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重金铺路中共大外宣海外扩张

自由亚洲 | 重金铺路中共大外宣海外扩张

中国官方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涉及在14个国家至少33家电台隐蔽以双语广播,其中包括华盛顿的WCRW电台。有大陆媒体人分析,这仅仅是中国动用庞大经费推行的海外大外宣国家战略的冰山一角。 (卡帕/维灵报道)

路透社日前报导显示,包括位于华盛顿的WCRW电台在内的,由中国官方背景支持的33家电台用英文、中文或当地语言广播,它们通常忽略对中共的批评,避开任何对北京负面的描述。

Clipboard28_50
新华社租用纽约时代广场最大广告位(来源:博谈网)

中国媒体人周四(5日)对本台表示,意识形态部门动用巨额的资金在海外搭建外​​宣平台,在中国的媒体圈早已经不是秘密。早在去年9月香港占中期间,涉及数十个国家的142家海外华文媒体发布“保卫香港联合宣言”,力挺中国当局,被中国媒体人戏称为假外媒集体站场。

在此之前的2014年3月11日中共两会期间,一家来自澳大利亚、名为《环球凯歌传媒》的记者克鲁思多次获得官方点名提问,事后该媒体也被挖出背后的股东是中国官方所属的传媒公司控股。

曾在国内从事媒体工作的苏雨桐称,类似的情况非常多。据记者无国界调查,在法国,也有很多中方出资办的媒体。

她说:据记者无国界调查,其实在法国他们也发现有很多是中方出资办的这样的电台,而且是数码电台。他们首先是想要影响到海外的这些华人了。另外我们也发现他们也在影响西方的受众。比如说对西方的媒体的一种渗透,这个其实已经远超了路透社报导的这个内容。比如说在西方的一些拨款电台里,包括中文部门及其它的一些节目上,都在不停地把他们的意识形态和所谓的价值灌输出来。

苏雨桐还以自己的经历为例,批评德国之声、法广等传统的西方主流媒体,它们有些与中国官方背景的媒体进行合作,有的在对华报导中表现出来的靠近中共的做法,甚至是沿用中国官媒语境报导的做法,让人担忧。

据悉,中共大外宣惯常做法是:官方机构成立看似市场化的子公司,然后收购海外媒体股权,派出运营人员和编辑团队,按照官方的口径进行宣传。如果不能购买股权,则购买时段或版面发布中国官方希望发布的信息。

原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长平表示,中共从建党开始就非常注重宣传,建政后,更是成立了从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国际广播电台、外文局等组成的文宣体系。而真正大外宣的概念被人注意,系2009年当局划拨450亿元进行所谓的形象公关大外宣国家战略开始。

他说:大外宣这个概念是2009年开始的,2009年《南华早报》有个报导,中国准备450亿元人民币来推动媒体的国际扩张,改善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当时环球时报和新华社都转述或重新报导。官方的报导说,2008年遇到了一系列的公关危机,3.14西藏事件、(奥运)火炬传递事件、毒奶粉,中国政府它不是反省,而是归结到宣传上,所以在准备450亿元启动国家公关战略。

长平认为,从功效上看,中共的大外宣对内以外媒的名义欺骗民众,对外则充分利用了自由世界的言论自由暗渡陈仓,以达到对西方主流社会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他说:对内他们会经常引用所谓海外媒体的报导,事实上这些报导都是由中国外宣系统控制的。对外呢,他们利用西方的言论自由。欧美的主流社会是认同言论自由和观点多元的,所以他们会试图去听各种声音。主流媒体从职业伦理上说通常它会引述不同的观点,这就等于中共的声音藉这个通道也进入了主流媒体。它对塑造主流社会的舆论影响是有一定的功效的。

中国不愿具名的媒体人告诉记者,450亿还只是公开披露的以小部分。各地政府都有巨额的外宣经费,一个副省级城市一年经费可超过20亿元。一些外媒、假外媒纷纷和中国一些宣传部合作,成立地方分频道获取利益。如凤凰网在薄熙来在重庆的时期,新加坡联合早报网在李春城时代的成都,香港大公报和文滙报在各地的广告创收平台等等,同时也成为中国文宣系统腐败的助推剂。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