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 | 禁“妄议朝政”是怕跟苏联走一样的路?

博谈网 | 禁“妄议朝政”是怕跟苏联走一样的路?

Clipboard26_59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妄议”成了网络社交平台上的热门名词,民众担心不准说话提意见,会带来像文革一样的灾难,是意识形态进一步收紧,对思想自由的进一步打压。法学院教授周永坤也认为应记取教训,有“妄议”,社会才能进步。

环时:要妄议的党员就离开

22日新版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公布后,其中“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持续引起热议。

习近平在2013年曾说“共产党要容得下尖锐批评”,现在则要党员别“妄议”,对于舆论上不满的声音,《环球时报》发表社评为此新规做解释。

在“何必用成心曲解‘妄议’来搅浑水”这篇社评中,提到把“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说成是要让全体党员甚至全社会都“闭嘴”,是“没有正常的逻辑可以支撑”的结论。

社评中指出,党员依然可以对决定提出意见,但要看场合和选择正确的方式,并强调“一名党员、特别是有领导干部或公众人物身份的党员在这些场合公开反对党的大政方针,其政治破坏力是不言而喻的”。

“前一段时间,社会上经常公开与党的大政方针唱反调的人中,有一些是党员。”社评认为这些视公开发表反对意见“高于一切”的党员,应离开这个组织,因为如果党组织受到“歪风邪气的侵蚀”,就没有“领导全社会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攻坚克难的力气和意志”。

另外,新规定是否会造成有个别领导干部利用来压制不同意见、搞打击报复的问题,社评只说“大概会有的”。

有妄议才有进步

《环球时报》的社评出来,民众的留言显示出一般人对新规的理解仍认为是要人“闭嘴”。不同的意见被官媒形容成“歪风邪气”,但在过去,在鲜有这些“歪风邪气的侵蚀”下,中共同样没有领导中国来个“伟大复兴攻坚克难”,相反,是带来了一个个的灾难。因此“妄议”现在已成了一个话题,网友担心连党内的人都不能提意见,会导致像大跃进、文革,这种曾是大政方针所造成的悲剧重演。

对于妄议的党员最重是开除党籍的处罚,网友“透史镜”讽刺的说,如果党员妄议开除党籍,那么他建议,中国民众只要“妄议”就开除国籍,“发配到万恶的米帝去”。

中共的历史就是一个“妄议中央”的发展史。有人评论说,毛泽东四处妄议才有了遵义会议。资深媒体人朴抱一表示:“要不是几个老头子1976年妄议大政方针,搞了一下子,我们现在肯定在歌颂毛新宇。1992年,有个退休老党员北京呆不住,跑到南方妄议大政方针去了。”他这个“妄议”被屏蔽掉了。

苏州大学王健法学院教授周永坤在个人微博上,举了中共党史上的“四大妄议”为例子,要当局记取教训:1。农村包围城市是对“中心城市起义”的妄议;2。改革开放是对文革的妄议;3。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对计划经济的妄议;4。法治是对“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治”的妄议。

他还另外举了其他例子,认为有“妄议”,社会才能进步。他指出美国建国后,就允许“妄议”,因此才能一直走在世界前端;而独裁的苏联是从准“妄议”后才倒台;南朝鲜公开妄议,才有现在的蓬勃发展;北朝鲜处死妄议者,造成全民饥饿,经济贫困。

周永坤提的苏联是在从准“妄议”后才倒台的例子可发现,也许中国当局禁止“妄议”是为了逃脱苏联的结局。

但也有人认为这个妄议是针对中国毛左而来。赞成民主宪政的老媒体人“老李头06”表示:“妄议”新规,是习近平改革意识形态的重大步骤,是为全面深化改革清除障碍特别是来自毛左的障碍而进行的顶层设计。“是不是这样,我想时间会证明一切。如果我错了,我会公开承认。”当然他这条也属于“妄议”,同样被新浪微博屏蔽掉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