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戈:就放开二孩说两句

羽戈:就放开二孩说两句

【编者注】作者微信原文已被和谐。

懶得作文,整理微信。也許還有後續。

【一】放開二孩,生三孩違法,可知此舉不是返還生育權,而是繼續制造與榨取人口紅利。人依舊是計劃政治之下的工具。

【二】計劃經濟只是表象,計劃政治才是實質。計劃政治的特色之一即計劃生育。人被當作生殖機器,幾時少生,幾時多生,幾時限制生育,幾時鼓勵生育,甚至被強迫生育,皆取決于政治需要。人不是政治的動物,而是政治的産物。

【三】政府損失了部分社會撫養費,卻轉嫁了部分養老責任。善于與民爭利的政府,從不做虧本生意。

【四】2012年,我曾談及四點政治預期,如今前兩點已經實現:廢除勞教、架空計生。請注意,我的措辭是“架空”,而非“廢除”。有些樂觀者認爲,放開二孩之後,下一步就是廢除計生。然而這一步將極其漫長。因爲計生的立意,不僅是控制生育權與人口,更在于控制人身。這是計劃政治的標配,恐怕要與整個政治體制共存亡。說到底,廢除勞教,替代品好找,廢除計生,替代品難尋。

(注:2012年底,一幫闊人宣揚新政,我表示對未來五年,只有四點預期:廢除勞教、架空計生、戶籍改革與教育平權。其余如司法獨立、官員財産公示等,都是奢談。)

【五】放開二孩自然有其意義,不可否認,卻也不必高估。我能接受段子手的狂歡,卻無法認同“曆史之變、命運之變”式的歡呼。只要人被視爲生殖機器,那麽這個國家就是一個養殖場。養殖場中,生育指標的發放與落實,可以改變夥食,難以改變命運。

【六】“生于政策,死于政策”。計劃生育,害苦了一代人,害死了一代人。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