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知道经济不行了?

你怎么知道经济不行了?

都在说经济不行,但假如遇到个抬扛的问你“你怎么知道经济不行了”,你还真搞不定他,因为你的依据一定是局部甚至个人感受,而你看到的宏观数据有太多是化妆过的,总在试图证明相反的趋势。

你当然可以根据身边的情况来决定自己的经济行为,因为它才是真实可靠的,但宏观的经济到底如何也总是需要了解准确些,不是为了跟人抬“唱衰中国”的杠,而是稍长远一点的个人经济决策需要这种判断。

这令我想起一个问题:在中国当前纷乱而矛盾的信息中,要想确切地判断宏观经济形势,还真要点去伪存真的信息辨别能力。

经济学家是最容易被自身利益干扰的专业群体。比如林毅夫近日不仅以2014年中国人均GDP比2013年增长12%为据,预言五年后中国就能跻身高收入国家,还断言推行私有化、市场化的西方主流经济理论一败涂地,某国务院参事更顺势重申“现在正处于大国兴衰更替的历史周期”。财经新闻在中国历来腰身柔软,外汇兑换一受限,立刻出现巴菲特和野村证券等“权威”声音,一个说中国资产值得长期持有,一个说中国资本外流不严重。
靠谱的经济学家倒是有,但越专业的一方面专业术语不好懂,另一方面越倾向于模糊而审慎地预测趋势,而且经济学是没有“准信”一说的。
中国政府近来为宏观经济好看所采取的手段(比如阻碍购汇)很多是别的市场经济国家闻所未闻的,因而掩盖症状,推迟发作的能力出神入化,很多简单的趋势判断遭遇短期置疑。
中国除了政府层面(包括地方政府)一些富于中国特色、基于政府利益本位的经济指标发布,新指标一直受到排斥,而中国的行业协会等信息来源基本为官方控制,根本没有发布客观行业经济数据的惯例。外界也长期置疑中国经济数据的准确性。因此,民间往往只能以局部非正式消息(比如某下游企业的客户群覆盖了上游某行业几大巨头,交通、能源企业业务量对制造业景气的反馈,金融企业对社会经济资金状况的反映)来判断宏观经济走势。

下面是我整理的近日宏观经济一些数据、事实和相对被忽视的现象,你或许听说过了,但将其中最可信、最为说明问题的事实放在一起,相信有助于你对形势的严重程度坚定自己的判断,从而避免因反复和犹豫带来的损失。

受2009年政策大刺激和短暂经济效益鼓舞,企业在2010、2011年前后投资过大过猛,房地产投资2010年暴增33%,制造业投资2011年异常增加32%,消费2010年因通胀增19%,都带动相关投资,还出现跨行业投资、盲目投资。投资扩张很多依靠举借杠杆,高负债率很多是那时形成,2010、2011年兴起的民间高利贷也是那时的产物。结果是,2010年中国经济进入下行通道,当年经济增长率10.6%,2011年9.5%,2012、13两年7.7%,2014年7.3%,2015年外界普遍感觉保住7%非常困难。
国家对经济下行的干预最典型的莫过于汇率。都以为人民币会快速贬值,17日人民币兑美元却升至逾一周新高,尽管这有美联储不加息的因素,但保证领导人访美前汇率稳定,不得不服。当然,中国商业银行7月代客结售汇逆差1743亿人民币,8月猛增到逆差8070亿元,创2010年有记录来最大,银行自身结售汇从逆差912亿变为顺差5326亿,算下来整体逆差2745亿。翻译过来就是,这说明国人换美元非常踊跃,而国家外汇储备在减少。唯一有变的就是因为这种暂时的挺住,央行掏美元出来提供流动性的压力稍缓,但人民币要扭转趋势的机率也极低。
这一管制直接使曾经被中国人推向疯狂的悉尼和墨尔本等澳州房产在8月有70%-80%的交易受影响,但即使如此,中国人2013~2014年购买了约99亿美元的澳州房产,占澳州房产海外买家15%,2020年可能升至20%,可见财富出逃的浪潮。
同时,由于写字楼、店铺租金及人工费上涨, 1~8月日本实际对华直接投资额同比减少28.8%,降幅比1~7月的24.2%扩大,同期美国对华投资额同比减少19.6%,东盟减少5.2%,只有欧盟增加14.4%。因此官方称不存在大规模资本跨境流动,被人称为“那是因为只出不进”。
发改委承认:“中国去年整体投资规模已达51万亿的天文数字”。然而投资占GDP的比重达到疯狂的80%,GDP增速仍节节放缓,可想实体、出口与消费的情况。
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原副主任贺铿指出:中国在1998年应对亚洲金融危机时实行积极财政政策已18年,严重扭曲了GDP中最终消费和资本形成的比例。1997年中国最终消费率62.9%,与世界平均水平65%接近。2010年降至45.5%,比世界平均水平低了19.5%个百分点,内需还能足吗?
同时,在贸易商品全球定价背景下,目前国内国际价格完全联动,国内各方面成本抬升,进口价格击破国内成本线,让国内企业毫无利润可言。
出口下滑加上消费疲软,结果是7月中国电子工业营收几乎全线下跌,这是行业由盛转衰的强烈信号,下半年下降10%~20%并非不可能;空调业上半年实际零售额下降27%;快消品行业上半年出现不同程度业绩下滑,其中食品饮料稍稳,但凉茶市场仍整体预计下滑20%,因居民收入大减,财富被房地产绑架,日化用品有的巨头首次连续五个月出现十个点以上的下滑;纺织业倒闭潮不断,服装业一方面内需断崖式下跌,一方面大量国外订单流向东南亚;制鞋业外资基本跑光,内资鞋厂成片倒闭,珠三角、温州和晋江都一样;建陶卫浴倒闭潮汹涌,大中型石材企业上半年销量下降30-50%,可能陷入十到二十年的低潮;家具行业巨头纷纷破产,小厂如秋风落叶;汽车销售7月销量同比下跌7.1%,乘用车跌6.6%,中级车下滑严重。
7月铁路货运量暴跌10.9%,厦门港开往欧洲基本港集装箱货轮降低大约3成,发电量大跌2.8%。8月财新制造业PMI初值47.1,创2009年3月来最低,连续第6个月低于50.0的荣枯临界值。众多实体企业抛弃经济转暖幻想,开始大量裁员减少成本。上半年,联想、惠普、三星、HTC等知名企业已启动裁员计划,接下来钢铁、机械、电子、家电、家具、建陶、卫浴、地板、五金等与房地产紧密关联的行业很可能激烈裁员,汽车、造纸、食品饮料、包装印刷、日用化工甚至互联网行业都可能不同程度裁员。
各大国有商业银行年中交出了最难看的业绩已众所周知,而政府财政支出继续保持同比25.9%的高增长,连续两个月增速超20%,但同时财政收入增速却从前月的12.5%大幅滑落至6.2%。主体税种遭遇次贷危机以来最严重下滑,以土地出让为主体的政府性基金收入一直下滑,1~8月土地出让金累计同比-38.4%。如果说还想维持所谓积极财政,但目前预算收入增速5.2%(全年目标7.3%),预算支出增速14.8%(全年目标10.6%),收支矛盾愈益突出。

