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数字时代:这盛世,经过重新定向,终于如你所愿

中国数字时代:这盛世,经过重新定向,终于如你所愿

知乎问题页“”这盛世,如你所愿“为何很快从褒义词转变为讽刺用语?”,最近突然被重新定向到充斥着正能量答主的“中国现在有哪些值得骄傲的方面?”问答页面。

知乎对“问题重新定向”功能的官方描述是“为了减少重复问题带来的困扰”。然而,这个规则很显然在上述情况下并不适用。

该操作的发生时间,应在中国北京时间10月11日上午7点20至当日下午5点之间。正值大量中国网民对北朝鲜阅兵揶揄嘲讽之时。

上述时间段是根据谷歌缓存页面信息,与数字时代编辑发现该页重新定向的时间比较后得出。

盛世2 (1)

(谷歌对该页面的最后缓存时间为北京时间10月11日上午7点20 [10月10日23:20 GMT])

以下为“”这盛世,如你所愿“为何很快从褒义词转变为讽刺用语?”原始问题页中排名最靠前的20个答案:

陈子涵:

我要是对姚明说:“高,真是高。”

姚明肯定不会觉得我在讽刺他。

我要是对郭敬明说:“高,真是高。”

我就不知道他会不会问候我全家了。

所以说吧,有时候一句话是是褒赞还是讽刺,关键还得看对谁说。你说是不是?

嗯,这盛世,如你所愿!

你觉得呢?

唐缺:

讽刺的力量来源于反差。

刘杨元琛:

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姚泽云:

因此我们在目前,还可以亲见各式各样的筵宴,有烧烤,有翅席,有便饭,有西餐。但茅檐下也有淡饭,路傍也有残羹,野上也有饿莩;有吃烧烤的身价不资的阔人,也有饿得垂死的每斤八文的孩子⒆(见《现代评论》二十一期)。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不知道而赞颂者是可恕的,否则,此辈当得永远的诅咒!——鲁迅《灯下漫笔》

刘老六:

你垄断所有权利,自当承受所有非议。

尹慌:

我来彻彻底底的不理智一下。

我一向是信奉言论自由的,初中男孩写作业的自拍转发几百万都不会让我觉得有什么问题。人再怎么喜欢跟风站队只要没人逼他们那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我看不顺眼也轮不到我来说话。

但是阅兵那天我看着满屏的感动流泪盛世看的生生快吐出来了。

包括现在打字的时候我都能回忆起那种反胃感。

北京离天津坐城际也就三十分钟的路,滨海那边在阅兵的时候当然还是不放人进去。灾民们很多连住处都没有,晃荡到现在给的说法也都是催逼签不透明的协议。

然后你们告诉我这叫盛世。

我实在不明白这帮人是怎么误会自己姓赵的。

现在天津到底怎么解决的,相关责任人怎么处理的,还有多少这样的隐患危化物仓库,搜搜网页能搜出多少个404来?

这满眼盛世在我看来全是“WHO CARES”。

知乎的精英主义者们千万别以为你们代表了主流。这国家的人分好几层,网络上在骂不发爱国微博的傻逼和知乎嘲讽盛世的人群中间还有一大堆看哭了循环几十遍高呼国泰民安的普通人,有很多是我平时聊的很来,自觉三观近似的朋友。

他们是真心感到自豪,为自己生在这国家而骄傲。尽管随便一场人祸就可以毁了他们之中很多人全家的半生努力。

但是这丧钟没响在他们头上,他们就还能唱起赞歌来。

这句话在我眼里一开始就是讽刺用语。因为我是天津人,因为我记性不差。

回应一些观点。

首先,一点三倍回购似乎确认了,算是一个解决。然而即使在这政策全部落实的基础上,我也不能认为这价格非常的合理。

因为这仓库是违规批准的。

叫我看大局看发展看趋势看历史来承认这是个盛世的,我没法说服你们,你们点完反对没有帮助就行了,别来评论了。

我已经说过我相信人们有权力发表任何观点,我也相信那天的刷屏大多是人们出自真心,但是——让我反胃也是事实。

我说服不了你们,然而你们也治不好我的胃。

赵皓阳:

老舍先生有句名言,我爱这大清国,可是谁爱我呢?

550x275x52c49dc587f9544aafa1435c357dbee1_r.jpg_pagespeed_ic_hvq0qzZyUV

500x389x31b99c63f3c934404d296c4b5d96ae16_b.jpg_pagespeed_ic_zWXEcQSKcH

国庆时夜游长安街,在路边的公共厕所里躺着几个环卫工人,薄薄的地铺,挤在狭窄的过道里。他们说睡这里是因为第二天凌晨四点左右就要打扫长安街,毕竟升旗仪式很早,没有任何交通工具能支持住在郊区的他们,只好睡在公厕。红墙里权贵们依旧灯红酒绿夜夜笙歌,红墙外环卫工人们要在充满刺激性气味的公共厕所过夜。也不知这盛世,究竟如谁所愿?

