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新作:对政治运动的反思不应止于平反

茅于轼新作:对政治运动的反思不应止于平反

毛泽东时代的共产党整了无数的人。从党内最高领导刘少奇到几十万知识分子为主的右派,再到所谓的“地富反坏右”的各种“阶级敌人”绝大部分都是无辜的。整人是毛泽东好斗思想的产物。他的堪称典型的一句话是“不斗行吗?”,显露出他的好斗本性。他动员各级干部寻找阶级敌人,不惜用假证据冤枉好人。到后来整人的人也被别人整了。

国家因为这个独裁者的错误思想付出惨重的代价,许多人因此家破人亡,摧毁了近亿人的正常生活。内斗造成的结果是“全社会痛苦总量的极大化”。毛泽东是专门为他人制造痛苦的独裁者,而他自己从中得到快乐。

毛泽东死后幸亏有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一纸平反通知使那些被冤枉了的人不再受歧视,受迫害。“五类分子”(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和右派,编者注)的子弟也能考大学,被削减了的工资也恢复原状,全社会开始有了生气,国家慢慢走上正轨。

但是由于整人造成的悲惨事例数不尽数,哪是轻轻一纸平反通知所能解决的。被整死去的人不能复活,但是留下的一大堆悲惨后果多少是可以弥补,以减轻活着的人的痛苦。所以许多受害人要求补发工资,讨回被没收的资产,恢复名誉,树立受害的纪念碑等。这些要求并不过分,按理应该得到满足。但是事实上只有极少数例子能够得到合理解决。许多还在申诉之中,更多的时过境迁,已经放弃了追诉的权利。

而且现在的当权者早已不是当时施虐者,揪住他们不放也没有多少理由。况且即使国家认同赔偿方案,半个世纪以前的事实,由于许多当事人亡故,已经搞不太清楚,如何赔偿也难依照事实来认定。这件重大的历史事件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但是还有一些幸存者,写了不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像《往事微痕》(铁流主编,内容为当事人在反右﹑文革等运动中亲历、亲见的事件,编者注)这一类的非正常出版物,留下这一段经历的真实写照。这成为中华民族历史中的珍贵档案素材。

这一段制造全社会痛苦极大化的历史,绝不是一纸平反通知所能抹平的。现在五十岁以下的一代人,基本上对这一段的历史顶多只有一个模糊的认识。老的整人制度虽然已经过去,但是事情的是与非至今还是含糊的。对历史的这种态度,对错误的不敢彻底面对,也是当今全社会是非观混乱,国家目标的摇摆不定的主要原因。

更为重要的是,过去当权者能把你打成右派或反革命,今日平反了事,以后还可能再把你打成反革命。大权在握,百姓有什么安全感?究竟我们应该从中汲取什么教训,对此必须作出深刻的反省。这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是一个不可回避的基本问题。

是不是受害人获得平反事情就算过去了?我认为不是。对这段历史应该作出的教训不是平反,而是彻底否定当权者能够把老百姓打成阶级敌人的这种独裁权力,当然他们也没有为人平反的权力。当初响应号召昧着良心整人的人应该认罪。

现在的问题不是平反,而是要让当权者没有肆无忌惮整人的权力。现在大规模整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个别以颠覆国家罪,聚众滋事罪等无中生有的名堂,把人打入监狱的事端还发生着。不彻底取消独裁整人的权力,百姓仍然没有安全感,仍然心怀恐惧,仍然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

中国百姓受了几千年奴性教育,从来没想过还可以当国家的主人。过去受了冤屈,现在领导给平反,已经是皇恩浩荡,感激不尽,哪里想得到百姓有权改变政府这种整人的权力。过去的政权不是“为人民服务”的,是尽全力整人以维持其统治的。现在我们要的是把它改变为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权力,从一个管制型的政权改变为服务性的政权。这一点当今的掌权者也基本上认可这个方向。

但是事情的变化还不尽如人意,整人的余威还在。要彻底解决百姓政治上安全的问题,首先要把废除整人和平反的权力,把百姓真正放在国家主人的地位来看待。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