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ISIS 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它的资金是哪来的?

知乎:ISIS 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它的资金是哪来的?

Tim Urban/文 Haution/译

八月二号,这个周六的早上,我坐上 伊拉克 库尔德 首都Erbil的出租车,让出租车司机把我带到 卡其尔 难民营。

这件事还是“有点可怕的”。

说“可怕”,是因为卡其尔难民营坐落在基本上有点自治的库尔德地区之外,而库尔德是整个国家唯一让人有点安全感的地方。

说“有点”,是因为卡其尔难民营是库尔德边境唯一还受到库尔德军队保护的地方。

伊拉克因为种种原因,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个恐怖的地方。但是现在伊拉克的恐怖主要来自于几个月之前了解到恐怖组织——ISIS

1

所以,我和出租车司机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就这个这么进入了卡其尔地区。

驱车四十五分钟之后,我们经过了离开库尔德地区的检查点,几分钟之后,随着我手机定位的小蓝点开始接近摩苏尔,我望向窗外看到了这样的景象:

2

我们开了进去,花了几分钟时间向当地官员瞎扯说“我是一个记者”,然后被顺利的放了进去。

我并没有一个采访计划,但是当我走过那一排帐篷的时候,48℃的温度简直快要了我的命。于是我只得钻进一个帐篷避暑。

几分钟之后,我认识了一个叫做Kamil的会说英语的家伙。他邀请我到他们家的帐篷坐一坐。和他聊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这个帐篷实际上住着好几家人。12个人挤在一个帐篷里面,七个大人五个小孩。帐篷里面有足够看电视开风扇的电,基本上大多数床垫都摞在一角。

3

他告诉我一个帐篷住12个人在这里稀疏平常,而且其实这个帐篷马上就要容纳第13个人了,然后打着手势指了指旁边身怀六甲的妇女。

Kamil来自摩苏尔。摩苏尔是伊拉克第二大城市,在这个难民营往西大概50公里。摩苏尔从七月9日开始就是ISIS的堡垒了。在摩苏尔被ISIS占领之后,ISIS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把所有原来的政府工作人员聚拢在一起宰了。Kamil作为当地的一个警察,很幸运的和他的家人在被抓住之前逃了出来。我问他是否想过未来会回到摩苏尔,他摇摇头说,“去他妈的摩苏尔。”

当他听我说我要写一个关于伊拉克的文章后,他拉着我走出帐篷,然后开始了“让我给你看看这一切都是多么惨淡然后你就可以告诉所有人”的游览。

然后他领着我到营地的公共水源,告诉我人们夜用这里的水清洁身体,因为到这里几个星期都没有可以洗澡的地方。

然后他带我去看了几个在营地出生的孩子。

4

我们随机闯进了几个不同的帐篷。其中有一个电风扇被偷了(记得温度是48℃),另外一个帐篷立面挤了15个人。他接着给我看了他们的公用卫生间,厕所的冲水系统是一条流过整个营地的水沟。他告诉很多家庭都得不到足够的食物,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生病但是得不到治疗。这些人两个月之前都是生活在自己家里的老百姓。想起我之前所有的抱怨,现在觉得都是无病呻吟,自己像个傻逼。

然后Kamil向我介绍了一个男人,这个可怜的家伙两个兄弟都被ISIS处决了。我觉得这可能就是这次游览的最后一站了,但是他还没说完。然后他把我带到一个帐篷里,然后向我介绍了一个那里的女人,告诉她我是他新的作家朋友。于是她递给了我这个东西。

5

我觉得无论这是什么,肯定代表了什么坏事,所以我不怎么想问这是什么东西。但我还是问了,她指着帐篷另外一边的一个小孩儿,然后说,这是他的的一块头骨。

这个孩子今年八岁,叫做默罕默德(伊斯兰常用名字)。他们家的房子在ISIS占领的第一天晚上的伊拉克政府空袭中被轰得稀烂。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轰炸会针对无辜平民。但是这种准头差的结果,就是这个健康快乐的八岁小孩儿:

6

变成了大脑受伤,半聋,半瞎的消化系统也有病的孩子:

7

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了解为什么这种变态的事情发生在这个孩子身上,真的理解这个国家到底经历这什么。

而如果我们真的想要理解这些事情的缘由,我们就要重新回到很久很久之前——公园570年。

原料1:历史悠久的分裂

570年,一个名字超长的孩子诞生在麦加(坐落在现在沙特阿拉伯西海岸)一个显赫的家族中:Abū al-Qāsim Muḥammad ibn ʿAbd Allāh ibn ʿAbd al-Muṭṭalib ibn Hāshim。这个孩子就是传说中的默罕默德(Muhammad)。

