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革命者的胜利: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获诺贝尔和平奖

端传媒|革命者的胜利: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获诺贝尔和平奖

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获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图为其中一个机构——突尼斯人权联盟(LTDH)主席 Abdessattar Ben Moussa。摄: FETHI BELAID/AFP

10月9日,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揭晓,由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夺得。

基于其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过后,于突尼斯建立多元化民主社会的过程中,所作出的关键贡献,本届诺贝尔和平奖颁予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在声明中指,突尼斯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后,政局依然混乱,可能出现政治暗杀、社会动荡等恶果,徘徊于内战边缘;但“全国对 话机构”在2013年夏天成立后,在全国公民、各政党及当权者之间构筑了一条和平的政治沟通渠道,让突尼斯能在数年之内建成一个宪政国家,有效保障全国人 民的基本权利,包括性别、政治及宗教信仰。

委员会主席 Kaci Kullmann Five 指,“突尼斯目前仍然面对政治、经济及国家安全挑战,希望和平奖能鼓励当地人民,同时为正身处中东、北非以至全球各地,为宣扬和平及民主而努力的人带来启发和参考”。

突尼斯“全国对话机构”由4个当地公民社会团体组成,包括突尼斯总工会(UGTT)、工商及手工业联会(UTICA)、人权联盟(LTDH)及律师 联会(Tunisian Order of Lawyers),各自代表社会的不同行业及价值观,包括劳工及福利、法治原则及人权等。

“茉莉花革命”源于2010年12月,突尼斯亚一名26岁小贩布瓦吉吉(Mohamed Bouazizi)因被当局没收摊档,自焚抗议而死。事件成为全国大规模抗议的导火线,反对独裁、贪污政权及失业率持续高企的各大城镇人民最终推翻了在位 23年的总统本・阿里(Ben Ali),革命借该国国花茉莉花命名。

突尼斯的革命之火,更加迅速烧至整个北非、中东地区近20个国家,包括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等,被誉为“阿拉伯之春”。远在中国等非阿拉伯国家,也一度出现“茉莉花散步”等抗议活动。

然而,在“阿拉伯之春”诸国当中,例如埃及、利比亚虽然推翻了独裁政权,但政局持续混乱,尤其叙利亚、也门更加陷入内战至今,没法展开民主化进程。

而在突尼斯,由伊斯兰主义者领导的后革命政府,与支持世俗化的反对派也陷入政治对立,在2013年更濒临内战边缘,但在“全国对话机构”牵头协调 下,各方通过政治对话化解分歧,顺利订立新宪法,并在2014年11月举行了革命后第一次正规的总统大选,过程井然有序,被视为从独裁过渡至民主社会的里 程碑。

据挪威诺贝尔委员会表示,今年的和平奖一共有273个候选单位,包括68家组织和205位独立人仕。而结果公布之前,媒体普遍预测委员会将把焦点放 在当前的难民危机,因此将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 Merkel)定为得奖热门;而促成美国与古巴外交关系正常化的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也被视为热门人选。

338

据突尼斯政府统计,历时近1个月的“茉莉花革命”当中,共造成338人死亡,2147人受伤。

声音

这个和平奖,是对建设民主突尼斯的殉道者的致敬……我们的年轻人所作出的努力,允许了国家翻开独裁统治后的新一页。
––“全国对话机构”组成团体之一、突尼斯总工会秘书长 Houcine Abassi

这是一则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是对整个突尼斯选举及民主化进程,包括一直以来一切工作及对话的明确鼓励。关键是,它让全球关注我们。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完成,有很多新的挑战要面对。
––“全国对话机构”组成团体之一、突尼斯人权联盟的荣誉主席 Mokhtar Trifi

这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在新闻中心的所有人、甚至全球,大概都在问:“谁?”但所有人已经把焦点放在一个值得人关注、但一直被忽略的和平进程。
––英国卫报

2014年突尼斯总统选举

这次选举是2011年突尼斯革命和2014年1月采用新宪法后的第一次正规总统选举。此次选举的登记选民为528万,共设有1.1万个投票站,最终投票率 达到了64.6%,投票过程也井然有序。本次大选的举行标志着突尼斯政治过渡进程渐近尾声。而世俗派的突尼斯呼声党参选人贝吉·埃塞卜西(Beji Caid Essebsi)以55.68%的得票率胜出,于2015年1月就任总统。 (资料来自维基百科)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