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加入TPP,越南愿开放成立独立工会

为加入TPP,越南愿开放成立独立工会

越南某一网报在两日前登载了一篇引人注目、题为《 我们只剩下两选择:开放或死亡》( Chúng Ta Chỉ Còn Hai Lựa Chọn, Mở Cửa Hay Là Chết )。 国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阮德坚( Nguyễn Đức Kiên )先生回答记者访问时透露当与泛太平洋贸易协议(TPP )各国的双方,尤其是与美国的谈判完成时为工会和劳动的问题已达成共识。

如此,人们可理解为儘管不正式公佈,河内在泛太平洋战略合作协定谈判时对独立工会的问题已作了让步 ? 此与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在本年七月访美获盛待之事有何关係?

法国国际电台RFI 越语组记者瑞媚对在西贡的政治评论员范志勇( Phạm Chí Dũng)作了以下的访问:

RFI : 范志勇评论员安好。 2015年9月10日,电子网报 Vietnamnet 曾登载一篇对国会经济委员会副主任阮德坚的访问文章,其中谈及关于 “ 参与TPP条例的劳动 ” 问题。此被越南极之常视为 “ 敏感 ” 或甚至被强作解读为 “ 各敌对势力和平演变 ”的问题。 您对此访问有何感想?

范志勇 : 此是一篇引起舆论格外关注的访问文章,因为,若我记忆不错的话, 此是一位越南高官首次公开一些直接涉及越南与各国多方和双方谈判TPP协定关于越南独立工会组织形成进展的讯息。在此之前, 任何关于独立工会的讯息几乎不在政府报刊上登载过。

越南已接受独立工会?

RFI : 按您所看,阮德坚先生已公开了什麽最值得注意的问题呢 ?

范志勇:在全篇访问中,最特别的内容是阮德坚先生回答记者所问的 “ 据您所悉,越南可否有获免去关于工会和劳动条例的承诺 ?” 和答道 “ 我们作了如此的承诺:必须对各种承诺作法律上的保证,并必须在批准TPP的24小时后便实现它。”

记者所问的 “ 工会和劳动 ” 的概念正是TPP所定出成立独立工会组织的必要核心条件,若越方想加入这个协定的话。 阮德坚先生的这句回答已间接地确认在完成与各国双方,特别是与美国的谈判后,越南政府曾正式接受和承诺成立独立工会的条件( 或根据越南躲避式的称谓 “ 基层工会 ” [ công đoàn cơ sở ])。

然而,这篇访问文章的有趣之处是惹起读者在阅读时必须以 “ 读问题 ” 的技术方式来解读,或以另一种的说法,即是 “ 讯息不在回答中,而在所提出的问题裡 ”。记者提问的技术既要巧妙又带有启发性,给读者提供了具价值的讯息,儘管被访者因某程度上的敏感理由而不能直接回答全部的问题。

记者所提出的问题已获得间接确认一个可说为没有时间限制的重要问题,另一种说法就是迟缓度,一旦加入了TPP,就可实现成立独立工会。以前只有一些非正式的讯息透露说越方建议实行独立工会的限制时间为期五年, 相当于越方所建议根据国际规定的“ 全面的市场经济 ”,让国家企业改组的限制时间。

RFI : 从2014年年底至2015年第一季的期间, 当公安部部长陈大光( Trần Đại Quang )访华盛顿时,可否已开始出现一些关于越方可能接受独立工会的非正式的讯 息和迹象呢?

