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王岐山连任再起狂澜

多维:王岐山连任再起狂澜

“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五中全会闭幕后,中共“打虎”再度提速。不仅11月2日至11日的短短9天之内再有5名省部级官员被查,上海和北京“首虎”也相继出现,宣告了大陆政坛反腐渐入深水区,内地31个省区市再无例外。而关于左右中国反腐进程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是否会在十九大连任的话题也再起波澜。

十八大之后,王岐山带领纪委“打虎”的成绩可圈可点。他不仅扫落超过百人的省部级高官,更打破了中共“刑不上常委”的不成文规定。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以及上一届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等特大重量级“老虎”的先后落马,依靠的不仅是现任高层的反腐决心,平静表象下隐藏的惊心动魄更考验了身为反腐斗士的王岐山的执政勇气。关于王岐山退休后,中国反腐将何去何从的担忧一直存在。王岐山能否突破中共“七上八下”的传统,两年后继任中纪委书记时不时被外界提及。近日更有传闻称,五中全会前夕,有近百名高官联名提议王岐山十九大连任。

十九大去留似成定局

近期有港媒称,由于王岐山在打虎风暴中的重要作用,中共高层中已有诸多官员提请中纪委讨论其留任问题。消息称,在五中全会前夕,已有36名中央委员、22名候补中央委员、15名中纪委常委以及42名中纪委委员分别联署至中共中央委员会,提议王岐山连任下届中纪委书记。

颇不寻常的是,大陆官媒似乎在呼应传闻,罕见发文直接点名王岐山可以“干到70岁退休”。11月9日,中纪委官网发表了一篇训诫纪检官员的文章,题为《干事要担当管人也要担当》,文中提到了一句颇为敏感的话称,纪委书记、纪检组长要有担当精神,“决不能把到纪委领导岗位工作,看作是为了延长三年工作寿命”。

针对中纪委的这篇文章,北京市委旗下媒体《北京日报》迅速跟进,其微信公众号“长安街知事”当日发表题为《纪委书记都能多干三年吗?》的评论,并进一步分析称:“中纪委官网今日发文颇有深意,用一种反面举证的方式,点破了长期以来纪检干部任用的不成文规定”,即:退休制度中有一个特殊条款,就是因工作需要且身体健康,可以继续担任领导职务。纪委就是这样一个极少数的“特殊群体”。在外界看来,阻碍王岐山十九大连任的最大阻力因素是他的年龄,因为生于1948年的王岐山到2017年的十九大时将69岁,超出“七上八下”的年龄划线2年。

所谓“七上八下”,是指中国官僚体系所遵循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即中高级别的官员都有一个退休年龄限制。司局级和副部级官员的退休年龄是60岁,个别副部级和正部级官员的退休年龄为65岁,政治局成员的年龄则可放宽至70岁左右。在政治局常委层面,还有一个针对上任的“潜规则”——“七上八下”,即67岁时还可以担任政治局常委,但68岁就不可以。现任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就是在67岁时“涉险”入常。

“长安街知事”文章同时指出,中纪委副书记以往多是干满任期再卸任,“届中即使到了65岁,也并没有被免。”有分析认为,若王岐山任职年龄“放宽至70岁左右”,再遵循中纪委副书记“干满任期再卸任”的惯例,那就意味着他可以完成在中纪委书记一职上的第二个任期。由于外界普遍关注王岐山十九大的去留安排,官媒的这些敏感言论引起外界极大关注,多数观点认为,王岐山十九大留任已经定局。

打破常规早有先例

就算王岐山十九大继续留任中纪委书记,他也并非打破中共官场退休惯例第一人。2013年3月的政协会议上,1948年出生的周小川成功留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按照有关规定,正部级领导退休年龄是65岁,周小川已经不能留任央行行长。但在3月11日的政协会议上,周小川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成为国家领导人,65岁退休年龄不再是他继续执掌央行的限制。

到目前为止,周小川已经掌管中国央行13年,历经朱镕基、温家宝和李克强3任总理,被海内外视为中国货币政策的最佳代言人和操盘手,更有“人民币先生”之称,因此他何时退休也成为近两年的热议话题。《北京商报》曾报导,尽管人们对于延迟退休颇多争议,但对于周小川延迟退休却毫无争议,连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说,“我们没有听到过有关周行长退休的传闻,他不退休我非常高兴”。周小川是业内公认的学者型行长,他3年前破例第三次出任人行行长时,中共朝野即是希望他能够完成利率、汇率自由化和资本项目可兑换等3大金改,促成人民币国际化。今年3月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现场,周小川再度被媒体问及“何时退休”,他仅表示,目前没有具体消息与想法。

同周小川类似,王岐山在十八大担任中纪委书记之初,就声明当时中国的反腐要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如今3年的时间过去,从救火队长到反腐斗士,王岐山不仅实现了全国反腐无死角,还更新了中共党纪和廉洁自律条规,势要在大陆实现反腐标本兼治。

五中全会前,中共中央全文公布了号称“改革开放以来最全、最严党纪”的党内纪律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据称此番党内纪律处分大修,贯穿了习近平和王岐山更多的反腐肃党的战略考量,并由王岐山一手主持操作、至少会商了26名副省部级以上官员、专家学者人等,历时一年才完成的。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官媒在报道时这则新闻时,强调了中纪委在2014年10月中纪委四次全会中,王岐山提出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建设的“时间表”:确保到建党100周年也就是2021年时,建成内容科学、程序严密、配套完备、运行有效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同时,虽然近日上海、北京“首虎”的相继出现,已经让这场反腐运动造成了“举国沦陷”的结果,但是当前中共省部级以上腐败官员的清理仍未结束,金融、媒体层面的反腐整顿才刚拉开帷幕,军队反腐问题也尚未理清。在这样的特殊历史时期,身为中纪委书记,誓言反腐要标本兼治的王岐山所扮演的角色“难以或缺”,继续连任一届的可能性很大。

在目前的情势下,反腐“打虎”以及立文党建的“治标”与“治本”都已有所突破和成就,中共整体状态也有所改观,但是仍然不能低估党政军体系内的腐败程度和治理难度,体制性腐败的巨大惯性显然不是靠短短几年的整顿就能成功扭转的,更不用说培育出一个健康而有活力的新的势能。这就意味着党建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至少反腐整顿的高节奏还要持续数年之久。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