以中西医结合的名义开展研究。这就使得传统中医药俨然成为平行且平等与现代医学的一种医学体系(“西医”其实是对现代医学一个粗陋、错误的称谓,现代医学既非“中医”,也非“西医”,欧洲传统医学与传统中医药一样充满谬误和迷信)。所以,即使诺委会认为奖项授予现代医药学的贡献者,但在一个区隔于普世科学的封闭话语系统里,包括屠呦呦在内的研究者也趋向于用熟悉的话语体系来作出有别于诺委会的解释。他们把受到传统中医药启发的现代医药学研究成果归咎于传统中医药的发展。换言之,内地从权力集团的高层到研究者本人都习得并习惯了另一种话语思维模式,将从中国传统医药学中受到启发并在中国内地发展的现代医药学成果解释为中国传统医药学的“发展”。但在科学共同体的话语体系里,这根本就是现代医药学的一部分。所以,诺委会的观点与屠呦呦的表态出现分歧也就不难理解。

再者,一旦将包括医药学和几乎所有社会科学在内的科学体系人为地臆造和区隔出中西之辨,那么中国内地大多数人们就会近乎本能地认同和拥护代表着自己所属群体的“中”,而不由自主地排斥和贬低相对于“中”的“西”。中西医之辨就是典型的例子。接受内地教育的大多数人都认可和拥护“中医”的价值,而罔顾“中医”本身的实际意蕴到底为何。而且,一旦他们认同并接受“中医”的价值,他们就会自发地发展出维护“中医”合理性的态度取向,一些普遍的迷信,如“西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但中医却注重整体”“中医博大精深,用西医的角度根本无法理解”“中国人绵延数千年受惠于中医,没有西医中国人照常繁衍生息;没有中医才是危机”,等等,无不反映了人们为中医的窘困而发展出的种种合理化态度。

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人类的疾病受着多种因素的影响,普通人群很难理解起成因、病理以及治疗因循的根据。在偏好中医迷信的基础上,个别中医药的“疗效”被夸大并广泛传播,而“西医”(现代医药学)的个别“失效”也同样被夸大而广泛传播。许多中西医药混合治疗的病人,也更倾向于将疗效归因于“中医药”。再加上权力集团对中药行业管制的失控,导致市场上大多数所谓的中成药实际上都偷偷添加了对症的“西药”成分,也使得许多实用中成药者也误以为真是那些配伍的中草药成分起到了疗效。这些因素的累加,也就促使社会上大多数人相信甚至迷信所谓的“中医”疗效。

但由于中医药行业本身的窘困,除了作弊和隐瞒毒副作用已经很难与所谓的“西医”竞争,并且自晚清以来,中医药就一直受到诟病与批评。因此,当中医科学院的首席科学家,受传统中医药验方“启发”而发现的青蒿素能够获得国际科学共同体的认可与表彰(2011年的拉斯克临床医学奖,2015年的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当然就成为”中医”拥趸扬眉吐气雀跃喝彩兴奋不已的的荣耀时刻。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