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网 | 章文:“真实”与《环球时报》无缘

东网 | 章文:“真实”与《环球时报》无缘

Screen Shot 2015-10-16 at 上午11.33.16
(图片由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截屏自光明网,截屏时间2015年10月16日上午11点26分)

最近,《环球时报》又出了一桩丑闻:报道中伪造哈佛大学历史和政治学教授麦克法夸尔的话,称其在参加北京的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时夸赞“中国梦”会对人类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麦克法夸尔教授获悉后去邮件表达抗议,《环球时报》随后删除了报道中的这句话,然而其网站转载的光明网的报道中,仍有“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罗德里克.麦克法夸尔表示,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国梦,是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对马克思主义作出的创造性发展,将对人类发展产生重要贡献和积极影响。”

也就是说,《环球时报》在知错犯错。3年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梅德卡尔夫也遭遇类似事件,他发现署了自己名字的评论文章出现在《环球时报》上,而他只是曾经接受过该报的访问,从来没有为该报撰写过文章。

除了上面两位外国专家,据我所知,更有不少中国专家被《环球时报》这样伪造过讲话,将他们从未表述的观点强加于他们的头上。这些专家无一不表示惊讶和愤慨,其中大多数再也不接受该报的任何采访。真实是新闻的生命。《环球时报》无视这一生命的存在。

这使我想起2009年《环球时报》英文版面世时的一段往事。时任人民日报社社长张研农在致辞中说:《环球时报》…1993年创刊以来,不断向中国读者呈现一个真实的世界,不断满足中国读者对国际事务的知情权,得到他们的普遍认同。《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更是不忘自夸:《环球时报》这些年的报道加大了中外交流的信息量,使中外看到了彼此的复杂与多样,减少了彼此的误判。

当时看到以上两位先生的发言,我心里只想发笑,这实在不是出于什么阴暗心理,而是作为一个中国媒体人对《环球时报》长期关注的结果。《环球时报》16年来呈现给中国读者一个怎样的“真实世界”呢?在我看来,那是一个虚假的世界,是一个中国被西方列强不怀好意窥视的世界,依然是一个旧世界。

在这个旧世界里,中国依然遭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围剿,他们亡华之心不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宿敌仍然敌视中国,日本、印度和东南亚国家都在妖魔化中国。

总之,中国面临的世界仍然危机四伏,国际环境更加复杂严峻。此情此境下,只会增加中国和世界的误解和敌意,何谈“减少了误判”?

例如,《环球时报》从来不向中国读者详细介绍美国的三权分立机制,不告诉读者国会和政府的区别。当国会或其他社会团体出现反华提案时,《环球时报》不管总统的态度如何,统统报道成美国的立场。

例如,《环球时报》从来不向中国读者介绍法国的政党制度,在2008年巴黎“奥运火炬事件”的系列报道中,不告诉读者巴黎市长的左翼背景,他是萨科奇的反对派,而在市政府门口悬挂“藏独”分子的“雪山狮子旗”,是萨科奇政府所反对的。

例如,《环球时报》从来不向读者详细介绍香港、台湾的民主机制,不告诉读者这个机制对于保障人权的重要意义,以及这个体制下的社会安静有序,反而一味渲染港台街头的示威游行以及议会里的乱象。

《环球时报》头版最爱用诸如“美国战略包围中国”、“日本自卫队视中国为假想敌”、“萨科奇再放厥词”、“台海乌云密布”等等耸人听闻的标题。

一次饭局上,针对大家的批评,一位供职该报的编辑辩解说,《环球时报》的每期头版内容都是在征询各地经销商的意见后确定的,为的就是迎合读者的需要。

我则反驳说,固然中国有极端民族主义的土壤,但作为社会公器,报纸应该担负起启蒙和引导大众的责任,不能仅仅为了钱就在受众面前无原则。

刺激和鼓动极端民族主义,为了宣传上的需要可以虚假报道,这就是《环球时报》创刊以来干的最坏的两件事。从新闻真实性来讲,这就不是一份报纸。从促进中外交流而言,这份“报纸”起到的更多是坏作用。我还相信,尽管麦克法夸尔事件在国际学界影响恶劣,《环球时报》绝不会汲取教训就此罢手,它的“伪造”事业一定会继续下去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