默罕默德基本没有爸爸,他的老爸在他出生之后六个月就去世了。然后他的妈妈在他六岁的时候也离他而去。

在母亲去世之后,默罕默德和自己的祖父生活在一起,但是祖父两年之后也撒手人寰,于是默罕默德只能和自己的商人叔叔生活在一起。经过叔叔的淳淳教导,默罕默德成为了一个商人。默罕默德年轻时期的黑历史大多不为人所知,但是有一件事大家都很清楚,那就是他25岁的时候娶了一个40岁的寡妇(之后又娶了好多老婆)。他后来生了四个女儿两个儿子,但是留个子女只有一个活到了成年时期-他的女儿Fatimah。

一直到40岁默罕默德的生活都很平常。当他年过40,开始养成了每年去山上独处几周的习惯。在这几周中他会冥想,祈祷。610年的那一次独自远行中,默罕默德第一次和大天使加百利(或者根据你的信仰,这是第一次默罕默德开始瞎掰)。根据记载,加百利带给默罕默德上帝的旨意,这些旨意被默罕默德记在心中。在之后的几年中,每年加百利都会给默罕默德捎上帝的信,默罕默德也继续记在心里。默罕默德一直把这些旨意都憋在心里,之后他把他们背诵给了自己的追随者,这些追随者写下了这些旨意,后来演变成了现在的《古兰经》。

加百利邂逅默罕默德三年之后,也就是613年,默罕默德开始在自己家乡麦加传教。但是结果并不好,因为当时麦加是一个多信仰的城市,阿猫阿狗,大家新什么的都有(基本上都是比如河神,太阳神,雨神这种自然神)。默罕默德的宣传的一条,就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上帝,你们这些渣渣信仰的神祗都应该被砸碎。这种极端受到了大多数人的抵制,尤其是当默罕默德的影响力开始增加的的时候。抵制者杀了很多默罕默德的信徒,而且要不是默罕默德家室显赫,也把默罕默德杀了。622年,默罕默德得到小道消息,说抵制者正在密谋谋杀他,于是带着自己的信徒逃跑到麦加附近的城市麦地那。这段长征在穆斯林历史中成为Hijra,意为大逃亡,每个穆斯林新年的第一天都会庆祝。

随后的八年中,默罕默德和他的信徒都在抵抗来自麦加企图毁灭他们的攻击,而且对于所有伊斯兰教有威胁,或者拒绝信仰伊斯兰教的人都非常凶残。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默罕默德除了是一个精神领袖,本质上来说更是一个信徒军队的将军,和一个能够在敌对势力中保全自己领导地位的策略家。

随着麦加人势力减弱,默罕默德的势力的增长,麦加人对穆斯林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并且击败了穆斯林们。但是五年之后默罕默德带着10万人大军卷土重来,碾压一般地永远征服了麦加。632年默罕默德去世的时候,伊斯兰教已经传遍了整个阿拉伯半岛。

穆斯林的分裂

新的穆斯林们在默罕默德死后享受了20年的统一,但是好景不长,他们的统一马上就结束了,永远的结束了。

他们的问题在于默罕默德死前没有指定任何一个继承人,或者即使他指定了,也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而且因为他没有活下来的儿子,这个问题没有很显然的解决方案。于是发生了这些事情:

A组穆斯林觉得默罕默德希望由一个“穆斯林精英大会”来决定穆斯林世界的领袖,卡里夫(伊斯兰教主)。如果这个卡里夫死了,他们就会重新选定一个新的卡里夫。他们觉得第一个卡里夫应该是默罕默德一个妻子的父亲,阿布·伯克尔(我们暂且叫他阿布)。

B组穆斯林表示不同意。他们觉得穆罕默德应该觉得,之后上帝才能指派穆斯林世界的领袖,所以这些领袖应该一直在默罕默德家族内。对他们来说,所有的情况都表明默罕默德的表亲,也是他女儿Fatimah的丈夫,Ali ibn Abi Talib应该继承王位(我们管他叫阿里)。

A组人多势众赢得了这场争论。

所以默罕默德的老丈人阿布被拥立成为第一个卡里夫。与此同时女婿阿里只能和B组穆斯林气的干瞪眼。

两年之后阿布生病去世,默罕默德的另一个朋友,乌马尔,掌握了政权,因为他被阿布指派为下一个领袖。乌马尔执政10年,征服了波斯人,但是却被波斯人刺杀。幸好阿布也指派了乌马尔的继承人,奥斯曼。然后奥斯曼执政12年也被刺杀掉了。与此同时,B组还在干瞪眼看着。

