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例子看WTO纠纷解决的低效率,以及中国是如何借此玩弄的

一个例子看WTO纠纷解决的低效率,以及中国是如何借此玩弄的

WTO纠纷解决的机制,效率非常低下,这个是WTO设计之初的一个硬伤

在WTO现行机制下,如果中国的政策法规违反了WTO规则,其他国家可以向WTO成员贸易纠纷解决机构(Dispute Settlement Body)提交仲裁申请,在经过一系列复杂程序后(大约需要花费2年),由上诉机构专家组公布最终裁决报告。如果中国败诉,则需要根据该报告在两年内改变现行做法,否则其他成员国将要求WTO授权对中国商品实施贸易制裁。

看到没,从提交仲裁到判决,要两年,从判决到实际执行,又要两年,从头到尾可以拖四年!

仲裁过程中随便搞点文字游戏,扯皮一下,拖个五六年不是问题,外国公司哪个等得起?

以中国入世后第一起败诉案“欧盟、美国和加拿大诉中国汽车零部件关税法案”为例,
2005年4月,海关总署等四部门联合制订的《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
该《办法》实际上是变相强迫跨国公司在华生产的车辆达到零部件60%以上国产化率,
所以美国和欧盟诉诸WTO,要求启动磋商机制,随后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和墨西哥等也加入,但中外各方一直无法就根本性原则达成一致。
2008年7月,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专家组公布了裁决报告,裁定中国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措施违反贸易规则。
2009年8月,工信部、国家发改委联合下发的第10号令,决定废除《汽车产业发展政策》中有关零部件进口管理的相关条款,实际下调汽车零部件进口税率至10%,而前述《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失效。

一个违反WTO的法规,从2005年开始纠纷,到2009年才正式废除,中间耗了四年,算快的了,这四年外企只能被迫使用国产零部件,最后判决下来了,法规废除了,又怎么样呢?国产零部件通过这四年的积累,技术指标和质量已经跃进了一大层,可以和外国零部件抗衡了,中国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这就是“拖”字决,这只是中国玩弄WTO规则众多手法中的一个,不算最厉害的

最厉害的是国企,WTO对国企没有任何针对性的规定,是个盲区,对于政府的用各种政策扶持国企获取竞争优势,WTO没有任何约束,因此tg的放心大胆的在石油、电力、电信、金融等各个肥肉领域“做大做强”国企,提供各种政策扶持(典型的就是垄断)

欧美议会玩拖延战术不气死楼主啊。 有很多技巧就是跟你捣乱。当然了,那些民主的拖延战术,跟中国的不一样。

你美国爹的专利保护就是这么玩的
苹果告HTC侵权,告三星侵权,都是一个拖字,先把案子立起来,凡是有嫌疑的产品一律禁售
2年以后调查完毕,大部分诉求不成立,允许销售
但是2年以后同款手机还卖个屁!
怎么这个“拖”字诀,只许喷子的美国爹用?别人用不得?

中国也给美国害得很惨
轮胎和电视曾经一度占领不少美国市场
后来给美国以倾销为借口加了大把税
最后基本退出美国市场
美国市场消费品基本没有中国品牌
除了联想这个美国公司
要是公平竞争,美国企业早跨完了

不管怎么样, 所以证明tpp就是不带中国玩。 民族民粹现在各种兴起。

谁说tpp不带中国玩?要玩可以啊,但是中国绝对不敢玩。
TPP总结了wto的经验教训,做出了很多新规则,这些规则都是tg根本无法接受的
比如说TPP要求允许个人投资者可以在国际场合起诉主权国政府,比如说一个外商或者外资企业,对于中国政府不满意了,可以到国际上的一个法庭去告,反正你加入TPP就必须接受这个。这相当于挑战一个国家的司法主权了,中国肯定无法接受这个,澳大利亚也是坚决的反对这个。但是这个是美国坚持要求的一个规则。
还有一个,TPP第一次对国有企业制定出全面的规则。TPP对国有企业的要求是竞争中立,他制定了非常严格的监督标准:包括你公司的行为,市场的治理,你的资金来源要完全的市场化,了解国企的人知道,这都是不可能执行的。比如说他要求国企公司治理完全按照市场规则,什么中组部任命人保的总经理,中组部任命中石化的总经理,都不行了,TPP监管下,党不能再管企业干部了。TPP是要管这个的,tg敢玩吗?

这相当于把美国人开的仲裁庭置于国家主权之上了
越南、智利、马来西亚这种国家的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还不得被跨国公司玩儿死
菲猴果断知难而退了,象日本、加拿大、墨西哥之类的,本来美国就是他们的太上皇的,加不加TPP倒也差别不大

你又在胡说,你是否知道中美BIT?里面也涉及了国有企业,标准高于tpp。tg不是不敢,根本就是在执行,比tpp标准还严格。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