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翼轸:TPP要封锁孤立中国经济?

张翼轸:TPP要封锁孤立中国经济?

“TPP达成协议,中国经济是不是要不行了,我是不是该屯点美元啊”,这几天 一直有读者问类似的问题,并伴随10月5日晚TPP达成基本协议而达到高峰。在2年前上海自贸区成立时,就恶补过关于TPP的知识,所以这里给大家一些基本知识,对于厘清前景有好处。

从P4到P12

TPP者,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是也。

要说TPP的历史,得追述到2005年7月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和文莱四国签订的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 (TPSEP),这个协议就货物、服务、知识产权贸易和投资等相关领域给予互惠的经济合作协定。由于初始成员国为四个,故又称为 “P4协议”。

2008年,伴随美国高调宣布加入这个P4协议的谈判,再加上秘鲁、越南和澳大利亚紧随其后,P4就升级成了P8,在2010年3月15日正式启动了TPP协议的谈判。

再后来,伴随加拿大、墨西哥、日本等国的掺和,P4很快扩张到了P12,于是这次协议共有12个成员国,分别为:美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文莱、智利、马来西亚、墨西哥、新西兰、秘鲁、越南。

TPP协议其实内容很复杂,比如这次纠葛了很多天的一个细节就是药物的专利保护期长短上,不过绝大多数人关注的还是其中零关税的条款,并认为一旦把中国排除在外,将导致中国出口经济的崩溃。

毫无疑问,TPP是美国在亚太遏制中国的一着妙棋,就像它在欧洲搞了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IPP)一样。

但是,将问题简化成10月5日TPP达成基本协议,然后中国经济就要不行了,这样简单化的论道,固然耸人听闻,但并非事实的真相。

基础协议达成不等于生效

对于此次的协议,新闻是这么说的: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12个谈判国在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举行的部长会议上达成基本协议,同意进行自由贸易,并在投资及知识产权等广泛领域统一规范。

请注意一个关键词:部长会议。

是的,这次只是12个谈判国部长级的共识,部长们还得将达成的协议带回各自的国家交由议会审批。

别的不说,就说TPP中一肚子坏水的美国,奥巴马政府就得说服国会通过这个方案——不过马上就进入大选敏感期,再加上这个协议对美国本土就业也有可能产生冲击,这绝对会是美国共和党要炒作狙击民主党的题材,所以普遍预期在明年年初之前,TPP协议可能在美国国会连表决的机会都没有。

美国是如此,其他的谈判国也是如此,尤其是同样面临大选的日本,恐怕议会对这事儿也是有的好扯皮——尤其是考虑到要开放农产品进口关税,得动了多少日本大地主的奶酪。

协议达成也不等于立马零关税

好吧,就算 P12的国会们飞速通过协议,也不等于这12个国家之间的关税就立刻为零了。

其实,零关税是目标,过程却是曲折的。

别说这次的P12,就算是很早很早之前在2005年就达成P4协议的四个国家,你猜他们的零关税时间表是怎样的?

新加坡作为发达国家代表,当年就废除对其他三国的关税。但是,新西兰和文莱在今年也就是2015年才实现,而剩下的智利还要到2017年,这样的分步走美其名曰是有效过滤了成员国的多样性。

但是,从中你可以看出零关税的速度有多慢了!

虽然这次达成协议的细节没有太多公布,但是只要看下面这一条,你就知道未来P12的零关税又是何等的漫长:

美国将在25年内取消对进口日本汽车征收的2.5%的关税

是的!!25年内!!

够蜗牛爬吧!

协议对出口的拖累,还真不恐怖

好吧,就算TPP零关税落实速度实在是慢,但总有达成的一天。

那么,对中国影响几何呢?

