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文:令人不耻的“孔子和平奖”

章文:令人不耻的“孔子和平奖”

中国设立的“孔子和平奖”今年9月将此奖项颁发给津巴布韦91岁总统穆加贝。随着颁奖日期(12月)的临近,10月22日法新社就此事询问中国外交部,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孔子和平奖”与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关联。
这是颇令人感到意外的说辞。“孔子和平奖”设立于2010年,是在中国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当年设立的。该奖设立人谯达摩表示,设立“孔子和平奖”是希望以亚洲特色来平衡挪威过于极端化又没有任何事实作基础的“诺贝尔和平奖”。虽然表面上是一个民间组织,但人人皆知背后老板其实是中共政府。
穆加贝如今已经92岁。自1980年就任总统以来,延续至今,在位总统已经连续三十五年,从不间断。“孔子和平奖”评审委员会提出的理由是:穆加贝自担任津巴布韦总统以来,“始终致力于构建国家政治经济秩序,造福津巴布韦人民,并大力支持泛非主义和非洲独立”。  
但在国际社会,尤其在西方国家眼中,穆加贝是一个不受欢迎的人。在人权组织以及国内反对派力量看来,穆加贝任职期间,津巴布韦经济陷于瘫痪,曾经历史上被看作是“南非粮仓”的津巴布韦居然被拖入经济危机,物价飞涨上亿倍,国家债台高筑,反对派力量受到镇压。这次他获得“孔子和平奖”,引发津巴布韦反对派团体的愤怒和人权活动人士的嘲笑。他们称“穆加贝的统治是用鲜血、暴力、纵火和残忍铺就”。
然而中共政府一直和穆加贝保持着良好关系,穆加贝也多次访问北京。不过,去年8月穆加贝的中国行虽然获得一如既往的高规格接待,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三位中国领导人均与其会面,但媒体未披露两国达成了什么协议。
有网友在新浪微博上贴出一张穆加贝和李克强的会面照,照片中穆加贝神情不悦,伸出去的右手也是半张开着,并未紧握李克强的手。该网友据此推测,穆加贝此行“要钱”的愿望估计落空了。
此前《津巴布韦独立报》称,津巴布韦财长奇纳马萨今年已3次访华,虽然津巴布韦官方称他带团访华是为“学习中国经济的基本运作”,但有津巴布韦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津巴布韦政府为拯救经济急需外界大量注资,但因受美国和欧洲制裁,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均拒绝借钱给津,急迫的穆加贝越来越希望从拥有“全天候友谊”的中国那里拿到钱。起初津巴布韦希望中国提供100亿美元紧急援助,而如今诉求已降至40亿美元。
津巴布韦政府发言人查拉姆巴也出面证实,穆加贝总统访问中国是为寻求投资,并加深与中国合作。
向中国伸手索要“援助”,对于一些非洲国家来讲,早就是家常便饭了。上世纪70年代,在很多国人还饿肚子的情况下,中国就援助建设了工程浩大的坦赞铁路。
这么些年来,中国援助非洲一些“老朋友”各种项目,从道路到医院到居民楼,不知花费多少中国人民的血汗钱。每每还见新闻报道,某个非洲“老朋友”到访,中国领导人大口一开就减免多少个亿的贷款。前几年中国校车频出事故时,网上曝出中国援助非洲“老朋友”高大上校车的照片,令国人吐槽不止。
这种“勒紧裤带支援老朋友建设”的做派源自早年毛泽东一句话:是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知恩图报”,外加上都是被西方压制的第三世界,中国由此照顾非洲兄弟很多年。
然而,这些“老朋友”像阿斗一样扶不上墙,国运总是难以好转。而中国在打开国门与曾经的西方敌人做生意后,从一个穷大国摇身一变为阔佬。更令中国人尴尬的是,某些非洲“老朋友”在其国内的形像也由当初的“解放者”沦为“暴君”。
即拿穆加贝来说吧,这位老兄早年为津巴布韦独立建国立下汗马功劳,被视为“国家英雄”。但如同其他非洲“老朋友”一样,穆加贝权力欲极强,自己打下的江山要坐到死为止。2008年大选前,已经执政28年、84岁高龄的他面对国内经济的一塌糊涂和反对派的强烈反对,依然不肯下台,并对反对派予以镇压。最后确保自己连任总统。
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领导人非常清楚中国的崛起靠的是什么。不是曾经的革命同志友情,那些早就是浮云,而是与西方国家做生意,那才能带来真金白银。因此,当年以意识形态划线的外交做法早就应该改弦更张。 “小兄弟”也好、“老朋友”也罢,如果只是单方面索取,那么亲密的关系就很难持久下去。况且这些个“小兄弟”和“老朋友”,大都是“独裁者”,在国际上的形象都很糟糕。
在穆加贝之前,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都曾获得“孔子和平奖”。不管穆加贝会否出席12月的颁奖仪式,颁奖给一个独裁者,再次令世人对中共政府产生鄙夷之情。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