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你还生吗?

任志强:你还生吗?

“ 放开二胎”已经成为这两天媒体和网络中的热门话题。狂欢的节奏远远超过”小康“的步伐。也许小康是整个社会的一个最低标准的提升,重在消除贫困。但放开二胎则关系着每一个家庭。
最初国家提出“只生一个好”,并未执行只能生一个的号召时,我的母亲—“一个坚定的马列主义老太太”就严格的要求我们兄妹四人都必须只能生一个。坚决的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带头做好表率。
当严格的计生政策变成国策时,一票否决权则让每个企业管理者都成了没有人情的冷漠机器。我也同样必须为了企业的生存守住这条底线。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用自己的工资,在国家发给的独生子女五元钱补贴之外,每年春节给每个员工的独生子女补发100元。这一做法从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一直坚持到现在。那时工资标准低,100元是个很大数字。今天也许只是个心意了。
二、我不想给任何一个违反计生政策的员工处分,只要求他或她们在要生第二个娃时,从企业辞职离开。不要给企业和其它的员工带来“一票否决”的负面影响。许多员工都理解我的做法。也因此许多优秀的员工不得不抱歉的告诉我,他或她要辞职了。
当放开双独二胎时,公司的几个年轻人,刚刚结束产假没多久,就又鼓起了肚子。我默默地为她们助福。也願意为她们多付100元。
从我的内心中,一直认为生育是人的基本权利。生多生少是一个家庭的自由选择,不应被任何人约束和改变。政府或国家都不应用暴力限制人的生育权利。
当一个国家无法从经济上解决或保障更多人口的温饱问题时,就动用国家机器—用名义的法律—实际的行政暴力,限制国民的生育能力,剥夺生育选择的权利,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良策。
独生政策的危害绝不仅仅是现在用数字计算可以证明的人口结构变化的问题。表面看是整体人口老龄化、劳动力减少,失独家庭增加,并因此带来许多社会与经济发展的矛盾。但深层次的则还有许多人文、道德和伦理的缺陷。这也许是比人口结构更长远的影响社会发展的问题。
如:大多数独生的孩子缺少社会交往的能力,许多还娇生惯养。很多缺少自主的责任感,更大多数缺少独立生存的能力。甚至连洗衣、缝衣,做饭、洗碗,都没动过手。这大约都来自于独生政策的恩赐。而这影响的绝不是一代人啊!
一个多子的家族中,孩子在儿时就知道关怀和照顾兄弟姐妹,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知道自己在家庭中的位置。当然也知道家庭的重要和父母的恩爱。
但独生却让孩子失去了体验群体生活的机会和乐趣。也让孩子成了爷爷奶奶与父亲母亲相互争宠的玩偶。也没有了独立生活实践的机会。富裕的家庭连孩子参与家务活动的权利都被剝夺了。更不要说从小就学会承担责任和珍惜恩爱了。
好的人文与道德培养没有了,反倒是许多本不该有的自私,成了孩子的权力。如:许多年轻人轻易的为了爱情中的一点不顺利,就会抛弃家庭的爱而自杀或干出杀人的愚蠢犯罪。有的因走入社会中的一些挫折而无法应对和自拔,宁愿放弃家庭和生命,或走上邪路。
更有许多自认成为了家庭财富的唯一继承人而不再愿意去努力奋斗。也有些依赖于父母的权力或金钱而横行乡里,干出许多让社会充满憎恨的事。甚至连有一些孩子在比拼父母的同时,反对父母再生二胎,死也要保住独生的地位。一个国家暴力赐给孩子的特殊地位。
许多人都在用批判的眼光看待历史上的皇帝,有着三宫六院七十二偏妃。每天要靠翻牌寻乐。其实生子是皇帝的一份责任。多子并竞争才能选出一位有能力、有爱心的皇子,以继承祖业。独子常常难有明君。几乎历代都是如此。清未大约也因此而被后宫掌权,最终灭亡。
当中国没有私有财产时,这也许无所谓。但当中国有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有了私营企业的发展之后,就面临着如何建立家族企业的问题。有了如何让家族企业传承并成为百年老店的问题。
但独生让百年老店成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一些家庭只有女孩子,但她们也必须承担父业的责任。一些家庭虽然生的是男孩,但却许多并沒有能力管理与继承父业。也有许多不对父业的行业或业务感兴趣,不愿参与其中。还有些宁愿自立家门。
虽然没有独生政策,许多家庭也会选择独生。但自由生的权利却会成为独生子,没有独享的地位和绝对的权利。这会成为逼迫独子努力的悬在空中的刀。无形中给了他一种压力,让他会珍惜一切。而非家庭自愿选择的国家暴力的独生政策,从儿时给独子产生的影响则恰恰相反了。
中国现在所面临的未来挑战,恰恰是如何在中国建立更多的家庭企业和传承家族企业的问题。
为什么大量中产或超中产的家庭会移民他国。有许多借移民而躲避独生政策的约束,或将子生于他国。正是因为要多子,以实现家族企业可以生存和壮大的发展之梦。
更不要说独生政策伤害了多少家庭,多少颗善良的心。也对社会和人的成长带来了多少伤害和损失了。再加上实施这种暴力行为时的违法犯罪和贪污腐败,让独生政策成为了一个几乎全国人民都敢怒而不敢言的恶政。
人性生育的选择权利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必要条件。用国家权力的暴力限制或剝夺了人性的基本权利,必然带来许多社会的弊病。并且是无法用一个纠错能挽回的时间周期。也无法改变人的生理功能。
上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人大多都在改革开放中是最大的受益者。他们进入了生活较为安定的阶段。有的享有福利分房,有的进入了中产层次。他们是最有经济的可能和意愿拥有更多子女的家庭,但他们都已经或正在进入无法生育的年龄。二胎的放开对这些人基本失去了意义。许多失独家庭都面临这种无解的困境。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家庭则面临着巨大的生活压力。许多是双独。虽然先已获得了再生的权力,却未见预期的多生。虽然这次放开了二胎的限制,但能否改变生育率的下降,仍是未知数。
原有的国家暴力为保证独生的目标,大多釆取了强制性的手术方式,绝了再生的后路。这也给放开设置了障碍。
我欢迎和支持放开二胎的政策。但更希望彻底取消计生的所有限制。放弃国家暴力对人性的限制。把强制剝夺的生育权利还给还有机会生育的家庭。这样也许有利于促进社会和谐和发展。
以经济发展而非以尊重人性和人权而设计的任何政策都不会对社会发展和人类的生存有什么好处。历史和时间会记录和证明这一切的。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