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官员反驳联合国酷刑委员会质疑

纽约时报|中国官员反驳联合国酷刑委员会质疑

Ed Jone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2012年,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看守。中国官员周三对联合国的一个委员会表示,监狱里的单独监禁“惩罚性措施”。

2012年,北京市第一看守所的看守。中国官员周三对联合国的一个委员会表示,监狱里的单独监禁“惩罚性措施”。 Ed Jones/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相关阅读美国之音|中方就酷刑审议答询 人权人士称其不诚实

日内瓦——中国高级官员反驳了广泛使用酷刑的指控,这是对周三联合国专门委员会所提出问题的回应。该委员会要求中国履行对消除酷刑的承诺。但中国官员的反驳缺乏细节。

在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United Nations Committee Against Torture)一场听证会的开场发言中,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大使声称,中国代表团提供的“详实的数据”,展现了在反酷刑方面“所取得的切实的和 可持续的”成就。中国大使吴海龙率领一个39人组成的代表团,参加了为期两天的听证会。

人权倡导人士反驳说,官员们逃避了听证会提出的许多问题,对国际准则表现出的无视,几乎到了藐视的地步。他们形容,随着听证会的进行,在聆听代表团对质询的回应时,他们表现出了“怀疑和嘲笑”

中国公安部法制局副局长李文胜表示,“中国政府禁止酷刑,并会对任何滥用酷刑的国家机关人员予以公诉。”但他没有说明起诉的具体数字。

为证明中国在遏制酷刑方面所取得的进步,最高人民法院法官李晓告诉委员会,中国法院在过去的两年半里,有2191人因证据不足或非法取证而被判决无罪。

委员会还询问,自7月开始打压律师以来,有多少中国律师遭到了羁押,以及有多少律师因受到指控而遭到羁押。但代表团没有提供任何相关信息。代表团的确列举了一些“扰乱法庭秩序”的律师的最新案例,也提到了以“违反法庭纪律”为由驱逐律师的黎庆洪案。

委员会也询问了西藏境内的政治犯人数的详细信息,西藏是中国的一个自治区。但是,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的一位副司长金春子,告诉委员会“没有政治犯这回事儿”。她补充说,“残酷对待少数民族犯罪嫌疑人的指摘是毫无根据的。”

代表团对于囚犯待遇的解释引起了强烈的反应。委员会要求说明中国监狱内单独囚禁的详细情况,公安部的李文胜回应道,这是“一个管理问题,而不是一个惩罚性措施。”

禁止酷刑委员会主席克劳迪奥·格罗斯曼(Claudio Grossman)说,听到这个他很惊讶。“这肯定会被认为是一个惩罚,”他说。

委员会成员还询问了使用铁制审讯椅的更多信息。人权团体报告,中国的几乎每个公安局都有这种椅子,囚犯们称,每次会被绑在上面鞭打数小时,甚至数天。委员会被告知,当局会对审讯进行录像和录音,“没有运用审讯椅实施酷刑的类似事情”。

这种椅子称为“老虎凳”,意在“保证在押人员的安全,防止在押人员逃跑、自我伤害或攻击其他人,”李文胜说。“如果犯罪嫌疑人自杀,工作就难以继续。”

为了避免类似的问题,“有时椅子用软垫包裹,以增加舒适感,提高安全性,”他说。

听到这里,藏人僧侣果洛久美(Golog Jigme)说,“我真是不得不笑,我看着他的脸,笑了起来。”这名僧侣自2008年以来已被捕数次,并在今年得到瑞士的庇护,他表示他曾经在这样的椅子 上度过了几个月,伤疤仍在。“为了我的安全,”他说,“他们甚至把我吊在椅子上。”

“我无言以对,震惊了,”他在听证会后接受采访时说。“像中国这种在国际社会受到高度重视的国家,来到这里并利用这个平台撒谎,真是难以置信。”

人权组织也得出了大体相同的结论。“中国实际上是对一个关键的联合国机构说,我们会来出席,但我们不会遵守公约,”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说。“中国对广泛认可的国际法和程序如此不屑一顾,这不是一件小事。”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