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内多国央行抛售美国国债

中国在内多国央行抛售美国国债

全球各大央行正在抛售美国国债,抛售速度前所未见,这是金融危机以来规模达12.8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发生的最为戏剧化的转变。

中国大陆、俄罗斯、巴西和台湾抛售美国国债是新兴市场经济放缓可能波及美国经济的最新迹象;此前这四个国家和地区是美国国债的最大买家。

几乎没有分析师预计,上述现象会导致美国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由于市场对全球经济前景看法悲观,外国私人投资者购买美国国债的数量在增加。美国的公司和金融机构以及一些外国央行也在继续购买美国国债。

不过许多投资者表示,一些央行抛售美国国债必然会引发价格波动。他们称,这也为全球经济企稳后收益率上升打下基础。

SLJ Macro Partners LLP执行合伙人、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经济学家任永力(Stephen Jen)表示,过去10年央行购买美国国债的行为被广泛认为有助压低长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现在情况发生了逆转。

德银证券(Deutsche Bank Securities)首席国际经济学家Torsten Slok说,在截至7月份的12个月中,外国政府投资者净卖出期限在一年以上(包括一年)的美国政府债券达到1,230亿美元,创1978年该数据编制以来的最高水平。上年同期外国央行还买入270亿美元美国中长期国债。

在过去的10年中,大规模的贸易顺差及大宗商品收入使得许多新兴市场国家累积了大量的外汇储备。许多国家选择购买美国国债,因为美国国债市场的流动性最高,并且美元是全球储备货币。

德银(Deutsche Bank)的数据显示,在截至2013年1月份的12个月中,外国政府的美国国债购买规模一度达到2,300亿美元。

但随着全球经济增速趋弱、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以及围绕美联储加息的预期推动美元升值,资本流出新兴市场经济体,迫使一些央行筹措现金来买入本币。

近几个月来中国央行尤其加大了抛售美国国债的步伐。

8月11日,中国央行引导人民币贬值之举令投资者大感意外。中国央行官员称,随之而来的抛售潮令他们有些措手不及。之所以出现大范围的抛售,原因在于投资者担心中国政府为刺激经济增长将允许人民币进一步贬值。

为抑制这股抛售狂潮,中国央行随后一直在买入人民币、抛售美元,阻止美元兑人民币突破人民币6.40元左右的水平。

据接近中国央行的人士透露,该行的内部估测显示,为稳定人民币汇率,仅8月份一个月该央行就投入了1,200亿至1,300亿美元。

抛售美国国债的并非只有中国。从美国财政部可获得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7月份,俄罗斯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量今年减少了328亿美元。台湾持有的美国国债数量减少68亿美元。由于油价下跌而受深其害的发达国家挪威,它所减持的美国国债规模达到183亿美元。

不过,也有一些央行选择了增持美国国债。截至今年7月,印度持有的美国国债由上年同期的797亿美元增至1,163亿美元。而截至今年9月,美联储共持有2.45万亿美元美国国债,并且预计它在短期内不会抛售。

交易员称,中国的抛售是近几个月股市和大宗商品市场暴跌之际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保持在近2%水平的一个原因。2013年年中美联储准备结束月度购债引发市场恐慌之前,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低至1.6%。

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周二报2.033%,2014年底为2.173%,2013年底为3.30%。债券价格上升,收益率会下降。

一些分析人士多年来一直警告称,持续的财政赤字使美国国债市场容易受到外国购买规模减少的影响。但很多投资者表示,他们认为中国等长线持有者不会以一种可能干扰市场的方式卖出债券。

投资管理公司Payden & Rygel驻洛杉矶高级执行合伙人萨尔尼(James Sarni)称,他不能排除中国是美国国债市场一大风险的可能,但这不会令他夜不能寐。该公司管理着950亿美元资产。他还说,尽管中国可能决定卖出更多美国国债,但这种交易可能以一种审慎的方式进行。

实际上,美国国债收益率过去10年一直持续保持在低位,自2008年危机以来大幅走低,部分原因在于官方和私人对被认为是安全的债券需求强劲。

截至7月底的12个月,外国私人投资者买进长期美国国债的速度为逾三年来最快水平。

据基金追踪机构理柏(Lipper)的数据,今年截至9月底,投资美国国债的美国债券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吸引了204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有望创下2009年以来最大的日历年流入规模。

外国央行抛售美国国债的行动或伴随着债券收益率进一步下跌,凸显出冲击新兴市场的经济问题之严重程度。在近期增长放缓前的十多年里,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一直被视为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称,全球面临需求不足的问题。佩蒂斯是《伟大的再平衡:贸易、冲突、以及世界经济的危险前路》(The Great Rebalancing: Trade, Conflict, and the Perilous Road Ahead for the World Economy)一书的作者。

佩蒂斯表示,美国经济增长缓慢,不支持利率大幅上升。

他说,除非美国经济增长显著增强、通胀上升,否则,美国国债收益率不会大幅走高。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