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依赖和脸书亲中

公众号依赖和脸书亲中

微信公众号的火爆并非近日突发,它丰富的功能和粉丝经济变现能力对大陆用户来说一直颇具吸引力。以至于绝大多数使用者至今未能清晰感知到遭其禁锢的损失;微信内容过载,整体质量水准低下,有可能出于什么原因?近日知名国际社交媒体 Facebook “正在努力打入中国大陆市场的消息因扎克伯格在清华大学的又一次演讲再度进入热门话题。Facebook 能达成预期并获得收益吗?

iYouChattwitter收集到一些中文用户的相关态度,邀请时政观察人士Don SylarAkimoto Miharu一起聊聊这个话题。

iYouChat Twitte网友wzyboy表示: “越来越多人放弃网站迁到微信公众号了,从一个自己搭建、可以被搜索引擎索引、互相友链的开放生态圈,转向一个受到严格监管、版式单一的封闭平台。刚才在邮件列表里看到某 LUG 都开公众号了,真不通曾经自己搭建 Postfix  named 的人怎么能忍受这样一个封闭圈?关于这个问题,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Don:两种方式都在墙内,可以认为所面临的审查力度、被封锁可能性是基本一致的,不过相比自己搭建Postfix来说,利用微信公众号服务的成本比较低,对技术能力没什么要求是一方面,此外就是关系网络的可靠性。微信提供的连接状态是一种强连接的拓开,也就是说基于强连接的私人小圈子,其中每个个体向外拓展的连接状态也有不少是强连接,这样层层蔓延开来,对发布源的传播预期来说会有一种踏实的感觉。但在公众号迅速火爆的所有可能性原因中,这点是最弱的。

iYouChat:为什么说最弱?如此多的网民痴迷于公众号有可能存在哪些原因呢?

Don:强弱的比较来自大众价值观,对于写手来说,能通过写作获得满意回报的人毕竟很少,不管是否钟情于写作,对回报的关注在发布者心目中很可能是第一位的。当下更多人已不再满足于转发和点赞数量的虚拟荣耀,基于这点,打赏功能的外观就给人一种错觉每个人的影响力都可以换真金白银,粉丝经济可以变现,但真的是这样吗?想必很多人已经开始失望了。

iYouChat:据说有些公众号文章经常能达到10+的阅读量,基本上已经实现公司化运营,动辄估值上亿,这些成功案例的公开给草根写手的刺激应该不小吧?但利益刺激并没能提升内容质量,原因在哪里?

Don:也是一种虚幻,活跃的基础订阅用户低于一万的话广告投入价值不会太大,人们早已习惯于免费获取内容,支付依靠的是情感关系和羊群效应。对于普通写手来说,更多是被微信的功能囚禁于更小的圈子范围内了,有趣的是,人们建立强连接小圈子的条件是基于共性的,共性越高连接强度越大、关系越稳定,于是就变成了写手之间自成圈子,粉丝团自成圈子,后者是可以形成羊群效应的,对于前者来说,影响力变成了一种可交易的东西,个体会认为先行付出此后便有更大机会收获回报,也就是我们常见的友情转发、打赏。很明显,不论是写手圈子还是粉丝团圈子,传播和打赏的行为与文字质量的关系已不是很大, 人情社会对质量的埋没是间接造成垃圾信息充斥的原因之一。

Akimoto:从粉丝角度上看也一样。只关注一个写手的专情级粉丝应该不多,如果你的朋友里有数位都在写公众号,几乎每天能看到他们发布新文章,做为不写公众号的纯粉丝,要是每个都去打赏,估计坚持不了多久就力不从心了。

另外,写手都崇尚做内容的说法,几乎不顾及在严酷的审查制度下的内容能做出几成价值,他们认为只要好看出奇标题党够吸睛度就能引来点击,甚至有人花钱去买所谓的干货。但从受众角度上看,所有内容都是差不多的模式,只能感受到信息轰炸,越来越没精力仔细品读,真正的价值就被埋没在其中了。这是另一个原因。

iYouChat:传播的便利也是公众号火爆的原因之一吧?我曾经听过这样的观点,认为贴公众号链接到推特不如在朋友圈转发更有价值,感觉这个思路很奇怪。

Akimoto:这种想法有可能出自于不经常翻墙的网友,有些以己度人,认为推特的中文用户应该很少,而公众号的内容是基于大陆用户的兴趣点量身打造的,墙外的关注度有可能不如墙内。这个观点没有考虑到如果是一位几万粉丝的推特用户粘贴公众号链接,推广能力肯定会比朋友圈更大,微信好友上限是五千,即便全加满也不可能强过墙外公开平台,更何况公众号文章无法使用谷歌搜索。也有公众号作者将自己的文章链接贴到twitter,传播效果一方面与自身影响力有关,另方面就是审查,很多内容点击后发现已经不在了,如果不考虑打赏功能的话,还不如直接贴在Google+上,字数宽裕、可长期存在且容易搜索。微信的分享便捷是个假象,对传播来说在乎的应该是受众面而不是操作体验。

