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妄议一下最近发生的各种事

白马:妄议一下最近发生的各种事

本期人物:穆加贝。贝爷力压“不言动武”的范将军,“共产共妻”的谢叫兽,荣登本期人物,关键还是在于“孙子和平奖”这个眼药上的好。记得楼主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就能在电视上看到这位神州人民的老盆友,一晃小三十年,还能和大家坐一起谈笑风生,确实不容易。当然相比而言,那个没有贝爷什么都不是的祖国,津巴布韦,最近更为大家所念叨。自打肥包上位,同学们不光文学知识丰富了许多,地理知识也有了不少长进,至少能够熟练读出例如津巴布韦、委内瑞拉、洪都拉斯、哥斯达黎加之类的世界大国名称,也能分辨努瓦阿图和阿拉木图的区别,当然还开始阅读“打劫不要玻利瓦尔”“100万亿津巴布韦币换3鸡蛋”这些趣闻。这次神州几根鸡毛凑一起,又把贝爷抬出来现世,在神州汇市娇喘吁吁的节骨眼上,只能说评奖的这帮鸡毛们没有一点经济觉悟。话说回来,贝爷能把津巴布韦币从当年开始执政对美元1.5:1的汇率,搞到3500万亿:1,最后全国美元硬通货,津币擦屁股,居然勒着裤带没有“大物理”,这个“和平奖”,倒也算实至名归。相比这下,肥包要想拿这个“孙子和平奖”,还要多加努力才行。

另外顺便一说,一直好奇这个“孙子和平奖”的奖金到底是多少??装逼其实不要紧,逼是一样的逼,票子上面见高低。楼主一直认为,真金白银才是检验一切的唯一真理,要不然大撒币出去撒币,叫花子上门要钱,为何都指名点姓的要美金。“孙子和平奖”据说当初是为了叫板“炸药和平奖”,叫板没问题,能每届甩个几十万美金出来颁奖,大家不认也得认。但是历代“获奖得主”,都是几个评奖的孙子念一下名字,奖状奖票都是找个“留学生”代领了事,比画个小人帖张符还草率。所以想来这次费尽心机把贝爷拱出来,目的就是这次奖金至少也得颁个几万万亿,看能吓死“炸药奖”不??

神州霜降,6月,8月,10月,两月一次,准时准点,已经成为“新常态”,李黑眼为了“保7”,大概真的急黑眼了。但是然并卵,楼主说过,这次老爷面对的是一条漏洞百出的破船,想要大水漫灌,水涨船高,都成为一种奢望。跑冒滴漏,蚂蚁搬家,灌下去的红票子反而还成就掏空绿票子的风险,不禁长叹一声,多么怀念当年宝二爷一注水就冒泡的幸福时光。当然,都说了,时过境迁,当年美帝灌水,二爷不过是顺水推舟,并不是猴拳耍得好。而今美帝抽水,眼见加息在即,老爷还想拼命灌水,“保七保八”??无非也就保个不裸泳而已。当然霜降有没有用?作用还是有的,起码10月还未见底,神州不少群众已经感受到飕飕的寒意。目测元旦也好春节也好,还有一大波基础物价的涨价潮到来,价格闯关2.0,去年就和同学们聊过,可以自行复习。神州年利率降到1.5%,相比之下,楼主黄鹤楼上,大家众筹能给出6%,还是美元,还是美元,还是美元。眼看着打滚的街边蹲们每月捏着那几张红票子等着老爷水淹七军,楼主说过,黄鹤楼,江心坡,相看两不厌,到底如何,还是师母已呆了。

