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漫画家们成为中国不容异议的牺牲品

博谈网|漫画家们成为中国不容异议的牺牲品

成涛漫画:被告(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报道)据《美联社》11月1日报道,白补旦上午到天安门广场漫步,希望能为一个新的系列讽刺漫画寻找灵感。讽刺漫画这种艺术形式在中国只能勉强存活。

他想到了在广场上安装的众多监控摄像头,就在故宫入口上方一幅巨大的毛泽东画像对面。“这些摄像头是为了谁的安全?是为了老百姓的安全吗?”他问。

他想起了他小时候唱的流行儿童歌曲《我爱北京天安门》。他勾画了毛的画像,并用更新后的歌词加以说明。

回到工作室,他很快就画了两个粉红色的丘比特,把箭指向三个安全摄像头,背景是故宫。标题写着“我爱北京天安门的安全摄像头”。

当他感到已完成了这幅作品后,他将在哪里展示呢?在中国谁能看到?这些问题都充满了风险。

自从1949年共产主义革命以来,在中国,漫画家们画政治讽刺漫画已颇为罕见,虽然三年前一些人开始获得关注。尤其是一名叫做“变态辣椒”的艺术家,其漫画作品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

2013年1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到北京一间小餐馆吃了些包子作午餐,这成为头条新闻。变态辣椒把习画成一只包子,周围是其他的早点在向他磕头,仿佛他是一个旧时期的君王。2014年10月的一幅漫画画的是习与一名民族主义博客写手周小平上床;习曾称赞过周,虽然这位年轻人因夸大对美国的负面指责而受到关注。

去年,中国当局突然关闭了属于变态辣椒的社交媒体账号,并搜了他的家,后来他自己流亡日本。他的本名叫王立铭。这一打压处于中国领导层广泛遏制知识分子、律师及中共党外任何团体寻求推动社会变革的背景之下。

白补旦避免去针对领导人,而是瞄准了整个社会,往往采用丘比特形象来说明他的观点。即便如此,去年在他刊登了一幅天安门广场浸在红墨水之中的漫画后,他的微博帐号被终止。该漫画看上去象是影射1989年军队在天安门广场屠杀亲民主的学生,这在中国仍是一个禁忌话题。

白说向公众展示他的漫画是一个挑战,他常常采用私下展览。

“我还没有公开展示我的许多画作。我的微博帐号去年被关闭了,但我尽量不去想太多可能存在的风险,我尽量去想积极的事情,或是尽量保持乐观”,白说。

“任何职业都带有风险,对吧?”他在北京的家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有这类艺术家”,中国艺术批评家栗宪庭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没有人发出他们的声音,那么,当然这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

“在中国,漫画家们越来越少。这是因为没有让他们成长的空间。他们无法去接触公众,没有给他们的平台。在过去,报纸和印刷媒体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白来自采矿的省份山西。他是在宣纸上用墨水和砚台作画,他也通过摄影和纪录片来评论社会问题。

“所有发生在我们社会中的事情都让我关注”,他说。“我思考着这些问题,并画下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最新版Lantern 2.0,翻墙快速易用小巧安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