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妙的舆论引导

微妙的舆论引导

语感、语境甚至只是陈述顺序,都能对理解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有意引导舆论的新闻报道往往只需要使用某些微妙的调整便可以在不知不觉中达成目的。我们强调思考的能力,指的是尽可能排斥掉这些微妙的影响后独立的思考判断。

说辞”——营造语境

前日,大陆门户网站新浪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关于谷歌或将在中国大陆开设网上应用商店的消息,有趣的是这篇报道的措辞:使用了大陆而不是内地中国。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消息是在援引美国科技新闻网站Information的报道,但惯例中需要将相关关键字做以处理,而这则报道中并没有这样做,且在最后加入了对于此举,你怎么看这句话,具有较为明显的引导并收集舆论的意图,大陆一词的使用在暗示全球化视角,一定程度上淡化了谷歌回归必然是阉割版的舆论思路。

微妙的关键字使用是在营造一种语境。本网在《中产心理和底层心理》一文中简要论述了有关情境对人类行为和思维路径的左右,情境分为两部分:周边环境和心理环境,前者也包括语境。举个简单的例子,对于央视、新华社等新闻机构,如果我使用党喉官媒来称呼它们,与我使用中国主流媒体,给读者留下的印象是不会一致的,不论我在相关文字中如何表述观点,读者都会给我预设一个立场(准确说是给自己预设一个思维模式)以此来理解我的文字,理由就源自于我的措辞。

曾经大陆新闻网站上流传着一组被定义为大妈讹老外的新闻图片,一度成为舆论热点。图中显示,一位倒地的中年女性拉着一位骑摩托车的外国青年。因为那之前,大陆媒体报道过很多老人当街摔倒后讹诈扶住者的消息,在读者印象里已形成了一些常识性的概念:讹诈、碰瓷、大妈。于是那组图片的出现加之特定的措辞解说,轻易便将舆论主线引向了谴责被撞倒的中年女性。

但次日中午,情况出现了逆转,调查显示,这位骑摩托车的外籍男子没有驾照,确实撞倒了那位中年女性,且后者并非舆论中抨击的职业碰瓷者,而是有正当职业和退休金。拍摄这组照片的人是一位通讯社的签约摄影师,他当时并没有看到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没有做相关调查,只见到中年女性倒地便依照经验判断为碰瓷事件,并配以高度主观意识的措辞:大妈躺在人行道上死活不起来夸张的表演”……等等。或许这位摄影师并非有意而为,但这则消息恰好吻合了传媒研究中一个叫说辞的概念。

说辞是指:传播者为了操纵公众认识,防止出现计划、概念、信仰或产品的冲突性描述而有意预设好的短语,包括政治营销中的流行语。是官媒这类断言式媒体最擅长使用的技术。大妈小伙二代这类口头语式词条的使用被解释为亲和力群众路线,但没有被注意到的是,在某种特殊语境中其所隐含的微妙的感情色彩,很容易引发信息接收者头脑中的基模和刻板印象,将它们与不相干的经验和情绪挂钩,导致误读误判。 

信息发布者对说辞的操纵

做为谨慎的信息消费者需要注意一些能够说明问题的信息被调试过的痕迹,其中之一就是用词的新颖和反常规。现代说辞的一个特点是措词与众不同或令人印象深刻,其目的在于操控受众的认识和思维路径。

代名词是其中之一。比如经济领域,随着经济下滑的持续,无担保贷款可以中性的被描述为次级抵押贷款,也可以措词强烈的将其描述为不良资产,如何使用取决于发布者对受众群体情绪的不同期待。这些语言的一个明显特征是经常会不断的重复,以此在整体上呈现出一种带有主观立场的语境。

无论发布者是否匿名,信息源的动机都是隐藏的,至少不是那么显而易见。受众可以对一些渠道预设属性,比如官媒、党管下的媒体,如果他们变身为新媒体,或者选取影响力大的个人来爆料,渠道定义便会被模糊化,所以单凭信源下判断是不会完全准确的,说辞的引导能力不容忽视。

陈述次序也有暗示的效应

甚至不需要说辞的修饰,仅仅调整陈述次序也能对受众形成暗示。同一串语言符号能对应无限种能指,如果希望其中某些能指被感知的比重小一些,通过调整这串符号的内部顺序即可达成目的。

