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步亮:文革式告密时代来临

东步亮:文革式告密时代来临

逃亡到印度的前南方都市报网站评论编辑李新,近日向美国寻求政府庇护。他自曝曾充当中共“国家安全”机关的卧底线人,在国安胁迫下写过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和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的“黑材料”,主动到香港参与过境外NGO组织活动,以帮助国安监视、收集相关信息,“做了一些违背内心的事情”。但是作爲一个媒体人,他又公开主张公民社会,追求自由民主人权,关注大陆民主化进程和维权活动,参加过零八宪章的第六批签署。以这样的矛盾心态给国安充当线人,他觉得自己人格分裂,因此决定出逃。

爲了证实所言非虚,获得外界信任,他向媒体公布了他所掌握的中共宣传主管部门下发的宣传禁令、网站根据上级要求设置的新闻审查敏感字词等证据,并曝光了中共宣传系统管控媒体的若干内部手段。李新所公开的这些内容,对长期在中共媒体和宣传系统工作的人来说,实在无甚惊讶,类似的东西几乎每个人都司空见惯、耳熟能详,可随时信手拈来,没人会怀疑它的真实性。事实上很多人所了解的情况比这些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人震惊的还是他公布的自己另一个身份——国安局的线人。

在中国内地,从事媒体、律师、维权和其他社会活动工作的人们,过去都知道自己身边有很多“党的耳目”,也曾经常互相怀疑某人是党的“特殊机关”潜伏的线人,但毕竟从来无法证实。这次,如此真实地看到一个线人站了出来,声称自己就曾爲国安局工作,而且还有颇多细节,而他竟是活跃在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第一线的媒体机构的一位媒体人,这实在让人心情无法平静。

国民党戒严统治时期,台湾媒体内部几乎每家媒体都有情报机关的线人,出版和播报的新闻及文章,即使保密到了最后一个环节,也可能突然泄密,遭到军警封杀和查禁,大量的媒体人因此而被迫害,甚至投入牢狱,客死他乡,家破人亡,数十年无法翻身。在中国大陆的“文化大革命”中,无数人因爲被身边的人告密和告发,而被批斗、搞臭、打倒,或身陷囹圄。这其中,告密者很多就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儿女、夫或妻,或其他自己最亲密、最信任的人。

我们无法知道,李新在南都网工作期间提供给国安局的情报,给多少媒体人或其他普通公民带来了不幸和灾难,对他们的工作、生活乃至以后的人生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影响,但是,可以肯定地说,这样的行爲一定对他人造成了伤害,给相关当事人的心灵蒙上了阴影,助长了社会恐怖气氛的形成,在一个现代文明社会里,对一个正常人来说,这种行爲我认爲不可宽恕和原谅,不管他当时是否受到胁迫,是否不得已而爲之。这是因爲,告密者的一次卑鄙,付出惨重代价的不仅仅是被告发的人,还有整个历史和社会。

就在这几天,中国内地又同时发生了几件事。某港媒驻内地机构的一名采编人员,因爲在微信群里对某件国内大事发表了不同于中共立场的看法,被群友告发到他所在的机构,称他“妄议中央”,发表不利于党的言论,违反新闻宣传纪律,而他所在的那家实际上由中共出资的假港媒,也不问青红皂白,毫不犹豫地就直接将其停职。广东湛江市岭南师范学院基础教育学院英语系副主任梁新生,前不久则被人告发在新浪微博上用网名发表“言论过激”的博文,“有损党和国家形象,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被行政撤职。他的事例还作爲典型案例之一被广东省纪委通报。

还好,这些人的“不良言论”确实是发表在了“不适宜”的公开场合。接下来,类似毕福剑那样在私人聚会场合、乃至朋友间一对一聊天的言论,也将会被举报,而且将越来越多。中共的“斯塔西”将越来越忙。

现在可以宣告,虽然今天不是文革,但是,文革式的告密时代已经到来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