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王药师:一篇现代版酷吏的自我宣言

东网|王药师:一篇现代版酷吏的自我宣言

相比“御史大夫”王岐山的一贯高调强势,中共普通纪检干部以往给外界的印象是低调甚至有点神秘。不过这种印象最近被一个名叫徐爱生的人彻底给打破了。经《北京日报》旗下微信公号“长安街知事”披露,这位央企中远集团新任纪检组长的内部讲话这两天红遍网络。

讲话中,徐爱生不仅上来就自我介绍说:“刘志军,就是我亲手把他送进去的,中石油的廖永远、大唐跳楼的蔡哲夫、国网副总帅军庆的问题都我查的,最近五年,我总共查了180多起案件。”而且几乎句句都在跟单位老大、老二以及前任叫板。许多人读后感叹,从未见到哪位纪检组长能这么跟单位职工说话的,“端的有海刚峰(海瑞)之风”。

相比内地有些媒体“这番讲话被视作展示反腐决心的‘自绝后路’”的正面解读,我个人更倾向于将其视为一名现代版酷吏的自我宣言。

酷吏之说出自《史记·酷吏列传》,作为专制政治的必然产物,酷吏的特点一是专门和豪强做对,用今天的词就是热衷“打黑”;二是政绩大都相当突出,尤其是善于强化治安。所以酷吏的官运一般都相当好,经常越级升迁,深得皇帝喜爱。不过与百姓所期冀的“为民做主”的青天不同,酷吏的所作所为初衷并非“为百姓谋福利”,本质上他们不过是皇帝的鹰犬,按君主旨意办差,顾行事多超乎法律。

睽诸徐爱生的这篇内部讲话,无处不闪现着上述酷吏逻辑。从表面上看,他似乎大义凛然,无所畏惧,动辄对上对下说出“我当时就要求马泽华同志,你必须立行立改,否则我就履行我的监督职责”、“以后任何人出差,包括集团领导人,再敢用这种招待,我追责,我通报,不信你试试”这样的狠话,颇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精神,但深入一步探究,这种胆量、如此勇气全都基于一个前提——加强和巩固党的领导。

比如,在谈及主体责任时,徐爱生表示,党的意识淡化,党建工作弱化,这是确确实实在中远集团严重存在的,而且是各种纪律问题、违法犯罪问题存在的主要原因——言下之意,党的建设一抓就灵,加强党建就百病包治、万事大吉了。

又如,在提到中远、中海合并方案时,徐爱生怒斥:身为党组书记,两个企业合并的重大国企改革方案当中,居然只字不提党的建设、党的领导、党的监督——这个话换成几十年前的表述就是:一个重大方案居然只字不提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指示。

除了反复提及“党的意识”、“党建工作”、“党的领导”、“党的纪律”,徐爱生还时刻不忘“用习总书记的话”来说事。左一句“中远的风气,中远公款打高尔夫,其恶劣程度,已经让总书记都知道了”,又一句“连总书记都知道你们打高尔夫,搞的都出名了,什么叫都解决了!”可见在他心目中,总书记知不知道、满不满意才是衡量问题是否严重、工作有无做到位的标准。至于民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则压根不在其考虑范围之内,是故讲话中也根本没有涉及这方面的内容。

更扯淡的是,在“谈履职”部分,徐爱生举的例子竟然是买党旗,并质问“共产党的天下竟然买不到党旗,纪检部门应该怎么办?”难怪有气愤的论者就势反问:国企重要工作是买党旗?而眼尖的时政记者更发现,在此事中这位组长多次说道“我的秘书”、“我的司机”,但就官阶而言,徐爱生只是名司局级干部,按照相关规定应该是没有秘书和专车的。

好在,没有人会傻乎乎地相信酷吏就一定是清官,即便是清流也未必有利于民众。就像前面被提到的海刚峰(海瑞),嘉靖皇帝死后,海瑞为张居正的老师徐阶所用,外放应天府做了巡抚,管南京周围几个最富的州府。然而,海瑞搞了几年,当地的赋税减了三分之二,大户人家都跑了。所以后来张居正用人,“重循吏慎清流”,化用莎士比亚的话来讲,是选贪腐的改革者,还是相对清廉的保守派,这真是个问题。而历史的实践早已表明,一元监督的集权体制永远跳不出如此“两难选择”的困境。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FreeBrowser,将它的APK文件下载到本地然后传到手机中安装,即可翻墙。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