这个问题,民间经济学家拍脑袋的结果不能当真。关键数据,还得经济学家来测算。

在这个领域,学术界引用次数比较多是《国际贸易问题》2013年第4期《TPP和亚太自由贸易区的经济效应及中国的对策》的测算。从下表我们可以看到,在目前的P12情况下,对美国出口可以提振0.37%,但对中国则是负面的0.14%影响——负面影响的确存在,但有限。

至于P13就是中国紧随P12之后加入TPP,而FTAAP则是TPP包括APEC所有19个成员国之后,可以看出中国的出口都会大幅提升。可见,类似TPP这样的东西,对中国是有好处的,虽然老美想了种种法子把我们排挤在外。? TPP封锁不是牢不可破的

虽然老美的确想通过TPP和TIPP把我们孤立在国际经济新秩序之下,但请记住马基雅弗利的那句名言:

政治中没有永久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政治如此,经济更是如此。

一方面,TPP这东西,虽然设置了苛刻的条件来阻止中国加入,但其实对中国也是一种倒逼。

如果你有印象,就该记得两年前上海自贸区的诞生,其重要的背景就是作为中国加入TPP的窗口。在这个问题上,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5月有一个演讲可以参考:

从世界发展的趋势来看,统一投资的协定,并且用它回过来涵盖贸易和货币,这是趋势。TPP干的就是这个事,TPP的原则是竞争中立,竞争中立包含准入前的国民待遇,包含全面的负面清单管理,就是我们在上海自贸区确定的两个方向,它包含很多非歧视性的待遇,而且TPP的这些原则事实上是原来在发达经济体内反垄断原则的国际化。TTIP等等都是这样,说到这儿还有一个,美国和中国还单独有一个投资协定谈判,汪洋副总理带着谈,谈好几年了,涉及的也是自由贸易问题、自由投资问题。所有问题都聚在这里了,所以大致上现在可以有一个概念,就是以TPP为代表的新的自由投资协定是全球经济治理的更新的版本,是一个新阶段,美国为首的发达经济体拿这个新版本开始要约束其他国家,拿这个新版本到处去寻求盟国,然后实现他的战略部署。比如他们的TPP环太平洋协定伙伴关系,中国是太平洋国家,但是他谈判的国家从美洲转过来到东南亚,跳过中国到韩国,然后到日本,明显的有把中国排除在外的意图,非常清楚。

现在围绕全球治理的新版展开了一场新的竞争,其实中国上海自贸区的启动直接的原因就是应付TPP的挑战。在启动的时候,有的领导说得非常明白,所谓上海自贸区,就是在中国最发达的地方划出一块地方试行TPP原则,积极应对美国为首的这一轮新的全球治理体系调整的挑战。

上海自贸区搞了两年,并且扩展到多地,这显然就是一个应对。当然,这是内部探索,倒逼改革,并未唯一的应对之招。

是的,另一方面,请记住一个高大上的词汇轮轴-辐条 (Hub and Spokes)形FTA网络。

上面的那张表格你仔细看就会发现,如果是P12的结构,中国出口会下降,但是进口降幅更大——这意味着很多国家的中国市场份额要丢了。这显然不符合许多国家的利益。

怎么办,就要回到上面高大上的词汇了。TPP是一个网状结构,以目前12个国家为例,就是任何一个国家对其他11个国家都要采取领关税的政策,12个国家一共有66组双边关系。

对中国而言,不加入TPP,但可以和这些国家分别签署类似的协议啊! 比如中国可以和澳大利亚签署,可以和秘鲁签署,当然因为这样的方案,仅限于中国和这两个国家,澳大利亚和秘鲁之间不会因此出现类似的关系,所以是一个类似自行车轮轴的结构,中国是当中的轴,然后周边有一堆的签署国。这个结构,就被称为轮轴-辐条 (Hub and Spokes)形FTA网络。

所以,当别人在你面前显摆TPP的时候,你不妨和他谈谈轮轴-辐条 (Hub and Spokes)形FTA网络。

其实,中国已经是这么做的了,而且还赶在TPP协议达成之前就开始挖墙脚了。请注意这条新闻:

2015年6月17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与澳大利亚贸易与投资部部长安德鲁·罗布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分别代表两国政府正式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自由贸易协定》。

看到不,中国抢先和P12之中的澳大利亚就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根据此前的报道:

在货物领域,双方各有占出口贸易额85.4%的产品将在协定生效时立即实现零关税。减税过渡期后,澳大利亚最终实现零关税的税目占比和贸易额占比将达到100%;中国实现零关税的税目占比和贸易额占比将分别达到96.8%和97%。

更重要的是,澳大利亚只是TPP挖墙脚中最新的一个,第一个和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是2008年的新西兰,同年P4中的秘鲁和新加坡也和中国签署了。

所以,未来只要中国开动小锄头继续利用自由贸易协定挖墙脚,TPP和TIPP的封锁,绝非牢不可破。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