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网络大V袁裕来微博账号被封杀 知识分子如履薄冰称似白色恐怖

自由亚洲电台:网络大V袁裕来微博账号被封杀 知识分子如履薄冰称似白色恐怖

在中国大陆,网络大V袁裕来律师的新浪微博账号日前被封杀。他之后开设的“转世号”也在一天内被销号。与此同时,有劳工学者的微博账号也反复被封。有人反映对仅存的“网络大V”当局甚至会致电“指导”其微博如何发布。有评论认为,目前中国大陆网络生存环境恶劣,形如白色恐怖,当局不让知识分子发声是不自信的表现。 

拥有近两千万粉丝的“网络大V”,浙江律师袁裕来,其经营了多年的微博账号于11月5日夜晚被封杀。袁裕来11月6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他当天主要发布了三条微博,一条是涉及山东淄博公安敲诈的刑事案件,一条是转发习近平有关“一些案件的处理凭良知就能明断是非”的言论,还有一条是认为中国的“启蒙者”过去的思想并不适用当今中国的转型发展。微博中并没有激烈的言词。发现微博被屏蔽后,袁裕来又开设了一个新的“转世账号”,但不出数小时,该账号也宣告阵亡。对此,袁裕来感到痛心的同时也十分担心国家闭塞言路只会导致更糟糕的结果。袁裕来:

“我发现这个情况是(昨晚)9点多。他有个账号异常的提醒,有网上的申诉。申诉以后,他发到我邮箱里给我的回复是,无法恢复。”

记者:“他有没有说您的账号被冻结原因是什么?”

袁裕来:“没有,他上面只是说,可能发了敏感信息,违反了规定。我就觉得一个方面有点可惜,因为微博本来可以启发一些人。一直以来觉得我是非常非常理性,非常非常希望我们国家能够很平和地转型,走上民主法制。我是非常反感那些暴力、激进的(行为)。现在我就觉得很奇怪,把我这种人的声音都这样消灭掉,让人非常担心这个国家会走上到哪一步。不管什么社会,他一些怨气、一些想法总得让他发泄出来,憋着憋着这个社会就会出事。那么多暴力事件,那么多爆炸、杀人。我真的不可思议,不知道掌握权力的人要把这个国家搞成什么样一个样子。让人非常痛心。”

袁裕来又表示,虽然账号被封,无法发声,但是该做的事仍会继续去做,该维护的社会公义也会继续去维护。

而就在数天前,一名研究劳工问题的学者,其专注于发布劳工维权信息的微博账号也遭到了当局屏蔽。该学者向本台表示,他这两、三天里尝试申请了新账号,但每个账号都存活不到一天就被赶尽杀绝。该学者感叹,包括他在内,近期不少知识分子都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

“反正我现在动辄得咎,我微信号公众号也不敢发了,发了就屏蔽。我现在毕竟生活在党国体制之内,用他们的话来说,你不能吃党的饭、砸党的锅。我们现在就是很难,在国内的人都很难,压力大。我们在国内的知识分子都存在这个问题。袁裕来(微博账号),两千万粉丝给封了。剩下那些大V,包括徐昕,3090万(粉丝),他就特别跟我讲,特别小心,有人盯着他,有人管着他,就经常打电话指教他,这条不行,那条不行,就这样的。都有点白色恐怖的意思。”

上述学者表示,在外界看来很普通的劳工集体维权,在中国却是敏感议题。与其他类型的维权运动不同,劳工维权存在人数多,集中性强的特点。由于中国劳工数量庞大,当局害怕产生模仿效应,要阻止他们这些自媒体的传播报道,他的微博账号也就因此遭了殃。

该学者认为,当局此举说到底还是三个字:不自信,

“还是不自信吧。如果是一个自信的政府、政权,像美国政府、或者欧洲的、包括日本、韩国、台湾政府,很多民主国家的政府就是让人骂的。言论自由是宪法权利,是至高无上的,不能随便侵犯的。就是有人批评我,或者对我个人不满意,骂我,这是特别正常的事情。归根结底,就是有一个真的制度自信,我们这边没有。刑法里头有一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一下就会颠覆,这怎么可能?这说明你很脆弱。”

数月前同被当局封杀了微博账号的刘晓原律师11月6日在其推特上写道:记得在关闭我新浪微博当天,国信办某中层官员在电话中警告,说只要他们用鼠标轻轻一点,你的微博就完蛋了。在网络严管之下,那怕你再大的V,也是只蚂蚁,人家轻轻一捏,你的微博“声道”没了。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