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闻观止】长安剑:关于柳城爆炸案的四个质疑——为你逐条解惑

【异闻观止】长安剑:关于柳城爆炸案的四个质疑——为你逐条解惑

【编者注】这篇文章由柳州公安微博账号首发,目前阅读量已超过10万。然而这个“长安剑”是谁?有什么资质辟谣?柳州公安却没有作任何说明。如果是官方辟谣,该文则语言过于轻佻,充满主观臆测,极其不专业。而如果是非官方辟谣,一个身分不明的人用诸如“no zuo no die”这样的文字风格撰文辟谣,则毫无可信度可言。

相关阅读:BBC|广西柳城爆炸案:警方辟谣网民不服

昨天,新华社消息,柳城爆炸案已成功侦破。作案人是柳城县33岁男子韦银勇,他自制定时爆炸装置,通过自己投放和雇人送包裹的方式,利用拆包爆炸和定时引爆两种手段,先后在多处制造爆炸,致10人死亡、51人受伤。警方经DNA鉴定,确认嫌疑人韦银勇在案发现场被炸身亡。韦银勇系因采石生产与附近村民、相关单位产生矛盾,而制造这起案件。

案子迅速告破,大家都从恐惧和揪心中松了一口气。安全感对每个人来说都弥足珍贵,长安君也看到不少网友为在前线连续作战、彻夜不眠的警察蜀黍点赞。但同时,长安君也看到一些质疑。照理说,有质疑是正常的,在很多事件中,网友们都在用“倒逼”的方式推动制度改革和社会进步。但在此事的质疑中,长安君看到的不是理性思考,有些甚至是“有罪推定”,这显然不符合法治的精神,让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质疑一:破案太快,犯罪嫌疑人死无对证,警方有掩盖真相之嫌

这种说法真是简直了,典型的“阴谋论”。

如果破案进程受阻、迟滞,就说警方办案不力,破案迅速又说在掩盖真相。那么,请告诉长安君,办案究竟是快好呢,还是慢好呢?

更何况,警察蜀黍并不是吃素的!监控录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韦银勇一次次地把“包裹”送出,每一个录像上都是他的脸啊!用专业的话说,是“柳州警方经现场勘查、调查访问以及视频和痕迹检验,获取了相关证据,形成了完整证据链,认定爆炸案系韦银勇所为。”而且,最后经DNA鉴定,确认其在案发现场被炸身亡。

对警方办案总进行“有罪推定”,无助这个社会弥合裂痕,修复伤口。柳城案发后,有一句话在网上疯转——“有一种无畏叫迎着炸弹前行”。警方究竟在做什么,柳城百姓最有发言权,让长安君湿了眼眶的,是贴在小超市门口的:“免费为警察提供饮料和食品”;是商店橱窗上手写的:“向用生命在拆弹的兄弟们致敬!”

  质疑二:是谁将韦银勇逼上绝路?

让长安君忍不住要发这个帖子的,就是这个观点。这种说法看着太眼熟了,每有突发事件,这种观点就会出来。答案是:是政府造成的,是体制造成的……长安君实在怀疑,坐在电脑后面说同一类话的,是不是每次也都是同一批人?把上次事件中说的话从电脑里调出来,换一个新的事件中的人名,就可以轻松点击发送了?

这算什么?!算悲天悯人的情怀吗?算对社会深沉的爱和责任吗?你对事情进行调查了解了吗?新闻里说,韦银勇是因采石生产与附近村民、单位产生了矛盾。长安君在网上看到,柳城一些了解情况的网友在网上发帖,是韦银勇的采石作业压坏了道路,让当地果农的果子运送不出去,产生了矛盾,说是“政府一直在协调”。

长安君没去过柳城,也不了解韦银勇和当地老百姓的具体矛盾,但至少,不了解的时候不应说不负责任的话!

退一万步说,韦银勇即使有天大的委屈,就能如此手段残忍、丧心病狂吗?如果无辜的受害人是电脑后面的质疑君你本人,或者是你的亲人,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吗?

长安君不喜欢说刻薄的话,但在这件事里,真的不是社会有病,而是犯罪嫌疑人自己有病(no zuo no die),电脑后面的质疑君,你,也病了吗?

  质疑三:明明是暴恐事件,警方为何定性为刑事案件?

对此观点,长安君一开始也是赞同的,这么严重的事件,伤及这么多无辜,怎么不是暴恐事件?警方是怕造成社会震荡,故意定性往小里说吧?但长安君因为不是专业人士,在打算跟帖支持前,总得请教了专家才安心。结果一请教专家,才发现自己其实是无知了。反恐专家告诉长安君,必须同时具备以下3个特征,才算得上是恐怖主义行为:

第一,是一种随意伤害无辜平民的暴力行为,恐怖袭击的目标为非军事目标;第二,是一种有确定政治目的的复仇行为;第三,是一种体现某种“意识形态”的有组织化特征的暴力复仇活动。

看到了吧,关键词有三,“随意伤害无辜”“有政治目的”“有组织化”,三个里面有两个与韦银勇无关。看来不是只要严重的暴力犯罪就是暴恐。长安君明白了,就不会再随意发帖了。请问发帖质疑的网友,你们在发之前,也请教了专业人士吗?

  质疑四:犯罪嫌疑人在购买、制造炸药的过程中,政府部门有监管失职之责,应当追责。

对这一点,长安君可以提醒一句:新闻里说的清楚,韦银勇是搞采石生产的,开山炸石本身就是他的工作内容,他能够通过合法途径获取炸药。这就好比有人用刀杀人,你不能说生产刀的和卖刀的人有问题。安监局的小伙伴这回有些“躺枪”。

但是,长安君也认为监管部门不是一点儿责任没有。据我所知,炸药的使用量是有严格要求的,当天的炸药要当天用完。韦银勇显然是偷偷留存了。安监部门应吸取这起案件的惨痛教训,提高危爆品的管理手段和水平,实时跟进使用单位危爆品持有量,防患于未然。

长安君并不是反对一切质疑,只是,质疑是容易的,建设则难得多。我们的社会,更需要多一些建设。比如此刻,长安君就想跟警察蜀黍说:“听说你们还在一个一个地排查包裹,辛苦了!但是,这也是职责所在,希望你们尽快排除隐患,妥善处理死伤人员和家属的后续事宜。”也想跟当地政府和其他有关部门说一句,“感谢你们为大家做的一切!但希望我们能有更畅通的利益诉求表达渠道,包括矛盾调解、权益保障、心理干预、法治教育的机制完善,修复社会创伤。比如像韦银勇这样严重心理扭曲失衡的人,我们的政府是否了解,是否进行过有效干预?”

有教训可以总结,有漏洞需要弥补。我们同在中国,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也没有人可以远远站在道德高地指点江山,要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需要所有人的努力。最后,想引用一段柳城网友发的帖子,这个帖子长安君当时就看哭了——

“天黑的时候。穿过大半个县城,看到许多警察在值守。这一夜,多少人无眠。这一夜,内心里对他们充满了敬意。一些警察穿着防弹衣。而更多的值勤警察,只是穿着普通制服。是他们的生命逆行,在守护我们的平安。宝贝在我身边安睡,而这些小警察们,他们也是母亲的宝贝,妻子的依靠,孩子的父亲。祝他们平安。”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