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 | 新疆哈密数千矿工集体罢工

自由亚洲 | 新疆哈密数千矿工集体罢工

新疆哈密潞安公司三道岭矿区约七、八千名矿工11月2日集体罢工抗议,要求公司发放被莫名取消的季度奖,并改善职工看病贵、工资低的问题。有参与抗议的矿工向本台表示,公司在他们抗议后召开会议,要求各级领导看好他们并进行压制。结果,11月3日,只有约百名矿工家属继续抗议,据称还与到场的警察发生冲突。

dbed0fd0-4e95-4075-a396-71fa6a1351ee

新疆哈密潞安公司三道岭矿区约七、八千名矿工集体罢工抗议(新浪微博)

因工资问题,新疆哈密潞安公司数千名矿工11月2日上午在公司大门外聚集,罢工抗议。

居住在矿区的居民李小姐11月3日向本台证实了此事。

记者:“我想问您个事情,说是昨天矿区上有好多矿工在抗议工资低,这个事情您知道吗?

李小姐:“嗯,知道,晚上的时候我就看微信,微信上有,反正看起来人挺多的。我自己觉得吧,人都是为自己的,单位也有单位的难处,个人也有个人的难处。”

一名要求匿名的抗议者11月3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他们的工资几乎没有上涨,职工们早已积怨甚深。而当地唯一的医院几年前被收归哈密市管辖,在医院设备人力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看病的费用却几乎翻倍,令他们雪上加霜。近日,潞安公司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就突然取消了职工们的季度奖金,瞬间引发众怒,大家都想要讨一个说法。该名矿工说,参与抗议的人数约在七、八千人左右。

“因为本身我们月工资就不高,现在我们人均月工资基本上在1000到2000之间。”

记者:“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个工资?”

对方:“九几年我们就是企业单位上的职工,也就是拿一千多块钱的工资,将近20年过去了工资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现在单位主要是靠几项奖项(增加收入),靠季度奖、半年奖和年终奖,结果这个季度奖本来是10月15号到20号之间就要发的,结果就莫名其妙,没有任何文件就说这个奖取消了。本来情绪就挺不好的,结果这个钱一取消以后就激起民愤了呗。有七、八千个人(罢工抗议)吧。”

记者:“七八千这么多?”

对方:“嗯。”

记者:“这个季度奖本来大概每个人可以拿到多少?”

对方:“人均是1500到1800块钱。”

记者:“那后来有没有告诉你们为什么不发这笔钱?”

对方:“说现在煤炭行业不景气,生产出来的煤卖不出去,效益不好,种种的这种借口。”

记者:“就是在昨天大家都罢工之后,做出的这么一个说法是吗?”

对方:“对。”

这名矿工告诉记者,他们上午抗议后,公司下午召开会议,要求各级领导“看好下属”,如果再发生类似的聚集事件,就采取罚款等处罚措施。这导致翌日只有一些矿工家属继续在公司外抗议,据说还与到场的警察发生了冲突。

记者:“今天还有在罢工吗?”

对方:“他们昨天下午开了个会,董事长给单位的人开了个会,通知各个下属单位的领导管好自己手下面的人,如果说发现还有群众聚众闹事的,要么把他的领导职务给取消,要么就是采取罚款的措施,就打压你。所以今天去领导大楼门口的基本上都是家属,老年人居多。今天早上也是听说的,听说他们警察都在里头,然后警察和民众还起了冲突,有人受伤。”

记者:“今天大概有多少人去了大门口?”

对方:“有一两、百人。

记者:“那昨天有没有发生一些冲突?”

对方:“群众太多了,警察也没发挥什么太大的作用。”

此次涉事的潞安新疆公司前身是哈密矿务局。2007年,山西潞安集团与哈煤集团重组成立潞安新疆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本总额为125893万元人民币,其中潞安集团占51%,新疆自治区国有资本占33.55%。公司位于三道岭矿区,矿区总面积900平方公里,人口近5万人,是一个远离中心城市的独立工矿区。

上述矿工表示,当地没有镇政府,哈密市政府也仅设了一个办事处,整个矿区几乎都被潞安公司所把持,令他们上诉无门。

“现在等于是没有人管我们,除了这个企业单位的领导。如果说他是好人的话,能多照顾一些职工或者职工家属我们生活还能好一点儿,如果要摊上一个这样的黑心的领导,别的问题就不用说了。职工提出来的涨工资问题和看病贵的问题都没有得到很好的答复。”

本台记者随即致电潞安新疆煤化工公司多个公开电话,但所有的电话均无人接听。哈密市政府的电话同样无人接听。

矿工们说,他们的要求并不高,吃饱穿暖,衣食无忧对他们而言就已足够。

(特约记者:扬帆;责编:胡汉强/寇天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请在这里下载FreeBrowser,将它的APK文件下载到本地然后传到手机中安装,即可翻墙。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