但是这时候,穆斯林精英大会决定,下一个卡里夫应该是阿里,也就是B组刚开始欲立的继承人。这个决定皆大欢喜,大家弹冠相庆。

但是好景不长,五年之后阿里也被暗杀了。他的儿子哈桑成为了第六个卡里夫,但是很快就被穆阿维耶领导的叛乱推翻。穆阿维耶成了了第六个卡里夫。这次政变让A组和B组穆斯林再也无法和好。虽然穆阿维耶做卡里夫的时间很长,但是B组穆斯林却很不同意。他们觉得,穆斯林的领袖不是简简单单被议会选举出来的人,而是上帝决定的,伊玛目(类似卡里夫也表示教长)。经过急人的三任卡里夫之后,他们的阿里终于成为了第一个伊玛目。然后是阿里的儿子哈桑,算作第二个伊玛目。后来穆阿维耶把哈桑扫地出门,于是B组开始支持阿里的小儿子,胡赛因,作为他们第三个伊玛目。

但是胡赛因,也就是B组的第三个伊玛目,被穆阿维耶的继承人耶齐德砍了头。于是B组穆斯林只得寄希望于胡赛因的儿子,也就是他们的第四个伊玛目。与此同时A组穆斯林继续忽略B组的存在,支持他们的卡里夫。

这些事情都发生在1300年前,而今天的穆斯林世界还是因为这件事而互不买账。今天中东大多数的争端都是围绕着这个古老的分裂。

A组穆斯林叫逊尼派,B组叫什叶派。

今天逊尼-什叶的争端有很多原因,但是问题的核心还是7世纪发生的那些事情。逊尼派相信他们的卡里夫不是上帝选定的。而逊尼穆斯林拒绝接受这种异端,并且觉得应该支持从阿里开始的伊玛目。两派都同意默罕默德是最终的先知,也都相信穆斯林五项基柱(或称五功),也都把《古兰经》当做他们的圣书。但是什叶派并没有毫无置疑地接受《古兰经》的教导,因为他们觉得《古兰经》受到了不信伊玛目的人的篡改。

这个表可以帮你理清楚。

8

原料2:直线

伊拉克的土地有着全世界最酷炫的昵称:文明的摇篮。这个外号是名至实归。缘故伊拉克历史让人非常印象深刻。尤其是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的肥沃区域,这片被叫做美索不达米亚的土地,被认为是书写的起源地,并且发明了轮子,一些早期的船,历法,地图,学校,还有一小时60分钟一分钟60秒。73000年之后,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了半个世界之后,因为巴比伦丰腴的土地和欧亚之间的地理位置,选择在这里定都。1000年之后,阿巴斯王朝的领导人在同一片土地上建立的巴格达。在之后的500年中(知道蒙古人跑过来踏平了巴格达),巴格达都扮演着世界文化和商业中心,和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伊拉克可能是世界上历史最丰富的地方。

但是“伊拉克这个国家”,确是被两个傻逼用铅笔和尺子创造出来了。这段历史听起来就让人不爽。

20世纪初,伊拉克的土地已经作为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长达400年了。这片土地上有几个宗教和民族团体,但是基本都处于自治状态。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和同盟国硬刚法英俄。奥斯曼帝国站错了对,和同盟国最后一起落了个失败的命运。奥斯曼帝国88。

在战争中,英国的马克赛克斯和法国的弗朗西斯乔治皮卡克,拿着一支笔一个尺子,还有一瓶威士忌,开始在地图上分割奥斯曼帝国,希望他们和俄国战胜之后能够互不吃亏。

但是对于“几个宗教和民族团体”这件事,还有一般国家边界都有几个世纪的发展史这件事,乔治皮卡克的反应是“关我屌事”。于是赛克斯拿着一支铅笔,说:“让我从Acre的e字母这里画到Kirkuk的k字母这里。”这就是他们这次会面的领土划分结果。

9

用地图,尺子,还有铅笔划分国界是一个糟糕到极点的主意。如果你看看自然产生的边境,那么你会发现他们的形成都是随时间由当地人口的种族宗教划分产生的,而且一般都以诸如山脉河流等作为标志物。但是如果你在划分边境时用尺子给自己图了方便,这个决定对当地人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灾难。

当你这么划分边境的时候,发生了了两件事。1)同一个宗教或种族被一分为二;2)不同的宗教或种族被迫同处一室,最后宗会导致强势的一方压迫另一方,然后是血腥的革命,暴乱,教派斗争。这些事情的原因没那么复杂。

但是因为这显然“不关赛克斯和乔治皮卡克的事”,他们就这么地了。之后几年中,精确的国界被划定下来,于是诞生了今天的伊拉克,土耳其,叙利亚,约旦,黎巴嫩,科威特。现在伊拉克的情况是这样子的:

10

我好像看不出来为啥会有问题。

高压锅盖子

如果读者你想要创造一个多民族宗教争端的国家,那么我研究这破事一个月之后有一点建议给你:

你的新国家就像高压锅中冒泡的煮面条,马上就要鬻(yū)出来,除非你用一个重要的镇压手段:高压锅盖。

一个国家的高压锅盖,可以使一个占领本地的西方强权,或者掌握军事机器的铁腕统治者。没有这个盖子,你的国家肯定会散架。(另外一个例子是南斯拉夫)

