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 中国在彷徨等待中度过2015年

纽约时报 | 中国在彷徨等待中度过2015年

上周,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名卫兵戴上口罩,抵御严重的污染。

上周,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一名卫兵戴上口罩,抵御严重的污染。

对于中国首都的很多居民来说,这个冬天的雾霾都是一个恰当的比喻:它让建筑显得模糊不清,太阳苍白无华,正如他们今年面对的不确定性。

在采访和私下交谈中,北京居民表示,2015年是等待的一年,等待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前景逐渐明朗起来。

“整个国家处于一种等待状态,”中国南方的商人和杂志出版商欧阳劲说。他在造访北京期间接受了采访。

“谁都不清楚未来会走向什么方向,”欧阳劲说。“目前的状况很复杂,大家的心情也很复杂——焦虑、希望、害怕——所以我们只能等待。”

投资者为经济放缓股市动荡而悬心,等着看增长是否会有起色。官员们等着看习近平坚定的反腐运动会影响他们的工作多长时间。学者和作家等着看共产党对知识界活动的冷峻钳制是否会有所松动。人权律师和异见人士等着看下一个被拘留或逮捕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北京以及其他北方城市的居民则等着雾霾来而复去。

“可以说很多人都在等着呼口气——虽然北京最近的空气很糟,这么说似乎有点不恰当,”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历史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华志坚(Jeffrey Wasserstrom)说。

中国当前面临的不确定性,已经超出了这个如此巨大而复杂的国家的通常程度。

习近平推行的议程大刀阔斧而又自相矛盾,想通过重建共产党和儒家传统、增进中央集权,来推动中国走向未来。习近平似乎相信,中国要实现剧变,就必须恢复过去的传统。但在他可能拥有的10年任期中,如今已经到了第三年,这个议程已经让很多公民感到不安,不知道习近平将带他们走向何方。

对中国来说,2015年是“充斥着矛盾信号的一年,或许也可以说,是矛盾激化的一年,”华志坚说。他指出,习近平似乎正在“求诸于内”和“求诸于外”之间摇摆。

“一方面,我们看到习近平倍加努力地展示,中国能走自己的路,而且引经据典,无论这些经典出自共产党掌权之前还是之后,”他说。“但另一方面,他出访国外的次数比这几十年来的历任中国领导人都多,而且也走得更远。”

几名要求匿名的商人和官员表示,这种不安感渗入了中国的官僚阶层,影响到中国经济。他们表示,由于担心被控徇私,就连没有腐败行为的官员,也越来越不愿做出重要决定。反腐行动导致“灰色收入”消失,这削弱了基层行政人员的士气。

“当官儿的都不知道这个反腐运动、学习会议等等会什么时候结束,之前也不知道谁可能是下一个落马的人,”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者张鸣说。张鸣经常撰文讨论时事。

“上下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感,”他说。“以前,在八九十年代,事情要简单得多——改革,建立市场经济等等。但现在对于官员和老百姓来讲,政策变得更难以解读。”

包括严厉打击腐败、压制政治自由主义在内的政策,削弱了官员的士气,并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经济的不确定性——共产党领导人对这种观点嗤之以鼻。他们认为,收获经济结构调整的成果,需要时间和耐心。

但清华大学知名社会学家孙立平最近演讲时警告说,对中国未来的不确定感,可能会发展成为危险的隐患。

他表示,2015年底的感觉可以用一个词来概括:“困惑”。

孙立平表示,“这一次有点像我们在沙漠和戈壁上开车。”

“前面的路都是很明确的。但是走着走着,路没有了,前面是个沙丘,”他说。“最后哪条路能走通它就是一条路,哪条走不通,那就不是路呢,我们现在可能就不知道。”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陈先生的抢救室|膜蛤文化流行背后的社会学意味

【河蟹档案】70后的痛:你硬时政策比你硬,政策软时你还软

Long live shadowsocks