范志勇 : 确实如此, 从去年和今年初却已有些迹象显示。 于2014年8月底, 即只在欧盟主席曼诺尔-巴罗素( Manuel Barroso )访越的几日后, 一个似乎相当 “ 意外 ” 的事发生,越南劳动总工会( Tổng Liên đoàn Lao động Việt Nam )在胡志明市举办《 越南加入泛太平洋战略合作协定 ( TPP ) 和越南-欧盟自由贸易协定( EVFTA)的劳工、劳工关係和工会活动 》的研讨会。

这个研讨会最大意义的是涉及 “ 这两个协定具多个非贸易性质的内容,例如劳动者的权利、公民社会组织、劳动的标准、自由工会组织等, 要求参与国必须实行根据国际劳动组织1998年所公佈关于各项原则和劳工基本权利 ”。

我们可以完全理解为今次研讨会所谈及的自由结社和自由工会正是指 “ 自由结社 ”和 “ 独立工会 ” 的问题。 也在这次研讨会裡,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 越南劳动总工会 )工会学院院长武光寿( Vũ Quang Thọ )先生告知,自由结社和自由工会的问题也是那协定要求各参与国在劳工、工会的政策和法律的问题上必须作出大的调整。

进入2015年初, 美国顿然沸热起来并邀请陈大光先生访美。 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是为越共总书记阮富仲访华盛顿之行筹备。那时,公众舆论和整个观察界似乎感到愕然美国热情的动态,以及越南没几分犹豫的回应。

RFI : 不但没有犹豫,阮富仲先生还显示相当欣喜和自信于2015年7月在白宫与奥巴马总统会晤。这种态度与2015年5月奥巴马先生在NIKE 公司发表相当直率的谈及越南的劳工和独立工会的问题可否有关连呢?

范志勇: 我认为奥巴马先生所公开肯定的说,指为成立越南独立工会的迹象是有基础的,至于踏足上美国土地后,阮富仲先生也应知越南须为 “ 代价付出 ” 是多少,便足以获得白宫极为隆重的款待。

让我们回想起在2015年5月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出现在奥利岗( Oregon )博兰特( Portland )NIKE公司时,发表了一份特别的演辞,他不是对美国,而是对越南说的。

此是首次奥巴马先生在演辞中以肯定式提出独立工会的问题:“ 第一次,越南将必须让劳动者可以自由成立工会,捍卫其权利。此也应将会导致改变。”

一种可能性,美国总统的演辞是以某一个越美之间未曾公佈的文件为基础所发表,即越南政府承诺在越南将接受和实行所出现的独立工会。

在那时,我获取来自一个可靠的讯息告知,越方似乎已接受了由美方所提出的自由办独立工会的条件。 具体的是在各企业( 未知是何种类型的企业:国家、私人或外资?)允许独立工会诞生及基层级的活动。这两个问题,以外交语言方式的说法是 “仍有差异点 ”,而越方未同意之处是各企业之间独立工会的连结性,以及越南的独立工会与国际企业劳动组织的国际关係。

在奥巴马总统发表有关越南独立工会的言论之后,曾出现一种舆论说阮富仲总书记将可能获美国总统会晤开始流传。

至2015年5月13日, 事情也显得十分清楚:美国驻越大使塔特-奥斯犹斯( Ted Osius )在越南之声电视台 ( Đài Tiếng nói Việt Nam ; 英文为 VOV ) 出现,接受访问并回答关于越美邦交二十週年及越美贸易的议题。值得人们注意的是,塔特-奥斯犹斯所答的一句:“ 我们将以最高级的仪式来迎接阮富仲总书记 ”。

那时,多方程式的未知数已基本上得到解码。儘管到处流传多种对阮富仲先生访美的谣传和预测,说他将不获美国总统会见,或即使会面,但只是给予极平常的一种欢迎仪式,因为他不是国家元首。美国大使所确实的 “ 最高级的仪式 ” 已把越南总书记及随团访问的地位 “ 提升至新的顶点 ”。

RFI : 您认为阮富仲总书记在访美中,美越两国所获取的共识最有意义的是什麽?