伊拉克这个新国家,有原料1(什叶派和逊尼派同处一室),也有原料2(国境逼着他们和库尔德人住在一起),创造了一个压力巨大的沸腾的锅。

事情从一开始就很激烈。1920年伊拉克反抗英国的统治,当时英国充当了高压锅盖的角色,并且镇压了反抗。然后英国人离开伊拉克,伊拉克获得独立,一系列军事指挥官接手了盖子的工作,碾压人民革命,并且在政变中自相残杀。1968年,逊尼派开始领导伊拉克。领导他们的是总统艾哈迈德·哈桑·贝克尔,还有他雄心勃勃的副总统以及将军:萨达姆侯赛因。

1979年,萨达姆的势力已经增长到了基本掌控政权的地步。于是他找到贝克尔,对他说:“你造么,有两件事超有趣,谋杀或者退休。你造么?我觉得你可能想要其中一个,所以给你选啦!”于是贝克尔退下,把有史以来最紧的高压锅盖子萨达姆推上了政坛。

萨达姆统治期间的24年很多事情都很糟糕。最开始萨达姆依照独裁者的传统,把所有政府高官叫到一起吃鸿门宴,然后拉到后院枪毙了22个他觉得不忠诚的。他什么好事没做,却合法化了“荣誉杀害”,是指男性成员以“捍卫家庭荣誉”为由,杀害被他们认为与男子有“不正当关系”的女性家庭成员,而且逃脱法律的制裁。另外,他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乌代侯赛因。

不了解乌代侯赛因?他实在是世界上最烂的人。下面这个列表可以帮你了解一下他:

  • 乌代是萨达姆的长子,所以原本应该继承父亲的位置。
  • 乌代年轻的时候,萨达姆经常会带着他和他弟弟去看拷打和处决囚犯。乌代超级享受这种feeling。
  • 想象一下你高中讨厌,刻薄,有钱的富二代,但是加上保镖,还有随意揍扁你或者杀掉你和你全家的权力。
  • 上大学的时候,乌代经常看到一个漂亮妹子,告诉他的保镖去把这个妹子带到自己房间,然后强奸了她。经常事后他会命令保镖杀了这个妹子。
  • 他有时候走进一家夜店,看到一个男人和一个漂亮女人跳舞,然后妒火中烧杀了那个男的。
  • 有一次他杀了一个拒绝让自己老婆和自己跳舞的人。
  • 他经常站在阳台上,举着望远镜寻找妹子,然后使唤保镖帮他带回来。这些妹子基本上都是12-14岁少女。父亲都不敢不同意,否则会被杀掉。
  • 他喜欢拷打和折磨,而且热爱用各种刑拘做实验,比如他买了个“铁娘子”来玩,或者把人和他的宠物老虎放在一个房间。
  • 因为他怀疑老爸萨达姆一个朋友/保镖要为老爸招妓,于是用棍子打死了那个人。
  • 他有一次杀了一个不给他敬礼的人。
  • 就算萨达姆也被乌代的残暴鲁莽的性格吓到了。于是另立小儿子库赛。
  • 这气的乌代吹胡子瞪眼,于是开始报复弟弟,比如库赛的妹子带来强暴,然后在她身上烙上自己的名字的U以表示羞辱。
  • 为了给乌代存在感,萨达姆任命他管理伊拉克奥运会。于是乌代开始折磨表现不好的运动员,有时候把他们所在铁箱子里放在太阳下暴晒三日。
  • 乌代在伊拉克臭名昭著,并且被全宇宙的人憎恨。
  • 乌代和库赛在2003年被美军击毙。
  • 没人感到一点难过。
  • 但是萨达姆最深重的罪孽是他挑起的持续战争。

因为害怕1979年伊朗的穆斯林革命挑起伊拉克国内的暴乱,萨达姆发动了八年之久的两伊战争。这场战争中超过10万伊拉克人丧生。而伊拉克的库尔德人,因为本来就不想作为伊拉克的一部分,抓住这个混乱的机会,一边从伊朗人那里获得支持,一边希望建立自己的自治共和国。但是这个独立计划最终流产,于是在战争的后期,萨达姆开始了臭名昭著惨绝人寰的安法尔大屠杀,系统地对库尔德北部进行清洗。最恐怖的瞬间是1988年,那一年哈拉巴基的居民看到一架飞机飞过之后开始在空气中闻到一股苹果味,然后大量的人和牲畜因为萨达姆飞机投放的毒气炸弹丧命。这场毒气屠杀的伤亡人数超过了9/11,而整个安法尔屠杀的丧生的人数达到了,5万至18万库尔德人。

既然我们说到了库尔德人,那么就让我们了解一下他们:

