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国 | 历史选择与公民选择一一有感于缅甸选举

民主中国 | 历史选择与公民选择一一有感于缅甸选举

作者: 曾伯炎

历史选择之说,常见于中共对自已政权的辨护,似乎非主观的夺取,乃客观的天降大任于斯党也。这种为缺乏合法性造的托辞,今天在缅甸一人一票展示的公民选择面前,被击得粉碎。百年前,中国是亚洲第一个结束帝制,开启民主共和的国家。现在,落后的缅甸已是有公民选择、选票、选举的民主、人权制国家了,那里歌颂的是佛陀、民主,是将民主自由之花的昂山素姬尊为民众的向导,中国却将与昂素姖同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关入监牢。这百年,中国开历史倒车又回到辛亥之前的专制,只是百年前,只一小撮的贝勒、格格,而今天是一个权贵集团劫夺垄断了一切资源,已成中囯进步的阻力。

Screen Shot 2015-11-22 at 下午3.05.07
缅甸大选(网络图片)

历史选择之说,常见于中共对自已政权的辨护,似乎非主观的夺取,乃客观的天降大任于斯党也。这种为缺乏合法性造的托辞。那个读书还较多的王歧山,最近与著名学者福山等对话中,也说出历史选择了中共这话语。可是,眼前的缅甸,那里一人一票展示的公民选择,就将中共说的历史选择,击得粉碎。

中共说的历史选择,他解释就是人民的选择,也就是人民对他的拥护。人民确也拥护过他,但那是他讲要实行民主、宪政,反对专制、独裁的时候。可是他掌了权,民主比从前更少,有点也是假民主,专制更百倍地多,撕毁了他民主的承诺。人民要他改,他就翻脸,就杀、关、管。他的人民解放军,竟然在天安门屠杀人民。他把人民压制为臣民,不准做公民,闹到普及公民知识的北大博士许志永,也判罪入狱,不准民众选择做公民。现在,缅甸几千万选民以一人一票的公民选择,使中共那历史的选择,岂不变成笑柄吗? 眼前,独裁了50年的缅甸军政权,被缅甸公民用选票选择他下台,便向全世界证明:公民选择在东南亚又战胜了历史选择。关在牢里的公民运动先驱许志永,看见他的公民理想的缅甸胜利,能不欢呼吗?

这是那历史选择全面破产的时代

当年,毛泽东主宰中共,再主宰中国时,御用文人也著文说:历史选择了毛泽东。

可老毛非什么历史选择,乃苐三囯际史大林他说的大老板对他的选择,陈云在1935年后到苏联向史大林汇报,史大林在张闻天、王明等中共头目中选择,到1938年,才决定选择毛泽东当中国这共产分店的老板,老毛才敢用整风运动来批王明的教条主义和周恩来的经验主义,树他的权威,唱东方红神化他。

把毛泽东神化圣化到文革,不是又闹党天下回到家天下,一度历史选择江青成旗手,转眼又历史选择她进秦城监狱吗?

把许多历史老帐一翻,哪是那么必然地就历史选择了中共呢?

如果,二战结朿前,广岛被原子弹炸后,苏联军队进军中国,苏军收缴日本百万关东军的武器弹药辎重,按法定移交给抗日合法的民国政府,不给中共,会有中共打败在抗日中已耗尽力量的民囯政府,有什么历史选择中共的吗?

如果,1969年,苏联勃列日湼夫在中国边境陈兵百万,约台湾蔣介石南北进攻北京,蔣不是拒绝做洪承畴而是做了联苏反攻大陆,很难说历史又如何选择哩。

如果,美国总统不阻止勃列日湼夫向中南海甩原子弹,毛泽东还来不及叫“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也许文革不需打倒四人帮就结束了哩,还有老毛寿终变成僵尸睡水晶棺,也难说了。

就是张学良后来对中共的认识与觉悟,他对自已1936年发动的西安事变,也不断自责与忏悔。中共派张的老部下吕正操去迎这当年少帅回国观光,他也选择了拒绝,表示不再被利用哩。

若将历史的选择,翻译成皇帝的语言系统,就叫:顺应“天命”或叫“奉天承运”。例如汉高祖刘邦这种人,一个巿井流氓,说他是皇帝命,谁信?刘邦的御用文人,就编造出刘之母在大泽之畔与神圣交媾,生下“龙种”刘邦,他就有历史选择那种虚拟的合法性了。再董仲舒以“天人合一”之说一包装,就像更理论化,害得写《三国演义》的罗贯中,刘氏这流氓的江山亡了近两千年,还找个蜀汉朝刘备,来给汉朝之亡唱挽歌,说那个织草鞋卖的刘备,还是龙种,是历史选择哩。

将今古以不同方式宣称他是历史选择一对照,都是不同语言相同目的,是忽悠民众。习近平是谁选择的?不仍是几个大佬黑箱操作出的吗?

如此神神诡诡地编造,都是缺乏权力的合法性,找的谎言来敷衍而已。

他们崇尚暴力,提倡枪杆子出政权,这是啥政权呢?同山里猴子经过厮斗胜利后,做了猴王的王朝,有何区别?能称现代政治吗?但是,这种集权于君,经过还权还政于民,给民予选举权,臣民有了选票,就成公民了,习近平当皇儲时讲的“权为民所赋”若兑了现,这合法性就解决了。今天,缅甸人用公民投票、公民选择,揭穿与否定什么历史选择,不再走中囯那些冤枉路,包括那些五不讲、七不准的禁令,以及维稳的操作、公民运动的镇压,甚至反腐,也有民众的支持,不是王歧山带一批人持一把尚方宝剑,去重演明代锦衣卫的老戏了。

在台湾,这种公民选择已实践了几届达20多年,那里的公民不是大陆的臣民,有了选择权,就监督两党,叫他们在竞争谁为民服务得好,就选谁,那里的治国,主要是治官。大陆的一党专制,主要是治民,才有史无前例的维稳费超过军费的稀奇事。难道不说明公民选择的社会,才正常,所谓历史选择的社会,很畸形,其实,不过是钢筋水泥建的丛林社会而已。

现在,这丛林社会很自矜物质世界的变化,不看精神世界的沦陷与崩溃。奥巴玛说得好,他说:“没有自由的繁荣,是另一种贫困”,由此言也可看出:这大陆为何软实力衰弱,难道不是专制体制垄断一切资源,尤其是精神思想资源造成的吗?

百年前,中国是亚洲第一个结束帝制,开启民主共和的国家。现在,落后的缅甸已是有公民选择、选票、选举的民主、人权制国家了,那里歌颂的是佛陀、民主,中国还有臣民歌颂的是习大大、彭麻麻,那里是将民主自由之花的昂山素姬尊为民众的向导,中国却将与昂素姖同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关入监牢。这百年,中国开历史倒车又回到辛亥之前的专制,只是百年前,只一小撮的贝勒、格格,而今天是一个权贵集团劫夺垄断了一切资源,已成中囯进步的阻力。

不过,在信息网络时代一切透明化、智能化,世界进入民主自由解放的时代,已使共产王朝崩溃到所剩无几,专制王朝再如何垂死挣扎,已是强弩之末,回光返照了。难道缅甸的公民选举胜利,不是敲响红朝中共的又一声丧钟吗?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