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别想用政治方式保护财富

郑永年:别想用政治方式保护财富

   从历史至今,中国的财富拥有者都不是独立阶层,当他们一感到不安全,又抱不到“大腿”或者“大腿”过于昂贵是,就跑掉了。中国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没有保护财富的机制,社会也远没有公平。这叫企业家怎么放心?知识精英和财富精英是中国社会最有能力发出“声音”的两个群体,一旦这两个群体先后选择“退出”,改革必然缺乏动力。
   近年来,大量的企业家和财富向外移出这个问题在中国越来越凸现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在这样一个时刻选择离开呢?我在《中国改革三步走》一书中有过关于此问题的解读,现在我拿出自己的分析结果与各位分享。
   历史上,移民的多数是社会底层,是贫穷得生活不下去的社会群体。但这一波移民的主体则是上产、中产阶级。中国的中产阶层规模本来就不大,随着中产群体选择“退出”,中国社会的底层群体必然扩大。
   我观察到的正在投资移民的群体,大多数是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发展的产物。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是这批投资移民发展最好的时候。现在大陆资本剩余,财富以投资方式走出去本是正常的。但问题是中国财富的流失远远超过了正常水平,而且连人都走出去了,这个移民规模从世界经济史上看,也超过了正常现象。
   实际上,中国现行税收制度还是有利于富人的。这些投资移民跑到国外以后,生存环境并不好,不仅面临高额税负,而且看不出其资产有什么发展和扩大,更多的是纯粹消费。那么就更要思考一个问题:既然不能像在中国国内赚钱那么多,为什么还要走?
   第一,国有企业扩张太多太快,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这些企业大量挤占了民营企业的空间。连浙江这种民营经济浓厚的省份,现在都有很多企业开始抱国企的“大腿“了。企业家本应是经济发展的主体。但中国的国有企业实际上属于国家的代理人,国有企业的扩张实是财富转移机制的扩张,很容易把民营企业财富转移过来。
   第二,近年一个明显的特点是,需要钱的民营企业贷不到钱,信贷紧缩日下,国有控制的银行把贷款机会留给了大型企业,不给小民企。而且有钱的民营企业,找不到投资空间,前几年可投资房地产和矿产资源,现在进不去了。
   第三,刚好外国正在打中国企业家这帮人的主意。金融危机后,美国、澳大利亚等需要资金和经济人才的注入。现在一些国家提高了投资移民门槛,说明中国的移民太多了,提高门槛以便让更优质的中国人进来,这相当于大陆地方政府提高招商引资门槛,一些高消耗高污染的企业不要了,道理是一样的。
   第四,《物权法》虽然有了,但法治理念非常差,政治权利还是老大。财富一旦被地方官员盯上,再多的财富也是物理抵抗的。
   但权威机构所统计出的一堆原因往往是:子女教育、保护财富、养老、税费负担等等。事实上,这些理由下面都是有更深刻的根源的。中产阶级作出“退出“的选择,实际上说明了这个群体对有关现存制度体系正在失去信任。
   现在我们都在谈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我们要开始转型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但具体内容围绕的都是结构转型、产业升级、自主创新,而忽视了支撑可持续发展的最重要群体是企业家们。马克思在分析经济时认为资本是关键。经济发展早期阶段,资本是重要的,但之后企业家的责任和作用越来越重要。任何一个国家,支撑经济发展的是企业家。
   熊彼特的“创新毁灭”理论发现,企业家们远不是消费者欲望或需求的被动执行者,而是创新者,是企业家领导了消费,领导了整个经济发展,企业家创新是经济变迁的动力。如今,先行创造财富的群体出去,会造成负面效果。他带来了一种不安全信息,很容易传导到攒了点钱和正在攒钱的人们心里,从而打击他们继续踏实攒钱的积极性,使整个社会的财富创造力枯竭。
   政府一直在强调加大改革的力度,也没有人否认执政者的改革决心,但现实是改革的进度不大。道理很简单,如果人们选择“退出”,那么结果就是“声音”的消失,而“声音”消失的结果,中国的内部改革就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和其他社会一样,知识和财富是中国最有能力发出“声音”的两个群体,一旦这两个群体先后选择“退出”,改革必然缺乏动力。
   那么,我们该如何建立一个保护财富的有效机制呢?
   要用法律的方式来解决收入分配改革,不要老是用政治的方式。从欧洲国家的经验来看,他们保护财富的方式很多,除了产权保护外,还通过法律程序来不断促进社会公平。只要革命消除了,不担心革命了,财富阶层就不会跑掉。
   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提出了依法治国,但最近很多年来没有多少人讲法治。如今,中国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然而没有保护财富的机制,社会也远没有公平。
   政治方式是保护不了中国人的财富的。给地方官员送钱,抱国企“大腿”,这都是政治保护方式,不是合法合理的状态。用法律去解决社会问题非常重要。
   现在引起财富拥有者与社会民众双方不安的一个很大因素是财富原罪问题。很多企业家的第一桶金的确存在原罪问题,但你追究来追究去,是没法追究出来的。沿着这个思路下去,结果是各方都输。但如果换一个方式,充分发挥企业家和富豪的慈善公益行为,用后来的善纠正原初的恶。这会是一个双赢。
   美国早期经济发展也有很多原罪问题,美国政府就是通过法律税收制度来鼓励发财的人做慈善,鼓励他们合法化。美国好的大学差不多就是那个年代的富豪捐赠私立的。
   在欧美国家里,企业家是国家的主体。他们的民主是企业家的民主,商人阶级的民主。
   欧洲在历史上是怎么发展起来的?欧洲近代民主的产生就是起源于商人阶级要求分享贵族的权利。西方教科书里都写明了一条道理:没有资产阶级就没有民主。而相应的整个法律体系是保护这个群体的利益。利益首先保护好了,企业壮大了,经济发展了,企业家就慢慢拿钱出来,为社会主义造就了物质基础。欧洲经验表示,创造财富,要先尊敬财富。
   中国没有独立的企业家群体。历史上财富群体也没有真正的条件成为一个独立阶层,而是依附于权利之上,他是依附体。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权利,它只能依靠别人来得到发展。这种格局下,一些企业家和财富,一感到不安全,又抱不到大腿,或者抱大腿的成本太高,就跑掉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