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北京实现监控摄像头百分百全覆盖

自由亚洲 | 北京实现监控摄像头百分百全覆盖

中国媒体报道说,今年国庆假期期间,北京市首次实现了监控摄像头对全市百分之百的全覆盖。有评论人士认为,由于中国大陆缺乏保护公民隐私的法律规定,使得如何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成为问题。北京当局的全覆盖监控系统主要针对的恐怕是访民和维权人士。

街头监控摄像头密布全市,已经成为中国大陆城市的一大特色景观。北京《晨报》10月4号报道,今年国庆期间,北京2012年启动的天网工程首次达到百分之百全覆盖,公安局动用了四千三百多人对监控镜头进行跟踪。报道引述北京警方的消息说,今年以来依靠“天网工程”,北京市警方破获案件1500宗,拘捕2370名疑犯,比去年增加5%,同时北京市街头刑事和治安案件比去年下降了27.7%。

香港《明报》的相关报道说,今年北京市全面启动19个县区级和362个派出所录影平台,街面监控摄像头比去年增加29%,监控摄像头数量最少三十万个。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表示,实际上北京市官方设置的监控摄像头已经超过四十万,

“三十万是奥运会的数字,现在大概超过四十万了,80%分布在市中心区域。再加上小区、物业、商场等等,数字可能比这个还要多三倍。”

面积一万六千平方公里的北京市,市中心六区面积约670平方公里。按照刘先生提供的数据,北京市中心区域每平方公里约有四百多个摄像头,平均每万名居民有五十个。

英国著名涂鸦艺术家班克西曾有一个著名作品,一个监控摄像头紧紧盯着一堵高墙,标题是“一个全面监控的国家”。英国上世纪著名作家奥维尔在他风行全球的小说《1984》中,曾经描述过一个人民随时被“老大哥”监视的场景。“老大哥在看着你”成为集权专制国家的一个特征符号。

旅居美国的北京居民、专栏作家章天亮博士认为,目前北京市的情况,远远超过了奥维尔当年的想象力,

“当时老大哥还没有这么先进的技术,只能在办公室和家里看,现在只要一上街就看到,我想很多人都会感到很不自在的。”

章天亮博士认为,中国当局安排密度如此之大的监控摄像系统,主要目的应该是监控北京的访民和异议人士等所谓“不稳定因素”,

“中共的目的不是真的为了破案,当然也会发现一些问题,但主要的问题还是为了监视异议人士和象维权律师这样的人。”

中国公安部2004年启动“天网工程”,在全中国主要城市和交通枢纽安装大量监控摄像头,该工程于2012年全面开动。中国安保网的数据显示,从2004年开始,主要为公安部门提供监控摄像头安装管理的行业出现巨额增长,从2004年的约两百亿元人民币,增加到2014年的三千亿元人民币。

中国一位法律工作者黄先生也认为,目前中国各地大量安装监控摄像头,目标是针对当局的维稳目标,而不是为了一般刑事案件,

“中共说起来肯定是说为了破案率,但实际上这里面有些问题,就是侵犯人权,比如对异议人士的监控,比如对那些他们认为不放心的人需要监控。”

中国媒体的报道说,北京市并不是中国大陆监控摄像头最密集的城市,上海的摄像头数量排名中国第一,一些中小城市的密度可能更大。过去几年,中国发生不少监控摄像头拍摄的录像在网络曝光的事件,而事主却无法追究个人隐私被任意公开的责任。

中国的刘先生认为,目前中国有关监控录像头的安装、内容保存、保密和使用等方面,都仍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存在很多问题,

“这种全面监视,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肯定可以提高破案率,但另一方面,则涉及到如何保证个人隐私的问题。尤其在中国现在这种法律环境下,肯定会带来更多的问题。”

在一些发达国家,比如英国和美国等,部分大城市也存在大量监控摄像头。三位接受本台记者采访的人都认为,大量摄像头的存在必定带来如何保障个人隐私等法律问题,但在中国大陆这样法制不健全,以及民众对司法体系不信任的国家,其对公民权利保障的负面影响也会大得多。

记者:石山 责编:嘉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点击这里,使用SYNC分享软件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