举个例子,比如我使用同一串形容词来描绘我自己对A这个人的印象,分为两种排列组合形式:、嫉妒心、掌控欲、猜忌、自恋、积极、热情、兴趣广泛;2、兴趣广泛、热情、积极、自恋、猜忌、掌控欲、嫉妒心。这样放在一起看或许感觉不会那么明显,假设每一位被试只能看到其中一种描述方式,那将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看到第一组顺序的人会认为我对A带有敌意,是坏的印象,看到第二组顺序的人会淡化这种观点,更倾向于相信我对A的印象尚可或者印象还不错。这就是在不知不觉中达成的舆论引导。 

再假如,被试中有了解我的人,知道我一向亲和,那么这种更换顺序的表达方式对理解所形成的影响就会降低,低于被试对我个人的印象,这种对信息源预设的印象被做为经验使用了。这与我本人是否真的很亲和还是很刻薄,没有关系,完全取决于对方对我的认识。换个说法就是,如果我能取得对方的信任,暗示的效果就更易如期呈现。

所以我们经常要强调对极端经验主义的反对,它会妨碍正常的思考。上述例子中,如果我是恶意的,便可以利用那些具有普遍性的经验来伪装心理操控的目的。经验并非没有价值,否则就不需要去总结整理了,但不要忘记,经验的运用是需要结合情境语境的,习惯于经验至上是很多误判的根源,错不在经验本身。美国电影《特务风云》中爱德华对那位真正的上校的误判就是很典型的经验主义干扰,我爸拉大提琴,我拉小提琴,当他第二次听到这段话时,经验告诉他:第一次表述的人是才真的。直到那位真上校吃下迷幻药后依旧在说同样的话,并跳楼自杀,爱德华才明白自己错了。

很多读者看过我对理论的分析后,表示让我写写有关运用方法的问题,以便令理论具有直接的指导价值,其实我希望运用能在实践中更为灵活地体现,而不是将理论经验化,那将减弱思考和举一反三的能力。

谨防长期不良情境影响下的行为形成习惯

走在偏远山区的羊肠小道上,人们或许会随地吐痰、大声说笑,如果将环境换成纽约市中心的希尔顿大酒店门前,更多人会很表现得很绅士;与亲密的哥们儿聊天经常带有口头语国骂的人,如果对方换成领导、长辈或身份显耀的名人,礼貌谦逊很可能自动形成……许多观察者都习惯于用人格来解释行为,那有可能是一种基本归因错误,因为它完全忽视了社会情境对人们行为的影响。

我们经常看到,同一属性上的社会群体对信息的理解出现某种程度上的一致性,比如大陆媒体群,在立场和思维深度方面,不论是公开表达还是私下吐槽都有别于独立时评人和普通网民。应该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来自于个体对自身身份的认定,另方面则是长期处于被审查情境下行为和思路养成的习惯。

圈子也是一样。我本人涉及许多各种各样的圈子,当热点公众事件出现时,不同圈子生成的舆论倾向和透露出的立场、甚至观察角度都大有不同,且内部高度一致,不论内部主体观点是正是误,即便有纠纷也会快速抵消掉那些对主体的质疑。如果个体身处错误理念的舆论环境,并希望自身持续融入这样的群体,做为行为的表达将可能从最初的被动认同逐渐变为主动认同,思考被削弱。不要以为自己选对了阵营就可以安心追随,没有永远正确绝对正确的群体,我们强调思考的独立性,就是为避免来自于任何一种环境的影响,为自身保持自由的思考情境、反思和开创能力。 

GFW将中文网民群体切割成两部分,不翻墙的网民长期处于被审查监控的环境下,即便自身有足够的认知,也不便透彻直白的表达,慢慢会培养出一种虚假的理性中立(起初出于自保需求,后逐渐形成思维习惯),即便偶尔翻墙,也会感觉墙外舆论过于偏激。墙内环境将改良立场和理中客赋予大V精英的身份,令其带动出的舆论环境不至于对政权稳固形成威胁,如果大众中精英崇拜意识普遍存在,对政权合法性的追问便会被抵消大半。当局架设GFW和统战大V,正是为营造并纯粹化这种舆论环境的目的,短期内或显效不高,长此以往危害不小,为免于被错误的语境所影响、保持思考能力,对翻墙(投身自由的舆论情境)的呼吁是持续必要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