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 尴尬的中共党报:订阅靠强制

纽约时报 | 尴尬的中共党报:订阅靠强制

北京,一名男子在自行车修理铺旁一边等待一边阅读报纸。

北京,一名男子在自行车修理铺旁一边等待一边阅读报纸。

习近平主席治下,有损共产党官员政治前途的过错数不胜数,如今又新增了一条:订错报刊。

中国东北部城市哈尔滨的党报《哈尔滨日报》发布了一篇措辞严厉的警示文章,呼吁党员干部落实党报订阅工作。这类呼吁是中国的党报为巩固发行量在每年年底进行的例行动作。党报可不是什么世上最引人入胜的读物。

不过,或许是因为预感到越来越难吸引读者,《哈尔滨日报》发出了进行惩罚的威胁:不能完成任务的单位将被点名。

“对征订进度过慢、屡催不进的单位,要给予全市通报,”该报在上周四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

(该报在头版突出位置刊出这样一篇文章,多少说明了吸引读者有多么困难。)

早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报章在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运动和政治生活中就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种状况持续了几十年。

但最近几年,互联网侵蚀了纸媒的影响力,而想要节省开支的党政机关,一直在减少订阅无人问津的报纸。

中国出版管理机构的数据显示,2014年报纸的利润比前一年下降了12.8%。他们没有将党报和其他报纸分开来统计。

北京外国语大学新闻学教授展江表示,公众不感兴趣,导致党报订阅量大幅下滑。

“过去,当地政府至少还会给部分党报一点面子,但现在很多都不愿意管订阅的事,”展江说。

《哈尔滨日报》告诉党员干部,党报发行工作“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

“做好党报党刊发行,关乎意识形态安全、关乎中央精神落实、关乎主流舆论传播,”文中写到。

它敦促哈尔滨各部门、各单位充分认清当前党报党刊发行工作的“新形势”,“不折不扣地”完成征订计划。

新闻学教授展江表示,即使有大批强制订阅的读者,很多党报党刊也会夸大其发行量以吸引广告客户。他说,比如号称有800万订阅者的《四川日报》就曾名列全球发行量第三。

展江估计,它很可能只有40万的订阅量,而其中能真正通读该报充斥政府报告和干部发言内容的读者,可能更少。

尽管新闻在中国受到严格审查,但更加面向市场的媒体进行了更具创新精神的新闻实践,对读者更具吸引力,进一步挤占了党报党刊的市场份额。

本周,中国西南部省份贵州省的省委书记陈敏尔指责一些官员对八卦消息很关心,对党的声音不上心。“迟早要出问题,”陈敏尔说。“这种情况不改变,党的好政策就不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其他一些地方的政府也显示出支持党报订阅工作的决心。本月,江苏省一个县禁止将党报党刊订阅经费用来购买非党报党刊的出版物。今年10月,甘肃省一名官员宣称,阅读党报可以帮助人们判断是非。

北京的一名党报发行人员李平(音)表示,党报发行量多少一直由官方指令控制。

“过去几年,来自政府机关单位的党报订阅量没有太大变化,因为上面有命令,”李平说。“但个人订阅量非常少,可能只有1%。”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