更,公众号的举报功能令那些可以用技巧绕避审查过滤的内容也被短命,对写手来说,究竟是打赏更有价值还是留存和被搜索更有价值,或许要因人而异了。

iYouChat::也就是说有利益给写手,有内容给用户这个良性循环只是个表面状态,利益不是基于内容价值的公平调配,长此以往会有更多写手失望;用户会逐渐厌倦因举报被删除的白板,另外就是过载信息的轰炸,内容几乎没能达成应有的价值,从碎片化为粉尘,只能带来更多疲倦。本网随机采访过数位来自于不同群体的公众号订阅者,他们大多表示,已经好久没有仔细读公众号文章了,有些转发不过是拿了作者的红包而不得已。我想这应该不是写手所期待的价值回报吧。

Don:还有另一种说法,认为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微信做的比较好,是留住写手的主要原因。听起来有些合理,毕竟版权是写手主要关注的事项之一。但也不是绝对,微信的抄袭也很严重,或许个体感受不尽相同,墙内相比下一直是版权意识最差的。

Akimoto:还是价值观问题,同样是考虑事项,版权、言论自由、影响力、实质收益等等,重要性究竟谁先谁后,对不同写手来说或许大相径庭。不用说长文,就是一条原创的twitter帖子,如果转发者没有标注字或来源,很快就会有网友指出。知识产权保护在墙外平台应该不是严重问题。

iYouChat:还有一种特殊的情况,网友sunny081152表示:开公众号的原因可以说是一种政治需求吗?高校学生会的现状是:领导要看,我们就得做。对于一个高校学生会新媒体负责人来说与利益相关。

Don:这是个典型。但领导要看应该出现于公众号火爆之后,意识到微信的热度而选取其为主要平台。这不完全是微信火爆的原因,更多是结果。但宣传效果很明显跑不出自家小圈子,近似面子工程。

iYouChat:做为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的亲中行为和欲打入大陆市场的积极性已被大陆网民熟知,知名作家慕容雪村认为:无论扎克伯格献多少殷勤,北京都不可能让FB重回中国。一个服务器设在境外的社交媒体,在北京眼里就是不可靠的、危險的。而且扎氏殷勤也不符合中国殷勤模式,这里常用的是塞钱、給股份和「合作」,空口白牙办不成事。扎氏还需要問問自己:即使北京允許FB重回中国,你是否做好了当言论审查官的准备?”FB的预期能现实吗?大家怎么看?

Don:慕容雪村的说法没错,中国式办事的确需要建立在利益基础上,不过扎克的献殷勤举动或许更多是给鲁炜吃定心丸,毕竟他不会把服务器迁到大陆来。至于能收效几成,还要看实质利益勾兑的分量,比如与中国企业的商务关联等输送。但生意人是要逐利的,关键在于他能从大陆赚多少。

Akimoto:扎克或许会失望。首先FB是社交应用,盈利来自于用户自身的社交关系和这些关系所带来的内容。在大陆,不翻墙用户的社交关系基本都被微信微博绑定了,短时间内FB很难抢到足够的关系网,除非它能为物质至上的社会开发出超越红包的吸引力。其次进入中国必定是阉割版,其行为所代表的公信力就此丧失,连翻墙的老用户也有可能因厌恶而抛弃它,就如EvernoteLinkedIn。当下许多大陆读者的价值观已经被GFW打磨成看不到的内容才是好内容了,而纽时在近期弄了个阉割版app在大陆下载,其效果还有待观望。

Don:这么说也有点绝对,对于纽时来说,知名度在大陆应该是可观的,同时不翻墙的网民一直不少,阉割版APP是为那些懒于翻墙又了解纽时知名度的群体配置的,它能存活多久一方面源于纽时的自我审查被满意的程度,另方面就是上述群体的大小。前者对纽时的公信力是损失,后者对翻墙动员是阻碍。此处FB也是同理。

Akimoto主要是苹果的中国版在大陆获取的高额利润,对那些海外公司来说是不小的诱惑。但同样是接受审查,FB会比苹果耗费更大成本。如果它能进入中国,需要一支专门的富有经验的审查团队实时运营。最重要的是,中国的审查标准很模糊,解释权在网信办手里,外籍企业即便接受审查也不一定了解真正需要删些什么。中国当局也明白这点,于是除非能答应对中国用户建立单独的数据库,并储存在中国本土的服务器上,以及足够的与中国企业合资的诚意。对于前者,扎克曾经拒绝过,对于后者即便答应下来,也只有中国互联网三巨头能与其体量相近。新浪做为山寨版的twitter扎克不一定看得上,而腾讯与facebook太相似缺少互补空间。谁能帮FB落地中国这个问题一直是评论界的热门话题,目前认为百度和阿里巴巴最有可能,但两者的态度至今都很模糊。

iYouChat:中国网民支持被中国封锁的海外互联网企业的现实方式是翻墙对抗封锁管制。相信选择使用谷歌、FB而不是百度、微博的用户所看重的应该是享受言论自由的机会。不论扎克自己怎么认为,其努力进入中国市场的全过程所展示出的艰难已足够令极权政府严酷的网络管制现实得以被更广泛的感知。如果FB最终无法进入中国,其中文用户数量的增减、以及海外市场对中国互联网产品国际化实质是反转GFW”这个概念的共识程度,将有可能体现这一感知成效。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