杨靖儒:

写给回答里的几个精赵:

国家仅仅是个国民谋求幸福的工具而已。那种把国家无无限神话化的“拜国家教”,往往不过是统治家族、利益集团、阶级自我神话、稳固权力的遮羞布而已,根本上颠倒了国家和社会的关系。

———————————————————

因为语言的贫乏,当民主独裁等社会关系词语沦为“不适公开谈论的政治内容”,自然会有人借用敌人的词语来还击。

重新定义词语只是阉割语言的一种方式,另一种方式则直接取消某些词汇的存在。《1984》里,大洋国发明了一种新的语言,叫做“新话”。赛麦是大洋国的字典编辑,他兴奋地告诉主角温斯顿,新话是世界上唯一词汇量在逐年缩小的语言。“你难道不明白,新话的全部目的就是要缩小思想的范围?最后我们要使得大家在实际上不可能犯任何思想罪,因为将来不可能有任何语言来表达这些思想。”

让反动思想不可能找到词语来表达,这可真是一个控制思想的绝招,几乎相当于想吃椰子就是找不到砍刀,想烧水就是找不到容器。你想说“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有锁链”?对不起,世上并没有“锁链”这个字眼。“失去的只有枷锁”?对不起,世上也没有“枷锁”这个词。镣铐?查无此词。绳索?查无此词。紧箍咒?这是什么东西?……好吧,让你闹革命,无产阶级失去的全都是面包。

当然,不断增加敏感词的代价就是语言变得越来越贫乏。极端的例子就是文革大字报体,全都是“打倒”、“万岁”、“毒草”、“怒火”这样干瘪的词汇,汉语从从一个水美草丰的田野变成不毛之地。郭沫若给江青写道:“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你奋不顾身地在文化战线上陷阵冲锋……”,甚至老舍也写过“万岁万岁万万岁”。即使是极权的反抗者,也找不到自己的语言——他只能借用当权者的语言。遇罗克的《出身论》说的是人人平等的道理,字里行间却充满“捍卫毛主席路线”这样的字眼。杨曦光的《中国向何处去》主张直接民主,但文中处处是“夺取无产阶级革命胜利”之类的八股。他们想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但是他们能找到的“米”只是最狰狞的词句。

刘瑜老师言犹在耳

李室长:

这盛世,如你所愿

332x220x3c137eff441055caedf99931885dd4b8_b.jpg_pagespeed_ic_PW9zvvw1Ip

Christian-Stark:

感谢邀请。

真的丑的人哪怕浓妆艳抹花枝招展;

别人夸它漂亮分两种情况,

1、虽然是假的,但是听着开心。

2、太特么假了,自己都被恶心了。

但是不管如何,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刘邦:

当今中国社会是一个可以把褒义词或者中性词变成贬义词的神奇社会。说盛世的也是你赵,说阵痛的也是你赵,说新常态的还是你赵,你赵长期善于宣传,没有任何原则立场,主子需要什么,就把什么拿来用,也不管内容是怎么样的,最后搞的一地鸡毛,休怪有些公民嘲笑。

噗好碎碎:

这盛世,如你所愿

320x432xb0480b6de7b7fa88c55314a136f6df0d_b.jpg_pagespeed_ic_Jwiy6_Y1sj

楚轩:

皇军说过:老子吃你几个瓜还要给钱?

后来盛世来了,鬼子走了,但吃瓜的还是不给钱!

刘思源:

合并一下:这盛世,如你国所愿。

评论区很多典型你国人逻辑啊。。比如一个人说:“我是华东人,我以华东为荣。不爱华东就不配当华东人。”大家都会觉得这是个神经病。但是范围一旦从华东扩大到全中国,好多人就想不明白了。。“不配为中国人”的说法也很傻,因为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国籍是通过出生获得的,又不是参加资格考试考取的。对这部分人来说,不存在“个人不配国籍”的问题。。“给国家丢脸”这件事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的,从法理上来说,只有国家元首“既是国家的代表,又是国家的象征”。普通人说自己给国家丢脸,是僭越。

钟瑜:

以前看阅兵,总是自豪的想:啊!我们太强大了!!

现在看阅兵,总是忍不住想:哎!他们太强大了!!

若我们大多人,都只是这盛世的注脚和背景

那感叹这属于少数人的盛世,不就像猪羊在称赞饭店的辉煌吗?

米修赵:

本就是粉饰太平,还粉饰得如此矫情。具备成为反讽的绝佳潜质。

因,建立在虚假之上的,必然虚假。

孙颂恩:

这盛世,妙就妙在

每一句普普通通的话,都能听出讽刺的音来

Dylan Lee:

我第一次看到觉得是中二气息十足的网络穿越小说流行语吧。

佘炤灼:

当一个敬语或褒义词,广泛的被应用到不配使用敬语和褒义词(至少是有人这么觉得)的人事物时。

事物本身的污秽会反过来污染词汇。

13eyes:

卸腰

“你国”跟“这盛世如你所愿”的表达的情绪是基本一致的,即表达一种疏离感,其实从传播效果来看“这盛世如你所愿”其实是比“你国”差的,毕竟“你国”只有两个字,而且“这盛世如你所愿”的讽刺效果得结合越冰的热度来看,过一两个月估计就没什么人用了,唯一一点优势在于“这盛世如你所愿”的刺激性更低一点,愿意用的人更多一点,但总的来说“你国”一词才是常青树。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