范志勇 : 在阮富仲访美之前,那些正式和非正式的讯息仍涉及真正谈论的议题是TPP、国防合作和人权的问题。但无几个人提及独立工会。 那时,TPP 已跨过了美国两院的门槛,即加速谈判权( TPA )以及人们认为TPP是越美之间最易达到协商的领域,尤其是于2015年的7月各国部长级谈判关于 TPP 被视为 “ 最后的一程 ”。

可是,那次谈判最终却出现某种僵局,据美国贸易代表所说的只解决了谈判中差异问题的98% 。以此其中,据已公开的讯息,美越国防合作的问题仍只暂停留在 “ 海军交流 ” 的机制上。至于人权问题,才令人失望,尤其是在九二国庆节期间,越南政权没有特赦任何的政治犯,儘管2015年的特赦人数是历来最多的一次, 逾一万八千人。

最终,只剩下最少有希望的问题,那是独立工会的问题,却又成为阮富仲总书记访美所达成最有成就的结果。我认为,此结果,是在阮先生踏足美国土地之前所达成的,它也解释了为何阮先生获美方如此隆重的接待。

每个越南民众应享有自由结社组党的权利

RFI : 接受独立工会的成立将对越南民主的展望如何?

范志勇 :比良心犯的范围更广,独立工会包涵工人的自由结社的权利并由此也是公民的权利。一切所承诺的,包括1992年宪法所规定关于公民的自由结社的权利,至今仍未获实施,到此将可渐渐地有机会实现。 在本年初,越南国会 “ 忽然 ” 提出关于结社的法律草桉,它仍被视为极敏感的政治问题,即使至今越南的公民社会也形成了并也存有三十个独立的社团组织了。

当回答 Vietnamnet 记者所提的 “ 对TPP关于劳工和工会问题的承诺,也只回答了越南是属于该国际劳动组织( ILO )的成员所作出的承诺 ”时,阮德坚先生也是第一位越南官员透露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

“ 有两条公约条例最重要。一个是第87条,关于在基层劳动者自由结社组党的权利,或简单的说,就是基层自行建立工会的权利。一个工厂可以成立多个工会,譬如公务员工会、工业工会、化学界工会,或甚至是义安( Nghệ An;省名。译者注 )籍车衣劳工工会等。 劳动者可以自由加入那些组织,或他们可以自行建立其组织而政府必须承认。他们应订下规则并须要登记,以及各组织应获平等对待。

第二是第107公约条例。当一个工会组合了50%以上的劳动者,他们有权联合起来,与雇主签劳动合同;以及若需要,他们可以罢工,或举行合法的罢工。 这些工会可以互相支持,从纵与横的方向联合起来。”

我们可以解读阮德坚先生所说的原则也将是来年在越南所实行的工人独立工会组织的内容。阮先生还具体的说:“ 谈判代表团的一名法律顾问私下对我们说,为何阁下总顾虑各个条款,我们并非强迫阁下要在翌日便立即实行。 在此所作出的承诺是为阁下建立法律,符合于贵国的其他法律系统。

阁下可以同意让工人成立工会,但可以规定,站出来成立那基层工会的人必须是25岁以上;必须在那个企业工作至少有三年的时间;没有犯罪桉底; 至少有一定的资产,因为有资产的才可以出钱办活动,而不是由劳动者筹款。在达到上述的四个条件后,又规定那个人必须获取在其企业中至少10%劳动者的签名同意,那时政府才允许他成立工会。”

总言之, 越南政府接受独立工会的建立正是以往多年来国内,尤其是国外越南人和人权组织不懈努力的巨大胜利,它也是美国和欧盟与越南政府在谈判桌上一个小小的成就。

阮德坚先生对记者提问的最后一个回答是最令人深思的说话:“ 实话实说,许多越南人也想到此…… , ”, 他进一步解释说:“ 若果党和各政治、社会的组织共同走在一起,各自不超越,不成为吸收劳动者的指南针石,那麽劳动者他们将离开及跟随其他机器的吸引力。那个挑战就更加激烈,一个全面的挑战,不仅是在经济的领域上,还转向政治上……”。

我认为阮德坚先生已说出了一个赤裸的事实。 已相当迟,但仍然比不说不做的好。越南的执政党必须改变思考的方式,不能再认为凡有独立工会的建立便将出现类似波兰团结工会那样会推翻政府。独立工会实际上只是民众一种必有和谋生的权利。

RFI : 但是,想为越南民众实行独立工会却又必须要等待TPP谈判的结果?