在这种情况下,要将国企做大做强的改革方案,对经济的帮助在哪里?恐怕和所谓国家意志打败股市汇市空头的说法一脉相承。实际上,有人评价,这个国企改革除了通过合并变相裁员,以淡马锡模式将国企进一步证券化,必将只能依靠全民负债。在前日批判李嘉诚的一批文章中,有的一面声称李的撤离对中国影响微乎其微,对香港经济不起决定性作用,其实不过是将李的资产与中国总资产相比,同时他们又指责李“严重影响大陆信心,造成悲观情绪蔓延”。

如何鼓舞信心,有的财经APP用所谓大数据告诉你:5100点以上买的股票也有解套之时。因为纵观上证综指的23年,10个所谓的历史大顶部,在中国不到30年的资本市场中,“不逃即死”的说法均被证伪,在这些所谓的顶部买入股票并持有不动,在后续的短短20年当中,均出现了多次大概率的解套机会。20年,一个普通人奋斗到有一定资产用来投资,想为全家争取一个好日子,这个周期能有几个20年?

除了从垄断国企多抽点钱,政府又开始寄望吸引社会资本。可是在具体措施上,打击地下钱庄与外汇市场的波动前后脚,却声称其起因是7月中国首次由公安部出面调查股市恶意做空时才发现线索。可是清理又发现这些跨境转移资产的主体中不乏腐败分子和国企高管,但如果要运用反洗钱机制防治腐败,显然又与财产申报这个死结纠缠。在此前提下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对吸引社会资本又有多少诚意?

对很多人视为中国经济唯一亮点的互联网科技初创公司,但一方面股市大幅回调已影响了初创企业的估值和退出策略,很多人担心产能过剩将蔓延至这一领域。一个O2O上门服务,多少亿的资本在血战?另一方面有人提醒政府在初创领域的势力过大有风险。截至2014年底中国科技企业孵化器超过1,600家,在孵企业8万余家,就业人数175万,国家高新区11家,园区注册企业超过50万家,这些官办模式下资金利用效率和经济效益到底有多高?即使社会资本投资的领域好些,但对整体经济而言,某以在全球力挺中国模式闻名的投资家也提醒:互联网能增加社会信息流通和优化资源分配,但在提高社会生产率和促进就业方面的效果还远没定论。整个硅谷的技术员工不会超过百万,喂不饱上海的一个浦东新区,更撑不起中国的整体就业增长。快递小哥是成百万,可传统店面小妹不是在失业吗?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