  • 首先让我们把一件事说清,也就是:库尔德是一个民族团体,像是阿拉伯人,蒙古人。库尔德人中有好几个宗教,但是大多数都是逊尼派穆斯林。所以当人们谈及伊拉克人的时候,他们会说:“逊尼派,什叶派,还有库尔德人。”但他们实际的意思,是:“逊尼阿拉伯人,什叶阿拉伯人,逊尼库尔德人。”
  • 库尔德人说库尔德语,也把阿拉伯语当做第二外语。
  • 库尔德算是历史上受到直线边境伤害最大的民族,看看他们被国界弄得四分五裂:
    11
  • 而这种人工边境的后果,就是虽然库尔德人在中东的种族之中排到第四,但是在每个所在的国家都是少数民族。
  • 伊拉克的库尔德人1970年得到了半自治权,今天,库尔德人有自己的政府,军队,(争议很大的)边境,但是也是伊拉克政府的一部分。其实挺混乱的。
  • 如果伊拉克库尔德人能够独立,那么他们就会成为一个和瑞士差不多大的国家。库尔德人是自由,平和的穆斯林,而且并不仇视西方世界。
  • 库尔德大部分地区都是安全的游览地(除了现在这一段时间),而且他们的旅游业也在持续增长。2014年他们迎来了一百万游客,但是工业水平却直线下降,原因你懂的。

我这次旅行的经验:

  • 这里的人非常友善和体贴。比如,很多次我去街上小店买水喝,店员见我是个外国人都会问我是不是游客,对库尔德印象如何。我们聊完之后,他们会拒绝收我的钱,告诉我这是给我的礼物,我怎么客气都没用。
  • 这个对我并不意外,我已经去过了14个穆斯林国家,也习惯了他们非常特殊的善意和穆斯林的地主之谊。这些品质在库尔德地区也都一样存在。
  • 经常看起来很严肃的人在街上嘬着一小杯茶,看起来很不错。
  • 他们的糖很好吃。
  • 阿尔比尔是他们非常现代的首都,我经常会看到现代的商场,还有德国酒吧。以至于我必须时刻提醒自己,“我在伊拉克”。
  • 和我交谈的人基本上都是支持美国的,但是他们不大喜欢奥巴马,可能是因为奥巴马对库尔德人独立不大支持。为什么?因为如果没有了库尔德人,伊拉克就变成了什叶派通知的伊朗小喽啰。

让我们继续说萨达姆。当然这个之后萨达姆一点都没有闲着,而是开始因为科威特的原油发动了海湾战争。不过这次萨达姆没有那么走运,国内的什叶和库尔德人也趁着 这个不顺利的战争再一次打算推翻萨达姆的正权。结果就是萨达姆使劲压紧了高压锅盖子,杀了8万到23万人之后平息了叛乱。

萨达姆是一个野蛮的统治者,但是至少在他的铁腕之下,伊拉克还有一点稳定可言。

2003年,盖子飞了

对于美国总统布什打算进攻伊拉克并且杀了萨达姆这个计划,无论你怎么评价,你都要承认他们觉得“这场战争很快很简单”这个想法是错误的。

他们知道自己正在把盖子卸下来,但是他们似乎觉得这个盖子是特百惠塑料饭盒的盖子,而不是一个高压锅盖。如果真的是一个饭盒,那么他们用所谓“民主的玻璃纸”盖住这一盒饼干也没什么大不了。只不过伊拉克是个高压锅。

所以,美国人就这么陷入了八年的伊拉克战争泥潭。骑虎难下的美国觉得是在帮伊拉克人忙,实际上却是越俎代庖。说到伊拉克人,我们再聊聊:

我在库尔德地区最熟识的人时三个从巴格达里的兄弟。他们从小就在巴格达,经历了整个战争,而且能够说近乎完美的英语。能够找到他们我高兴的要命,然后连续两天向他们问各种问题。我学到了不少东西:

