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报|傅桓:党对媒体不放心 「意识形态至上」

东方日报|傅桓:党对媒体不放心 「意识形态至上」

新华网早已是展现内部权斗的「传声筒」。在过去几个月里,它不止一次替广东新任宣传部长传达信号,比如说南方报业投入更多力量加大党宣报道,暗示南方报业已经「听话」了。在最近,它又替「毛左」鼓与呼,传达国家意识形态中心成立了新媒体生力军。

党对媒体不放心,所以几十年来,始终在媒体上推行「意识形态至上」的政治规矩。

这个意识形态中心挂靠在中国社科院,是一个被极左与毛左深深盘踞的机构。这个中心毫不讳言地宣布,成立新媒体研究院就是为了「赢得新三十年意识形态斗争」,是打赢所谓「网络阵地战」的生力军。党的喉舌在向民众传达意识形态恐怖气氛上,不遗余力。

大陆许多人对这个中心及其新媒体研究院不屑一顾。事实表明,在过去微博上的数次意识形态攻击中,这个中心尽管起到了中介与鼓动作用,但在微博式微、民众不易被洗脑的情况下,它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小。大多数情况下,它所发动的攻击都是无疾而终。

国家意识形态中心,这个称呼就像许多盛行大陆尤其是北京的骗子集团那样,喜欢给自己冠名一个巨大的名称,以暗示自己与中央有关系,从而为此后的骗术遮上「神秘」面纱,以便让骗子更顺利地实现目的。国家意识形态中心,并没有脱离这个命名逻辑。

从该中心成立的新媒体研究院成员看,基本上网罗了时下活跃的毛派极左分子,也展现了高举毛派旗帜的党政军学机构。这在一定程度上展现了当前中国意识形态部门所拥有的「人才」与「资源」。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智库是毛派极左势力的集中展览。

在很多方面讲,国家意识形态中心的目的都不是为了所谓的新媒体。网络新媒体现在属于网信办权力范围,历经反覆压制与清场,「两微一端」(微博微信客户端)早已经被驯服,没有什么有生力量可供「打击」。也只能说,意识形态中心醉翁之意不在酒。

国家意识形态中心深谙党的行动策略,那就是无时无刻不在制造「敌人」,以实现自己的利益。新媒体研究院在成立缘由上,紧紧抱着「互联网已是意识形态争夺战的关键领域」这个标靶,以宣扬互联网威胁论,恐吓民众,并以此获取党政财力支持。

所以,对毛派而言,成立这个新媒体研究院,用所谓的「新生力量」为名目,获取意识形态投入的项目,是一个目的;其次,则利用这个旗帜,占据毛左话语权的高地,以观后效。既是一门生意,又是一桩政治投机,国家意识形态中心这帮人摸准了党的 G 点。

但是并不像网民所悲观的那样,这样的毛左建制化,除了制造「网络雾霾」之外,几乎达不到意识形态洗脑的目的。相较于媒体的快速变革,这个党的文宣成效始终低级,一直以来都没有改变「有人的地方没阵地,有阵地的地方没人」这个尴尬的现状。

在牢牢监管住微博之后,微博衰败如草莽,变成了话语的荒地──然后,网信办宣布,他们占据了微博这个舆论高地。统治平台,进而统治话语,这是文宣始终在做的事情,但平台迅速集结与崩溃,话语迅速集合与碎片化,都超出了意识形态可以全然控制的范畴。

党对媒体不放心,缺乏必要的手段,所以几十年来,始终在媒体上推行「意识形态至上」的政治规矩。好就好在,媒介旧格局崩溃,新格局未成,这让「意识形态至上」难以确切地稳定下来,处在动荡之中。以民间或学术身份伪装的国家意识形态中心,亦非那块「钢铁」。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Chrome浏览器插件,直接点击阅读中国数字时代。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