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共青团的危急时刻

章文:共青团的危急时刻

近两年来,共青团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一落千丈,其招募的“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令人大跌眼镜:骂批评政府的人,骂和自己观点不一致的人,甚至像疯狗一样骂一切自己看不顺眼的人……

共青团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锐意进取的共青团了。当许多人哀叹它的堕落之快时,其实并没有想到这个组织被撤销的问题。如今,这个问题摆到了台面,且是由中共总书记摆上去的。

10月9日,《人民日报》在第7版理论版刊发署名为共青团中央书记处的文章,题为《积极稳妥地深化共青团改革——深入学习习近 平同志在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文章对共青团发出了严厉警告: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共青团如果不积极应对、不改革创新,就不仅是跟不上、不适应的问题,而且可能失去组织存在的价值。”

说句实在话,我丝毫不看好共青团的改革,不是说它有没有决心的问题,而是变化的时代已经不需要这样一个官派组织了。

肩负“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重任”的共青团,自从1922年5月成立以来,就一直充当着中国共产党的助手和后备军。中共领导人很多都是来自共青团,例如胡耀邦、胡锦涛以及如今的李克强。胡耀邦时代的共青团,那股朝气蓬勃劲至今还被人怀念。

然而90多年的时光淘洗,使得共青团如同夺取政权之后的中共一样,逐步失去当初革命时代的理想和信念,走向“官僚化、空壳化”。共青团的名声也日益发臭,所谓“团派”成了年轻官僚的代名词:坐在机关里,高谈阔论,纸上谈兵,缺乏实干精神和能力。

最近两年,更是感觉共青团陷入了混乱和迷茫。固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党内政治斗争的影响,但共青团在新时代下的自身定位不清晰则是关键。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共青团的确起到了联络、组织青年的实际作用。但如今青年们需要的是自组织,而不是官派组织。说句客观话,在组织青年方面,微信群远远强过共青团。

当今的青年,大多对政治冷感,而追逐物质。共青团那种大而空的口号,岂能吸引这些年轻人?共产主义早就成为让人笑话的古董,共产主义的接班人更是荒唐得不能再荒唐了。但是共青团除了喊这些口号外,又能做什么呢?

推出周带鱼做新时代的青年楷模,是共青团的最大败笔。谎话连篇的“带鱼”已经臭遍全世界了,唯独共青团觉得香,还让他当选为共青团中央青少年新媒体协会常务理事,并组织他去各地巡讲。

从大学里招募“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是共青团近年做的另一件大事,结果也非常不好:很多文明志愿者在网上横冲直撞,肆意骂人,把网络搞得乌烟瘴气。

面对外界严厉的批评,共青团不但不反省,反而一味地护短。山东“爱国青年”侯某与人在网上骂架、网下约架,遭到当地警方的依法处理,结果上自共青团中央、下至山东共青团,其官微第一时间站出来指责警方。

此事在网上延烧多日,庇护无赖青年的行为使得共青团的形象彻底坍塌。现在终于有人来敲响警钟了,但令我有些诧异的是敲钟人居然是中共总书记。然而看完全文,尤其是看到下面这样一段话,我马上明白了敲钟人的真实意图所在:新形势下,共青团保持和增强政治性,必须…..在大是大非面前立场特别坚定、旗帜特别鲜明,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始终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对十八大以来党内斗争稍微了解的人,都听得懂这段话的弦外之音。也正因此,我更不看好共青团的改革,说白了,没什么好改的,就是要听话。听话,还能做党的助手和后备军;不听话,嘿嘿……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