  • 生活在萨达姆的阴影下,非常,非常的恐怖。你完全不能说任何有关萨达姆或者政府的坏话,私下说也不行。你必须非常小心和别人的接触,如果你在班上惹了一个小孩,然后发现他的父母是阿巴斯党的人,那么你和你的父母就等着坐牢吧。投票的意思就是“给萨达姆投票或者死”。没人可以旅游,听起来就像是现代朝鲜。
  • 所以当时美军进攻然后宰了萨达姆之后他们很开心。人们经常嘲笑布什自诩解放军,多管闲事,但貌似他确实解放了伊拉克。至少这三个兄弟认识的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 直到2006年伊拉克内战达到高潮,事情都很愉快。后来环境变得恐怖地无法忍受。今天,情况还是一样糟糕。我问他们是否希望萨达姆没有被推翻,他们不知道如何回答。两种情况都一样差。他们对未来并没有报什么乐观看法。
  • 他们也说,外面的人都觉得在巴格达生活就像天天上刑场,但是前十年他们认识的人没有一个人死。虽然这十年很差劲,但是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没有收到伤害。
  • 生活在巴格达基本上天天都能听到炸弹爆炸的声音。这种爆炸声已经家常便饭到他们听到了甚至都不会停止聊天。他们说这种炸弹袭击经常是什叶派极端主义者袭击逊尼派,或者反过来,基本上是往返不断的复仇。虽然他们并不大可能在交火中受伤,谁也不知道身边会不会有炸弹爆炸。
  • 他们必须随身携带身份证,上面写了很多信息,比如他们的名字,宗教,甚至父亲和祖父的名字。
  • 萨达姆政权之后更糟糕的一件事是越来越保守的思想形态。比如搞基搞拉拉会被处以石刑(被乱石砸死),而警察看到这种场景会转过头假装看风景。人们有时候甚至还会因为非主流的衣服和发型被石头砸死。这个并不是萨达姆的问题,而是掌权的超级保守什叶派民兵组织引起的。
  • 虽然如此,我经常在街上看到两个男人拉着手或者抱在一起。和尼日利亚一样,虽然尼日利亚对同性恋有14年监禁的刑罚。简直让人不可理解。
  • 伊拉克的约会习俗是这样子的。你看到一个你喜欢的女孩,等上几年,然后告诉她你爱她。她会对你进行详细的评估,然后决定是不是嫁给你。一旦你们结婚了你就可以第一次开始两人生活了。真是保守。
  • 我问了问他们的夜生活,似乎很惨淡。确实有夜店,他们说,但是需要“认识人”才能进去。不过夜店立面基本上都是坏人,讨论着邪恶的预谋。
  • 除了他们生活中的这些苦难,很多其他的地方都是正常的。比智能手机,告诉网络(GFW咳咳),汽车,他们都大学毕业了。很多他们认识的人都移民密歇根州了。
  • 这三个兄弟和其他几个人,一起创立了“世界和平日”,每年九月21日庆祝。他们是这个国家中第一个有胆子做这件事的人(他们的庆祝活动经常成为目标),但是很快火了起来,越来越多不同信仰,不同民族的人开始加入他们。勇敢的人。

无论如何,虽然美国占领伊拉克的时间很血腥,但是美国扮演了一部分盖子的作用。美国在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非常坏的”事情发生,知道2011年美国撤离。

完美风暴

不稳定,是恐怖行动滋生的沃土。美国离开之后,伊拉克有了新的首相,新的政府,和一个大家都不熟悉的宪法,还有年轻的业余军队。看起来不大稳定。

权利的钟摆十年来第一次摆向另一边。伊拉克的人口包括55%的什叶阿拉伯人,18%的逊尼阿拉伯人,21%的库尔德人(还有6%的其他种族)。虽然逊尼派一直都是少数,但是几乎整个历史阶段他们都掌控着伊拉克政府。对于每一个伊拉克人,逊尼政府压迫什叶穆斯林是众所周知的。但是2006年突然有了新政府,由强硬的什叶派Nouri al-Maliki领导。懂得吸取历史教训的人应该建议al-Maliki对逊尼派的人好一点,既往不咎。但是al-Maliki的行为完全于此相反,逮捕逊尼领导人,歧视逊尼平民,大比例的对逊尼派实施暴力和拷打。这种行为加剧了伊拉克政府的不稳定,导致占人口大多数逊尼派的极大不满,动摇了军队的忠诚,因为军队大都是逊尼派。反al-Maliki的情绪让原本性格平和的逊尼派同情,甚至帮助那些袭击政府的恐怖分子。

从逊尼到什叶的权力转换有着广范围的影响。如果你看看整个穆斯林世界的地图,很显然逊尼穆斯林占了多数(90%),什叶只有10%。

12

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中东的地区,你可以看到情况其实很复杂。

这个是al-Maliki掌权前后的伊拉克政局变化。

13

一瞬间,什叶派掌权的地区从伊朗到地中海畅通无阻,创造了一个什叶轴心。这对全世界最大的什叶国家,伊朗,好处非常大。也把周围的逊尼国家吓得半死,比如沙特阿拉伯。于是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开始进入了类似冷战的边界争端。这样的争端主要发生在伊拉克,伊拉克的不平衡很可能打翻周围表面的稳定。这就是为什么伊朗希望ISIS(逊尼派)从地球上消失,也就是为什么有时候你能听到美国和伊朗也许会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出于不同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逊尼国家,比如沙特阿拉伯,被传在资助叙利亚,伊朗的反什叶派运动,甚至直接资助ISIS等组织。

导致不稳定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伊朗和伊拉克不稳定的边界。因为恐怖分子的战争可没有秩序可言,所以他们经常在不是国界的地方乱打一通,结果就是两个国家都渗透了对方的恐怖分子天天做破坏。

最后,虽然西方世界经常在事情爆发之后前来充当盖子的作用。但是这次因为中东的这几个国家都已经经历了漫长的战争,所以都非常,非常不想被卷入这次冲突。比如2013年奥巴马的讲话,美国一直都不远了沾着滩浑水。

