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港:又一个被漠视的深渊

自由港:又一个被漠视的深渊

作者:Sylar

与习近平访美、诺贝尔颁奖等接连出现的热门消息相比,中国正在全面推行“社会信用评分”系统的消息几乎没有引发中文舆论圈任何波澜,而这条消息恰恰是近期所有“大新闻”中唯一一个与国人基础权益存在密切相关的。或许并不奇怪,早在今年一月份,中国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其中新增了“国家施行统一的纳税人识别号制度”的消息就没能引起足够的关注,这两种东西是近似的用途。

极权的管制手段总是在不断“创新”中,“云极权和大数据维稳”的概念被披露已近一年,虽然一直被挡在墙外,但更奇怪的在于,为什么相关信息即便在墙外也没能引发足够的关注?

如果说舆论对“纳税人识别号”表现为漠视的原因是其还没有让老百姓感觉到切实的威胁,那“社会信用评分”则是直接针对你的上网行为、大数据的黑手伸入你的私生活,并以政府的标准衡量你的行为是否“被满意”、是值得奖励还是要予以惩罚。在中国人欣欣然上网晒自己的信用分数的时候,只有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政策分析师Jay Stanley感到恐慌,他称这些项目“像噩梦一般”。

中国人不知道隐私是什么吗?当然不是,很多人会告诉你群聊内容不可外传、政府在警告个体泄露他人私人信息的行为将被追责,但毕福剑的境遇只带来了草木皆兵的心态,各种因网络言论被抓捕的人权消息更多只起到了扩散恐慌的作用……

浏览墙内社交网站如微博、知乎等平台,相关信息下面的留言几乎都是支持“信用评分”项目的态度,甚至很多评论看起来“欣喜、激动”,还有网民颇具时效地引入了“青岛天价大虾事件”为例,称“信用评分能杜绝黑心老板”……不过也有极少网民“感觉不好”,表示“以后找工作的时候公司让你开个芝麻信用证明,开吧可能分数不好看,不开吧是你做贼心虚……那些分数低的从此便被贴上了信用不好的标签,永世不得翻身,人就这样在信用上被分成了三六九等,信用不好的找不到工作、找不到老婆、连朋友也交不到……细思极恐。”这或许应该是最普遍的一种焦虑了,但从整体比重上看明显处于极少数,且遭到了很多反驳。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观测到的数据是:有近10万人在中国版Twitter上吹嘘他们的分数。随机访问了几位支持该项目的网民,大致收集到如下几种理由:

1、“美国也有”。这是一种存在即合理的思路。没错,美国的确有FICO那样的信用评级机构,但主要用来测量支付能力,它同样存在一些奖惩制度的因素,也是让Jay Stanley感觉恐慌的主要原因——“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美国正在向这个方向缓缓前行。这是非常现实的危险,很多我们见到的中国的体制都有在这里出现的可能”。中国的管制手段应该成为避免美国被极权主义控制的反面教材,而不是美国存在的一些不正当的举措被中国拿来当榜样或归因习惯。

2、“个人征信系统一直有,只不过之前一般人没资格查询而已,只有公开才能快速获得认同”。人民银行去年开设了个人征信查询,但人行一般不对外办理业务,商业银行也拒绝查询,除非有贷款需求。个人信用记录报告这种东西除了贷款行为之外一般时候难以使用到,贷款的人总是少数,而如今全面推行的信用评分机制直接关联到每个人的日常生活,财务往来、社交关系、上网习惯等等,相当于给每个人安排了一个“老大哥”监控你的一举一动。即便是一贯拥护政府、热爱极权体制、网络言论从不涉及政治话题的国人,你觉得活在1984的世界里会舒服吗?

3、“监控在意无处不在,你能怎么办?没本事移民就得老老实实的承受这些”。这倒是个妥妥的心理防卫机制,也是权威性人格的充分体现,相当于“你是中国人,做奴才是你应该得的”,把错误的服从理解为应当应然,即便是反讽,也足够抑制了抗争的意识。而这一切正是极权当局所希望的,自我维稳、逆来顺受,很多恶行原本是无法如期实现的,正因为太多人选择了盲目的、无原则的服从,恶行才得以延续、变本加厉。究竟是这个国家选择了极权,还是极权选择这个国家?或许可以理解为一种鸡生蛋蛋生鸡的关系……

西方国家的征信信息被视为隐私信息,受到相关法律的保护,不同政府部门之间未经过法律程序,无法查询公民的个人信息。而在极权国家里,政府完全控制社会与经济组织、大众传媒,甚至学术研究和文艺创作,意识形态高度发展,对政府的滥用权力行为又有谁能来监督?

“社会信用评分”系统伤害到的很可能还不止个体,“灰暗记录”甚至能在一个人的社交关系网中被扩散,你的朋友的行为有可能影响到你的分数,相反也是,这相当于将原本就孤立无援的政治反对群体进一步推向了悬崖。你很可能无法实施鼓励抗争的社会动员,社运联盟的预期覆盖面严重缩水,或者因为网络上的政治立场表态影响到就业、求学和出境申请……甚至会遭到朋友同事的揭发举报,源于他们希望维护自己的高分数,那将是难以预测的危机。

也许目前为止大部分国人尚未理解到这些危害是件“好事”,至少还没被恐慌焦虑束缚住手脚,但该项目一旦普及,很快就会有人遭遇到上述状况,而相关信息的扩散肯定更快。其结果有两种可能:危机意识触发反抗,或者恐慌蔓延形成自我维稳加强版。

但应该没人希望出现后者的状况,虽然一样没人能保证这一点。经验显示,国人最普遍的反馈态度是沉默、顺从或者逃避。早在2012年,新浪微博宣布的要“对传播‘危害信息’的用户采取措施,实施用户信用积分制”的举措,其实性质上大同小异,然结果怎样呢,人们更加谨慎言论、远离微博钻进群聊,或者一如既往并保持沉默。但那只是微博而已,“社会信用评分系统”的普及将深入你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让你无处可逃,除了反抗。

科技的发展成果原本是为能让人们的生活更舒适便利,然而当它被邪恶势力所利用的时候必将背离初衷,一切资源都被极权政府拿来维护其自身统治稳定了,尤其在当下,做为极权唯一合法性来源的经济增长开始动摇的时候,社会各种不安定因素跃跃欲试,当局只能通过加倍的维稳举措来予以应对。从国家局域网到纳税人识别号、从推行全面实名制到社会信用评分,民众不仅处于各种严密监控之下,同时还处于强力的信息封锁之中。当你认为每一步下沉都可以用“无所谓+至少还”句式得以自我安慰的时候,更严峻的深渊将告诉你:已经错失了扭转命运的机会。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