范志勇 : 必然要如此。但我认为TPP的谈判只是时间的问题。可能将出现在这九月份,或较迟些,但难以再拖延至2016年的各部长级才是真正 “ 最后 ” 的一场谈判。可预见的进展是若TTP谈判在2015年结束,那麽美国国会将于2016年初审阅谈判草桉,及根据所达成的结果或越南政府违反人权的问题,而美国国会将对越南加入TPP说“ yes ” 或 “ no ”。 

多少个百分比的“ 缅甸剧本 ” 

RFI : 以前您曾表示越南民主化趋势可能是带几分缅甸模式的演变。在越南正改革的事物中有多少的实质改革?

范志勇 : 法律框架上的改革是TPP和美国兼欧盟提出的大条件。自2014年起,越南国会开始透露“ 将颁行关于结社组党的各条例并徵求民意 ”。

进入2015年,越南开始 “ 调整 ”( 修改 )各刑事法、宗教和信仰法、结社组党的草拟法律以及获取资讯法等。 此现象近似2012、2013年出现在缅甸的现象, 那时丹瑞 ( Thein Sein ) 总统颁行关于自由结社组党、自由舆论和游行示威法等,与此同时释放特赦逾三百名政治犯,甚至释放特赦曾判为一百年的犯人。

正因为这些诚恳的举措使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2年年底首次对缅甸访问,跟着是掀起德国、日本、挪威和巴黎俱乐部等国免除缅甸六十亿债额的浪潮。

但是,对越南却是完全不同。至今法律框架只是调整,仍然是应付性质,各宗教信仰和结社的法律充斥 “ 请求 ” 的字句,而刑事法修改也是实际上几乎没改变。 因为这些条例遭国际社会指责含煳不清并易被滥用,例如第79条( 推翻政府罪 )、第88条(反政府宣传罪 )和第258条( 利用民主自由权 )仍然保持原状不变,而只是将它变动位置和改换数字而已。

RFI : 最后的问题: 若可预测的话,您认为越南正在或将如何改变使可以符合于缅甸剧本?

范志勇 : 必须真正地指出缅甸剧本不带完全推翻或替换执政政权的目的,而随民主化趋势进行每一阶段的温和式演变,以及避免流血, 那是丹瑞政府官员可能最希望的一种变革。

我也认为,越南处于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困境中,现时高、中级的官员虽不敢说出口,但心中希望越南将跟随缅甸那样改革的人数比例也不少。很简单,那是一种最有效果可保持权力和财产的变革,若不是民众动乱起来,极有可能一切皆成空。 在某种程度上,佔85%的越南人支持越美关係,而只有10%的人对中国有好感,正如美国PEW研究中心于2015年年中所发表的一份调查文件所说的一样。

以前还有一种观点认为,“ 跟着美国走,亡了党还有国 ”,但现在当美方宣布尊重越南体制的政治哲学,可能需调整几个字:跟着美国走,国家在,党仍可在,若党知道如何把祖国的利益至上。

在阮富仲总书记访美之后,党的宣传部门认为那是 “ 历史性的成功和也超越了期望”, 我认为,河内政权接受独立工会的体制,而不再顾虑类似上世纪八十年代波兰团结工会的事件发生,那就是一种脑袋思维不小的转变。

若在国家主席张创生2013年访美之后,我还慎重地评价缅甸剧本( 在越南出现 )的相应比率只达到约3、4%,而在阮富仲总书记访美后,似乎这个比例升至10%。至今当越南国会接受独立工会的讯息出现后,我认为缅甸剧本出现在越南的可能性比率达至15%。

我们可以希望并也有少许的基础对此抱展望。甚至若在2016年初举行执政党第十二次大会后而出现一位较开放面孔的总书记的话,确实说,缅甸剧本的比率还会更高些。

RFI : 若我不记错,去年在回答RFI的访问时,您曾提及美国人好似也正在与 “ 河内的保守派握手 ”( 引号中的字句,原文用红字加以强调。译者注 ) 。现在这判断似乎得以进一步证实,对吗?谢谢您,范志勇先生在西贡欣然接受 RFI 越语组记者的访问。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