所以把这些因素都加起来,一个不稳定的分裂政府加上一个业余的不怎么忠诚的军队,还有一个愤怒的少数人民团体不断支持反对政府行为,邻居沙特阿拉伯的渔翁得利,隔壁的伊朗的内战,还有西方力量搬着板凳看戏。你基本上可以发现极端恐怖组织从这场完美风暴中的产生是必然的。

ISIS

ISIS最开始是一个逊尼“圣战”组织。可以追溯到1999年。当时一个叫做Abu Musab al- Zarqawi的约旦圣战战士,因为对几乎所有事情都不爽,创造了这个组织。2004年al- Zarqawi效忠基地组织,这个组织成为了“伊朗的基地组织”。那些偷偷摸摸袭击美军的例子,大多数都来自al- Zarqawi的组织。当2007年美军对他们的突袭,ISIS似乎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2010年,ISIS的第二个领导人也被刺杀了。结果Abu Bakr al-Baghdadi,原来是一个伊斯兰研究学者,在2004年是美国的战犯,拿起了组织的旗帜带领ISIS重新雄起。他招募了之前萨达姆政府的军事内阁,把实打实的军事策略实力带进了组织。然后在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ISIS加入了反抗军势力,帮助训练和强化反抗军队。ISIS在叙利亚的暴虐甚至吓到了其他的恐怖分子组织。他们臭名昭著到同行都看不下去了,比如基地组织2014年就爆发并和ISIS撇清了关系。

14

直到2014年六月,经常看新闻的人也只不过是知道ISIS存在而已。但是那之后一切都开始改变了。

在六月5号,我定了去伊拉克的机票之后不几个小时(无法退款!)。ISIS冲进伊拉克,控制了边境,并且开始系统性的进攻占领西方城镇。ISIS名扬四海。

ISIS对伊拉克的进攻有两点很让人震惊。第一是他们“成吉思汗”一样的行事方式,比如占领城镇之后立马处决所有掌权的人,包括所有政府雇佣的员工,然后处决所有反抗他们的人。第二,ISIS进攻城市的伊拉克军队会直接连滚带爬地逃走。这种懦夫行为一部分是因为他们被ISIS的行为吓尿,另一部分是因为这些逊尼军队对和逊尼恐怖分子战斗来保卫什叶政府不感兴趣。所以西伊拉克很快就沦陷了。六月9日他们就占领了摩苏尔,伊拉克的第二大城市。

ISIS攻占(依然占领)的叙利亚和伊拉克面积,已经有比利时那么大了。地组织从来都不攻城略地,他们只是杀人而已。那么ISIS是怎么做到的呢?除了上面说到的完美风暴前提条件,来自平民的帮助,ISIS有三个特点帮助它在基地组织中鹤立鸡群:

1)他们非常凶残。草菅人命在攻占一个国家的时候有很大的帮助。比如这一份大赦国际描述ISIS凶残的报告,丧心病狂到看起来不真实:

一个Solagh大屠杀的目击者这个告诉大赦国际,八月3日,当他打算逃往附近的Sinjar 山脉的时候,在有IS战士旗帜的车辆到达之前藏匿起来。从他的长你点,她看到了这些战士把一些平民从Solagh的房子里面带了出来:

“一个白色的丰田皮卡停在我的房子周围,Salah Mrad Noura,这里插了白旗表示是无辜平民地区。然后皮卡后面大概有14个IS的人,他们把30个平民拖出来,男人女人和小孩。他们把小孩和女人放在另一辆开来的起亚上,然后把剩下的9个男人带到附近的河床上,命令他们跪下来然后从背后射杀了他们。他们全都被杀掉了。我藏在那里看了很久,他们的人一动不动。我认识两个被杀了的人。我的80岁邻居Salah Mrad Noura,还有他的儿子,四五十岁的Kheiro。”

ISIS现在已经正式成为世界历史上最致命的恐怖分子。下面这幅图展示了世界上恐怖组织的活动,如果你按照“受害者”数目排序,ISIS是第一,即使他比基地组织晚了将近十年(ISIS手上的人头比基地组织要多一倍)。下面每一个都是随时间变化的杀人数字:

15

2)他们非常复杂。ISIS像是一个运行良好的公司一样行动。它知道如何雇人(ISIS据说在伊朗有5万人,伊拉克3万人),它知道如何集资,而且它有超凡的秩序。每年ISIS内部都会有一个详尽的“年报”,像大公司年底汇报收入和利润一样,ISIS每年汇报杀人数和占领数。下面是一个ISIS在2013年的7681起袭击中用的各式各样方法:

16

而且他们也很热衷社交媒体。阿伦泽林说,“谈到社交媒体,ISIS可能比很多美国大公司都要复杂。”他们劫持的人质都要在Twitter上晒一下。

3)他们是超级土豪。根据伊拉克情报,ISIS的净资产有20亿美元,让他们成为了世界上最土豪的恐怖组织。他们的大部分资产都来源于占领摩苏尔之后从摩苏尔中央银行得到的美元。除此之外,他们占领了油田,每天都通过向黑市售卖石油赚取300万美元。还有更多的前通过捐赠,勒索,绑架赎金源源不断的汇入ISIS的账户。ISIS已经掌握了大量的高端美国军火,这些军火因为伊拉克军队的不战而逃落入ISIS手中。而且他们也在摩苏尔大学的实验室中得到了核原料。

2014年六月29日,ISIS正式宣布自己为“卡里夫国”,一个由“卡里夫Abu Bakr al-Baghdadi ”领导的伊斯兰国家。那些生活在ISIS占领城市的人已经初尝“卡里夫国”的生活滋味:

  • 女人有的权利和金鱼差不多,被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甚至被禁止在公共场合洗澡。
  • 完全不准吸烟,也不准擅动飞机的烟雾探测器。
  • 如果没有被抓起来杀掉,基督徒或者其他非伊斯兰宗教都要被迫转信伊斯兰教,负高昂的“非穆斯林税”,成为难民,或者死。基督徒的家门会被画上 这个符号,代表他们的基督徒身份。和纳粹对犹太人的做法如出一辙。
  • 有报告称马上会有一项法律通过,要求所有11岁到46岁的女性进行下体手术,压抑他们的欲望来避免“不道德的”行为。

至于他们的未来目标,短期是在这个区域建立伊斯兰教国家,并且获得绝对的控制。中期目标是终结“赛克斯皮考克的那条铅笔画的国界线”,也就是占领原来的伊拉克地区并成立“卡里发国”。长期目标呢,他们想要恢复第一个穆斯林王朝的国土,并且更大:

17

有些人说这个地图不是ISIS的人画的,而是出自他们的支持者之手。即使如此,al-Baghdadi的雄心也不会小多少。七月,al-Baghdadi向全世界穆斯林发出通告,说ISIS会“征服罗马并且统治全世界”。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随着ISIS踏遍伊拉克,120万人流离失所,70万人寻求库尔德军队的保护,这70万人中,就有难民营里那个八岁,脑损伤的默罕默德。他在ISIS之前还幸福地生活在摩苏尔。

我离开卡其尔难民营之后的五天,ISIS又凶猛进攻了那里并且占领了卡其尔营地。库尔德军队撤退了,当晚这个营地就竖起了黑色的ISIS旗帜。幸运的时,库尔德军队和ISIS战斗了几天之后才撤退,给了卡其尔难民撤退的机会。但是现在他们要往哪去呢?像是Kamil这种警察的人,不能回到摩苏尔,因为他们在政府的雇佣名单上,回去就是送死。但是没有足够的钱,更多的难民甚至都不能进入库尔德的难民营,只能在酷热的天气中在路边扎寨。

几天之后,通过美军空袭的帮助,库尔德产能更新占领的卡其尔营地和其他几个原来被ISIS占据的地方。

自从我的拜访之后,两个政策的改变似乎可能让未来变得好一点。原来极端的首相已经被另外一个什叶派领导人推下台。让我们看看他是否能够平息逊尼派对原来政府的怒火。

第二个改变发生在九月10日,奥巴马宣布美国会进行针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空袭,努力击败ISIS。空袭确实可以拖慢ISIS的脚步,但是想要彻底击垮这样一个灰暗,固执,毫无畏惧的阻止,我觉得空袭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更大的力量才能击败他们。

引用文献:
William Montgomery Watt – Muhammad: Prophet and Statesman
William Montgomery Watt – Muhammad at Mecca
William Montgomery Watt – Muhammad at Medina
Majid Ali Khan – Muhammad, the Final Messenger
Bernard Lewis – Islam in History: Ideas, People, and Events in the Middle East
Muhammad Husayn Haykal – The Life of Muhammad
Richard C. Martin – Encyclopedia of Islam & the Muslim World
NPR – Chronology of the Shiite-Sunni Split
Pew Research – The Future of the Global Muslim Population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 Cause of Iraq’s Chaos: Bad Borders
The Guardian – First world war: 15 legacies still with us today
CIA World Factbook – Iraq
The World Bank – GINI Index
Time – The Sum of Two Evils
Sons of Saddam
Liam Anderson; Gareth Stansfield – The Future of Iraq: Dictatorship, Democracy, Or Division?
Al Jazeera – Islamic State ‘has 50,000 fighters in Syria’
Wall Street Journal – Refugee Numbers Grow as Civilians Flock to Iraqi Camps
http://Periscopic.com – A World of Terror
Amnesty International – Ethnic Cleansing on a Historic Scale: Islamic State’s Systematic Targeting of Minorities in Northern Iraq
New York Times – Sunni Extremists in Iraq Seize 3 Towns From Kurds and Threaten Major Dam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