肥包最近访美走英,四处背书名,搞得“联邦党人”“莎士比亚”,各种段子不断,想搞“威权”者,不怕威,就怕水,成为讥讽嘲笑的对象,就前景不大妙。当然也不能说肥包做法有错,老爷当政几十年,一直是这个做派,只是肥包命不好,正好面临一个移动互联,信息爆棚的大时代。想当年周公公“通晓七国语言”“阅尽世界名著”,就塑造形象很为成功。当然,说过了,老爷们的败笔,主要就在于刻舟求剑,信息时代了,还来掉书袋,只能沦为笑柄。就像老佛爷论能力,就不见得比康雍乾差到哪里去,但是不幸赶上个船坚炮利的大时代,不要说大英帝国,就是小日本,都能揍个满脸桃花开。肥包窜访英吉利,倒也惹着不少傻粪高潮,这次该轮到天朝上国去给英国修铁路。倒是没想过,人家英国老佛爷不答应咋办?还不成敢把人家的白金汉宫给烧了??所以唯有银弹开路,马屎皮面光,除了票子,到底待见不待见本尊,英国国会念念叨叨的11分钟,无人鼓掌,依然说明世界主流三观还是政治正确。当然,英国这类见钱眼开,典型的绥靖主义分子,好歹还给银弹三分薄面,虽然有茅厕会谈,但是也有皇家国宴。不像大流氓,底气足,就是不给面子。奥黑全家去接教宗,国会闭门羹,好不容易联大露个脸,下面稀稀拉拉都不好意思放照片给大家看。不过肥包头虽然夹,太祖当年相传的那点志气还是有,英国人面子给多一点,单就签大一点,4000亿,就是要活生生气死大流氓。

突然想起李大爷,这个老狐狸,不光脚底抹油,跑完了还出来上眼药,说什么“愚昧是人类大敌”。家底撤到开曼群岛不说,还提前布局英伦,享受老爷银弹。所以不论做什么事,关键是站好位,迎春风,不跑吃子弹,跑了吃银弹,不光肥包窑洞里面看“联邦党人”“莎士比亚”,当年公私合营,斗私批修,地富反坏割尾巴,李大爷在香江那也是看得真切,记在心头。

今天看到有同学在讨论,神州欲脱而不得,当如何求安?楼主只回复两个字,抱团。未来神州几年,经济萧条,治安混乱,是看得见的,再说一遍,“大物理”是不会,但是小骚乱预计还是新常态。偷鸡摸狗,男盗女娼,也是正常。网上流传不少“求生指南”,也有不少同学表示要家藏武器,其实都是然并卵。最重要的,就是学会抱团,特别是在信息时代,什么社区联盟,野营团队,多走动参与,一来锻炼身体,二来也算组织。特别同一小区街道的,拜个山头,拉个团伙,万一有个风吹草动,小股群氓暴民骚扰,也能守望相助,这才是正途。

当然,经济角度来说,寒冬将至,大家也还是两个字,抱团。携程要和去哪儿合并,背后是度娘的影子;土豆优酷合并后,要卖身马老板;至于小马哥,和奶茶公携手搞搞震。侧面反映出BAT这样的大佬们,现在都开始减员增效,抱团取暖,只求坚守阵地,剩下的,就是刚从校门出来“大众创新”的四眼田鸡们,黑压压漫山遍野的乱窜,最终结局无非两条,一是大佬们的马可沁割麦子,二是被寒冬冻死,总之四个字,经济炮灰。顺便一说,邢眼镜估摸着刚刚“定向增发”的三千万烧不了多久,新三板也是举步维艰,目前动作一是要再抵押借贷一千万,作为“流动资金”,二是开设子公司,想在IP运营上捞一杯羹。可惜衙门脑袋,和市场觉悟始终慢了不止一拍。IP运营这种业务,需要的是底蕴酝酿,深挖细作,直说就是只能锦上添花,不能救急救命。当年天涯大把IP资源的时候,邢眼镜跑去不务正业,家里养着小鬼乱窜,等到各种大佬们都在纷纷抱团取暖的当下,天涯另辟蹊径,压上最后一点产业寻求银行融资,继续风雪夜独行华山,结局如何,师母已呆。虽然天涯已经沦为灌水社区,才来想起捞IP干货,但邢眼镜已然辞去总经理,算为天涯近些年经营不善埋单,相比而言,倒是比那些遇事就知道灌水的总理们,高出不少来。

最后,神州名词,妄议。只好翻出几个月前的《杂闻录》,同学们自己复习一下就好。

【妄议】 妄,胡乱之意也。今幕府五代将军德川庆丰公所言“七有”,其一“妄议幕府”,官民通用,颇具震射之力。自幕府建政始,妄议太祖,乃恶攻、不敬、大逆,皆重罪。庆丰公自思尚未及太祖之位,遂以“妄议幕府”论之。朝中为官者,妄议幕府,自与幕府“不齐心”,弹正台巡视查实,罢官撸爵不必说,唯民间妄议,无官可撸,奈若何??幕中高人云:大头不能治,可治小头也;大悟。以女票女昌治民间妄议者,如必群之流,果奇效,未几,海内妄议乃绝。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